成熟

十一,俱乐部有骑行活动。

问我参加不?

可以。

我需要给大家带点礼物,带瓜不合适,我拿不了。

带点小石子吧。

从戈壁滩拣回来的,个头都不大,跟工地上的石子差不多,材质介于石头与玉石之间,专业术语叫:戈壁原石籽料。

特别是到罗布泊段,人类活动的痕迹越来越明显,有酒瓶,有篝火残渣,最主要的是有挖掘机的痕迹,这是干什么?

找玉。

他们每半个月或一个月就组织一次,进无人区拣石头,由三人类组成:

第一类,越野爱好者,纯粹是跟着玩的。

第二类,玉石从业者,例如在乌鲁木齐做玉石生意的。

第三类,玉石爱好者,拣了不为赚钱,只为收藏。

他们才是真正的深度越野玩家,哪里蹊跷去哪,人类痕迹越少越好,去年就组织过几次进罗布泊,新疆的文畅姐喊过我,问我要不要一起?

我没去。

他们是开着越野车,带着挖掘机。

戈壁原石籽料不值钱,淘宝上很多卖的,1000块钱就能买一大筐,拣这玩意没啥技术含量,就是费时间。

稍微值钱一点的叫罗布泊蛋白石,品相稍微好一点的,巴掌大的,就能卖万元左右,若有兴趣可以去淘宝上欣赏一下。

也有贵的,极品能卖到大几十万。

从这个角度来讲,若是单纯的想体验一下无人区,跟着穿越队伍不如跟着拣石头的队伍,因为他们更专业,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各大无人区都去,也不要钱,你负责自己的生活起居就可以,哪怕你再笨,每次也能拣不少好石头,若是喜欢开车,完全可以租辆跟随。

找到这样的组织难不难?

不难,网上很多招募同行的。

到了骑行集合地,我先把石头拿出来,让大家自己挑,每人一个,做纪念的,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喜欢就拿,不喜欢就算。

大部分骑友都拿了。

老大姐们问:在里面,怎么吃饭?

我说,跟平时一样,生火做饭。

又问,那食材呢?

我说,都带着,十斤牛肉,十斤羊肉,300个鸡蛋,各类蔬菜,还带着葱姜蒜,有冰箱有高压锅,跟正常过日子一样。

又问,能洗澡不?

我说,不能,全程没有水,若是用纯净水洗,太奢侈。

又问,洗脸刷牙呢?

我说,这个没有问题,每天早晚每人各发一瓶750ML的纯净水,连刷牙带洗脸足够了。

也不能说不能洗澡,若是只是洗洗局部,没有问题,只是要考虑用水量,毕竟水是无人区里最稀缺的资源。

这个季节,晚上已经能冻死人了,两床被子都哆嗦。

那中午呢?

地表温度能达到四五十度。

例如偶尔陷车了,人需要下车,就跟在锅盖上似的,站不住,这就是为什么我前面写的,在这些地方植树造林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蒸发量是降雨量的30倍,无人区里不是没有河流,相反,到处都是河床,为什么春天一过就全部干涸了呢?

就是蒸发量太大了。

偶尔我们会遇到一些芦苇一样的植物,很绿。

我们车子还不敢过,心想,是不是沼泽?

路上,我们需要不断地拣柴火,一种看起来像木头的草本植物,到这个季节基本都枯萎了,我们拣了扔到车斗里,晚上篝火用的……

在拣柴火的时候,我们小心翼翼地进了这些芦苇区。

这些芦苇仿佛在一夜间被干煸了。

是绿的,但是早就死了。

一碰,很酥。

无人区穿越很讲季节,不同的无人区不同的季节,例如高海拔多雪山的无人区,必须要等冰雪季节才能穿越,要让河流冻上,否则过不去。

而戈壁滩类的无人区呢?

要避开冬天、夏天。

冬天有雪覆盖,夏天温度太高,春秋都是最佳季节,看着错综复杂的河道,我总有恍惚感,这里冬天真的会下雪吗?春天真的到处都是河流吗?

我不敢相信。

据工作人员讲,是这样的。

有位骑友是开霸道的,偶尔也出去自驾,他说了一句:咱这些车去了都白搭,要进无人区必须要做改装,防沙防陷,一改装就要几十万……

我说,也没有说的那么夸张。

这都是想象力偏差造成的,想象力有双重作用,要么把大想小,要么把小想大,例如金庸写的武侠小说,华山派走着走着跟峨眉派打起来了,打的正起劲,少林弟子又飞来了,这哪是一个国分明是一个村。

没有考虑地理距离。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BUG”?

