卤水点豆腐

领导买了辆大金翼。

他可能纯粹是叶公好龙,一骑也不骑,摆在家里好看的,主要是身份也不允许,不可能跟我们这些小商小贩似的肆无忌惮。

摆酒,烧车。

所谓的烧车,类似温锅,就是一起庆祝的意思,席间,领导引用了我说过的一段话,就是这玩意就是艺术品,摆在那里,每天看着它就觉得心情特别好,就想摸摸,给拍个照片,百拍不厌。

众人,有送头盔的,有送车牌的,有送骑行服的,那我没得送了,其实最初我是想送个车牌给他的,摩托车车牌不属于稀缺资源,N多好号,但是我有个小号,非常小的,只是过户需要费点周折,但比汽车牌照容易操作。

那,我送套车衣吧。

所谓的车衣,就是在车漆上面加一层保护膜,玩越野的基本都会贴,小磕碰基本不变样,特别是到大西北,一刮起沙尘暴,那真是飞沙走石,若是不贴车衣,那车漆就要了命……

我们这次团购的那批猛禽,他们都贴了,我没贴。

我没贴的原因是啥?

贴套车衣15,我补多少次漆才花15

是这个道理不?

摩托车贴车衣,更多的是一种时尚,意思是你这么美,这么妖娆,咋舍得让你遭受半点磕碰?要保护好。

好马配好鞍,那我就需要打听一下,什么车衣品牌比较好,毕竟是个摩托车,用不了多大面积,贵不到哪去。

有车友给我推荐:UPPF

那我就要打听一下,哪家店做这个牌子,还要过去看看施工如何,该车友推荐了一家,我知道这个地方,路过过,门面非常的高大上,据说老板还是个女的。

我怕初次见面受冷落,我特意开了一辆比较上档次的车子。

老板很热情。

还说认识我,问我是不是有辆路虎卫士?

我说,是的,你怎么知道的?

她说,县城就腚大的地方,谁不知道谁,别说我认识你,你儿子在几班我都知道,你老婆是外地人,个头很高。

我说,个头一般。

她说,说话怪好听,我接孩子遇到过几次。

我说,本地人听外地口音都觉得像唱歌。

她说,你儿子学习很好。

我说,中等水平。

她说,我闺女也在那边上学,她都知道你儿子。

我问,闺女几年级了?

她说,五年级。

我说,你看起来像90后,咋孩子这么大了?

她说,我都是老娘们了,还90后!

我说,哪能!

还不错,一见如故,一聊还有不少交集,那我不能说领导买了个摩托车要贴车衣,那不等于我嘴漏风吗?

我说我自己买了辆金翼,需要贴车衣。

她一听,不由分说,先拿来了样品,还有剪刀、螺丝刀,是要给我演示演示这个品牌的车衣有多牛,又是测试漆面亮度,又是做防刺穿测试,又是做防剐蹭测试,总而言之,贴上这玩意,就是穿了铁布衫。

对于这些,我不大感兴趣。

我只关心两点:

第一、施工水平如何,毕竟摩托车还不同于汽车,汽车偶尔粗糙一点,也看不出来,摩托车可不行,任一粗糙都会破坏艺术品的整体性。

第二、价格。

老板泡茶给我喝,我们聊了很多家常,真如她所言,她对我了解很多,包括还知道我姐姐叫什么,这个已经算是非常隐私的事了,我能感受到她对我的敬畏,泡个茶都有手忙脚乱的感觉。

当然,我习惯了别人对我这个态度,其实也是我生活的常态,我之前写过一句话,很多人觉得太扯,我说经常有人问我要手机号码,我说了号码后,很少有人能顺利输入,手抖得厉害……

所以,我买东西,更多的可能是什么?

老板来一句不要钱。

这些东西,我不大愿意写,写了让人觉得太自负,还有就是太假,也招人恨,其实真的是我的常态,例如朋友十一搞团购家电,我觉得顺手支持一把很好,那我也报名买个,反正我也在装修,他接着私信给我:在群里没法说,你的,我送你了。

我喝了酒的时候,更自负,不仅仅不领情,还要贬低一番:我能收谁的东西,不是对谁的恩赐吗?

你看,多么嚣张!

我看老板太紧张,也就不想多坐了,没话聊,那就开句玩笑吧,我说我先回去了,过几天过来贴,这期间你可别被人拐走了。

她笑着说,放心吧,我等你。

依我对女人的认识,我觉得,推倒她,就是瞬间的事,她对我没有抵抗力……

这也是男人普遍的认知误差。

审问QJ犯时,男人是怎么辩护的?觉得对方对自己有好感。

男人普遍自信,而且是漫无边际的自信。

领导的车子挂在亲戚名下,亲戚去一手给操办的,挂完牌接着让我给骑过来了,直接给送到店里了,问多久可以贴好?

答复,两天。

好。

我顺便问了一句:多少钱?

她说,给别人少不了6000元,给你我就收个成本,4000元,工夫都是搭上的,我给你看看我们代理价就知道了。

我说,行,那麻烦你了。

她说,但是我要叮嘱一下,这个价格不能对外说,否则咱这生意就没法做了,XXXXX的哈雷都是在咱这边贴的,都是6000,你可