因为金庸是照着中国地图去创作的。

例如一想着进无人区,是不是车子要重改?

这个也是想象的,是把小想大了,以为进无人区仿佛是跑达喀尔拉力赛。

其实,只要是硬派越野车都没问题……

老更,某小区的保安,为什么喜欢骑车呢?

三高。

算是被亲戚拉下水的,花了700块钱买了一辆二手捷安特,只要有活动就参加,爱喝酒,喝了酒容易话多,拉着女骑友的手就不放。

我们几乎没有交集,因为类似的大活动我基本不参加,这次之所以参加是我觉得假期路上车多,若是我自己骑可能有一定的危险性,不如组队骑,前后有保障车,安全一些,另外能了解一下最近本地发生了什么蹊跷事。

老更在那滔滔不绝地讲新型武器,什么导弹是对付日本的,什么导弹是对付美国的,比对自行车研究的还透彻,知道型号,速度。

反正,就是无比的自豪。

放心吧,这次台湾肯定吓尿了……

老粱,医生,跟我并骑。

老梁问我上午看直播了吗?

我说,看了。

他问,看了有没有后悔没当兵?

我说,这倒没有,只是觉得我们做的事太渺小了,你看看他们为国家做出了多少贡献,而我们呢?小富即安,关键是还嘚瑟的不得了,没想过为国家做点啥,整天想着怎么享受,喝酒呀,泡妞呀,想着怎么开宝马住别墅,脑子里全是私欲。

他说,都有类似的感受。

我说,我高考的时候,第一选择是军校,第二选择是师范,第三选择是医学,因为分数的缘故,没有考上军校,也是一大遗憾吧,我家当兵的挺多,我爷爷是军人,参加过渡江战役。

他说,我父亲也是军人。

我说,看直播时,我在想一个问题,你说需要训练多久才能练的如此整齐?

他说,至少十个月吧,连队选拔就要三个月,再集中训练七个月,我侄子参加过60周年那次。

我问,回来,县长没接见一下?

他说,到不了那个地步。

我说,我还在想,这些机械,有没有抛锚的可能?若是抛锚了,有没有应急预案?还有就是我们能否容错?毕竟从概率学角度,单个士兵出错或机械出错都是正常的,但是我们能否接受?

他说,你总是去担心不属于你操心的事。

我说,不是我操心,只是在思考,就是我觉得背后肯定有强大的保障体系,里面肯定会设计容错体系,力求完美,毕竟我们老百姓还是完美主义者,接受不了任何差错。

他说,老百姓内心足够强大时,既能接受步伐的不整齐,又能接受个别差错,包括你说的机械故障。

我说,我想的其实很多,例如车辆是如何保持速度一致的,是有系统辅助还是全靠人工?还有就是这些战车活动结束后是直接回各自战区还是在北京停留一下再走?

他说,这些应该都有统一的安排。

我说,我有个车友,他娃跟我娃一样大,参加这次活动,凌晨2点集合,老师在群上发了一段话,各位家长,能有机会代表全国2.2亿青少年参加明天的活动,这份责任值得每个孩子自豪一生。

他说,这个你攀不得,全国就那么点名额,肯定就近。

我说,我没攀,我只是觉得怪心疼孩子的,半夜被喊起床。

他说,这次,主要是针对美国的。

我说,对于战争我不懂,我个人的感觉是大国之间不会爆发战争了,那个野蛮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即便有冲突,也都是文明的,至少不是流血牺牲的,因为全球民智都被启迪了,NO WAR,反对战争,现在真正的战争是金融战、经济战,都是无形而又实在的,不可能搞过去那种屠城,即便是有战争发生,战法也发生了本质的改变,全是斩首行动,避免伤害百姓,例如咱打小日本,不是说咱去把日本轰炸一遍,而是直接对着指挥所精准打击了,用最小的伤害去制服,而不可能跟过去似的,一打就是几年的持久战,可能真如专家所言,24小时结束战斗,就这么简单。

他说,主要是震慑。

我说,我个人觉得,让国民自信的意义更大一些,要说震慑,依我们目前的科技实力,跟发达国家应该还是略有差距的。

他问,有没有考虑等孩子长大了,送他去军营?

我说,这个怎么讲呢,从国家利益出发,咱肯定希望孩子能去保家卫国,但是从自私的角度来讲,若是他学习还不差,首选还是考大学,当然若是有能力考军校,那绝对是两全其美,最年轻的青春,应该让其文武同练,大学毕业与义务兵退伍归来,完全是两条人生曲线,所以我觉得我有很多话要说,但是不能说,说了怕挨骂,看着一张张帅气的脸,我就在想,若是既当着兵又念着书,那该多么完美,但是人生难有两全其美,顾此必然失彼。

即便是今天,有80%的初中生是没有机会读高中的。

这是2018年的数据统计。

你为什么觉得这个数据不准?那是因为你在北上广深,你见过北京户籍或上海户籍的兵哥哥吗?

在我们这边,初中生就三条路。

首选,考高中。

其次,去当兵。

最笨,去打工。

山东是真正的兵源大省,因为山东人保守,求稳定,总觉得当兵回来也能找份正式工作,例如我球友里的这些事业单位的,至少有半数是部队回来的,根据级别不同,有公务员身份,有工人身份,有临时工身份,我读初中时,一般人是当不上兵的,送礼才可以。

写了这些,校正老师建议把以上观点包藏祸心,不该如此的直白,而且论调不合适,应该反过来呼吁,呼吁大家积极参军,你想想,汶川地震时是谁跑在第一线?而且若是国家有需要,我们应该把孩子主动送到前线,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这些年,经历越来越多,慢慢地意识到了一点,我,微不足道。

所以,鸿鹄伟志也逐渐的萎缩,从改变世界到改变自己,我现在想法很简单,父母能过上安稳的小日子,我们能过上安稳的小日子,有钱健康自由,就行了,不去折腾那些大的。

咱折腾不了。

大事,对我们个人而言,更多的是一种精力内耗。

操了太多不属于我们该操的心。

我觉得什么是成熟?

成熟就是画圈,圈内是自己的事,圈外是别人的事、老天的事,什么时候开始活的越来越自我了,只关心圈内事的时候,就真的成熟了。

午饭时,汤姐过来打招呼。

汤姐是退伍老干部,对我略有成见,能跟我主动打招呼说明她貌似解开心结了,什么成见呢?

她跟老伴一起加入了直销组织。

但是,不承认是直销。

说是新模式。

最初是老伴先加入的,后来她被老伴拉下了水,俩人就开始了疯狂的人脉套现,咱只觉得俩人德高望重,让我支持支持,那我就支持支持吧,拿身份证给她开了户,前前后后应该消费了有个两三千。

主要是需要每个月都必须消费。

我是没有这个精力。

她每个月都提前提醒我,可是我买了一堆废物实在没有意义,她不断地给我画饼,意思是只要我愿意启动,一下赚个百儿八十万没问题。

我不心动,因为我知道,我一启动,可能真的能赚个大几十万,但是我辛苦经营十几年的写作事业就终止了。

得不偿失。

汤姐反复地问我:你写文章的最终目的不还是为了赚钱嘛?何况咱这个也不坑人也不害人,相反是给别人送去健康,还送去事业。

后来,为什么生我气呢?

她把我帐户拿去了,每个月替我养着,每个月都按照最低消费去购买,特意叮嘱,若是有电话回访一定说是自己在用。

我答应。

有次电话回访时我在开车,问XX产品是不是我买的?

我说,不是。(我没反应过来,以为是扮演淘宝客服的骗子)

可能因为这个事,总部对他们进行了处罚,说是一张银行卡最多绑定三个身份证,不允许他们继续使用我那个帐户了,必须给停了。

在做这个产品之前,我觉得他们两口子真的特别好,总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做了之后呢?

我觉得,反差太大了。

我一直在好奇,到底什么东西有如此的魔力?

使人能做到不要脸。

一直到有一天,我媳妇搞起了什么会员,也是类似的模式,需要不断地拉人头,每个月有最低消费,光最近两个月就给我买了十多件衣服,棉袄还买了两个,我问咋突然这么好了?

她说,冲业绩。

冲业绩的好处是什么?

有底薪。

真的能做到不要脸?

是的,见个人,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先推销会员,甚至直接拿对方手机过来帮着下载上,我儿子同学的妈妈都被她拉个遍,更别说老师了。

我从无人区回来,一进仓库,30多个快递,没拆,都是她自己买的,冲业绩的,过了没两天,又买回来了10多个锅,买回来干什么?再在本地卖掉。

我要脸不?

我想要,但是我不敢要,我若是在背后拆台,媳妇能杀了我,她每卖一个锅都先提一点,我是我,懂懂是懂懂。可是买锅的人还是会想,那是懂懂媳妇卖的。

我也没法要脸了。

只能寄希望平台早点被查……

无意听到一个消息,“未来集市”的银行账户被冻结了,我高兴了大半天,只是为什么还没查我媳妇所在的平台?我该去哪举报?

她要知道我有这个心,明天肯定离婚了。

这就是为什么干直销的,夫妻双方只要有一个不信,肯定离婚是一个道理,看似是小矛盾,其实是信仰冲突。

过去,看汤姐的一颦一笑都觉得特别的优雅,现在看她一笑我就觉得狡诈,人咋能变化如此大?

不是变化大,是我们压根不懂她。

不要去套现人脉,我们未必能做到对周围朋友有益,但是尽量要做到无害,就是你们跟我在一起玩耍,不需要考虑吃了什么亏,上了什么当。

媳妇偶尔会让儿子帮着录一些视频,做广告的。

每天吃饭,媳妇都会跟儿子讲,妈妈今天又卖了X个锅……

儿子就替妈妈高兴。

儿子年幼,不知道背后的逻辑,也愿意帮助妈妈,妈妈让说什么他就说什么,还觉得自己中了大用。

媳妇跟儿子讲:倘若妈妈能卖1000个锅,就能比你爸收入还高了。

我没说话。

我在想,若是我真倒下了,你就是卖的再好,我们整个家庭都会迅速萎缩,回到农村状态,我父母没有赚钱的能力,媳妇现在赚的钱其实都是套现的我们的人脉,倘若我真的突然没了,她叫什么什么不灵,只能发朋友圈痛骂:你们一群忘恩负义的小人,忘记我老公当初怎么帮你们的了吗?

我跟媳妇谈过,在咱家,你要尽量地维护我,别去拆墙角。

媳妇很生气地问,我怎么拆了?他们哪个不感谢我?买东西便宜,还能拿底薪,你上哪找这样的工作?

从汤姐到我媳妇,使我深刻意识到了一点,每个人离这些东西,都只有半步之遥,你之所以如此的坚定,那是因为你没遇到高能量场的人去拉你。

我到今天也不知道是谁把我媳妇拉下水的。

也许是藏在暗处的,她的男神。

最初,我还想拯救一下。

发现,白搭。

每天从早到晚的培训,早已经把她锻造得刀枪不入了,谁都说服不了,即便是平台被查了,她也能去击鼓喊冤……

中嫂,残疾人,但是与我们理解的残疾人还有点差别,就是她原先是正常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站不起来了,腿脚都正常,只是需要坐着,单纯的看她的坐相,感觉是个很健康的人,打扮的也不错,还喷香水。

我们俩是在本地论坛上认识的,版主卖自榨的花生油,而我恰好同期写了一篇自榨花生油不能吃的科普贴,一群人骂我,毕竟县城基本还是农村习性,多吃自榨花生油,中嫂觉得我这个人很有意思,不仅仅不怕骂,还能在回复区煽风点火,让支持派与反对派肉搏在一起。

她给我发论坛私信,后加了微信,为啥对我感兴趣?她家是做粮食的,她支持我的观点,还有觉得我很有勇气,因为在她看来,在县城里有这个科学素养的人不少,但是因为民智未启迪,大家普遍选择沉默,而你直接戳了马蜂窝……

加了之后语音过,视频过,感觉很有气质,见见吧,一看,不行,是条美人鱼,说是大学毕业后才坐的轮椅,之前是正常人。

具体什么原因致瘫,没多问。

人很好,读过书,山东师范大学毕业的,学心理学的,开着那种跑的很快的轮椅,行动自如,上厕所也可以独立完成。

没有普通残疾人该有的心理缺陷,残疾人身体残疾其实是次要的,身体残疾带来的心理残缺才是致命的。

中嫂是城里人,中哥是农村的,中嫂的父亲是本地的粮食大户,从河南、东北收了粮食送进本地的食品厂。

中嫂虽然残疾,但是也不闲着,搞了个煎饼加工厂。

有多大呢?

我问过她,她开玩笑地说了一句,比你的想象大。

我心想,还能多大?

我去了以后,还是很震撼,1000多张鏊子,半人工操作,光工人百多个,每人照看6~8张,产品有两类,一类是没有防腐剂的,直接散装上市,一种是有防腐剂的,要做包装食品,前几天去无人区,我在高唐服务区买了一些塑封煎饼,后来我仔细看了看,竟然是中嫂家代工的。

中哥是兵哥哥,退伍回来的。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俩人走到了一起,有个版本是这样的,中哥退伍后在中嫂爸爸那边开车,爸爸觉得小伙不错,应该又有媒人加持,从而成就了这门婚事,房子与车子都是中嫂那边出的,等于中哥倒插门了。

婚后,中哥想搞鞋,就是刘晓庆代言的老年健走鞋,是他一个战友拉他的,中嫂的意思是既然你想出去单干那该支持,毕竟在粮食领域你太压抑,总觉得让老丈人压在身下。

但是呢,中嫂希望我能帮着把把脉。

我跟中哥一起见了他战友几次。

战友人不错,就是不得志,说是这次终于找到了方向,鞋子他已经做了一年了,一年能有30万的利润,但是现在就是没有资金,没有规模,一直都是手工作坊模式,若是有资金和规模支持,一年至少300万的利润。

中哥是坚决想上,但是他没钱,还是需要中嫂支持,前期投入接近200万。

中嫂问我意见。

我给的观点是NO,理由有二:

第一、自诩年收入30万的人,其真实收入肯定不到30万,打个对折都不夸张,这样的格局你就是拿座金山给他,他也做不起来,这是格局决定的。

第二、现阶段,最大的坑就是自建工厂。

中哥的老丈人也投了反对票。

计划流产了。

那个战友现在如何?

依然是原来的状态,也没啥起色。

继续说中哥。

后来,被另外一个战友拉下了水,搞起了什么资金盘,说是一家上市公司,叫中X集团,名气如此大,门面非常小,就在菜市场旁边租了一个小门头。

来拉过我,我拒绝了。

我反而劝他,家里有生意,好好帮着家里做做,别觉得你是外人,人家就那么一个闺女,你要反过来理解才对,他们都是替你打工的。

他可能好脸面,接受不了。

非要自己闯出一番事业。

我再次听到中哥消息时,是他被取保候审了,涉案金额高达1000万,他获利没多少,这1000万是流水,此时孩子刚出生没几个月。

罪名好像是组织传销罪。

判了三年六个月。

进去后,中哥主动提出了离婚,他觉得自己没脸了,对不起老婆,对不起孩子,对不起老丈人。

离了。

后来我在微信上跟中嫂聊过中哥这个人。

她只感叹了一句:他这个人就是自尊心太强,太想出人头地了,交友不慎,说到底,还是读书少了一些,思考问题太简单。

也就是她残疾,若是她健全,他们俩一辈子都不可能走到一起,这也是她不愿意再婚的缘故,身体残疾了,审美没残疾,相一个失望一个,她内心深处不认为自己瘫痪了就贬值了。

我问,不想再找了?

她说,有孩子,我这一辈子就满足了,不再奢望其它。

使我想起了一件往事,有年我带队,有个队友在跟自己的教官恋爱,就是大一军训的时候,教官要了她以及她的微信,俩人一路走来很不容易,因为崇拜教官的不仅仅是她,还有同学,她算是过五关斩六将。

教官退伍后参加工作了,她继续读书,一恋就是五年。

她毕业后想跟教官结婚。

全家人反对。

理由就是教官没读过书,虽然素质很好,长相很好,但是过日子最终还是要靠脑子。

她问我什么意见?

我说,没有得到父母祝福的婚姻注定是悲剧,你这个学历,这个家庭,至少要找个读过大学的。

后来,我再也没见过这个队友。

前段时间,有青岛的队友到我这边玩耍,我们聊起了这个队友,我好奇的问了一句,她最终跟那个教官结婚了没?

答,离了,有个闺女,她自己带着。

我觉得挺惋惜的,无论从颜值还是才气,她都算上乘……

一步错,步步错!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关键词:

<< 上一篇

卤水点豆腐

下一篇 >>

高回报

网友留言(1条)

  1. 热搜 回复Ta 2019-10-07 23:19
    文章不错非常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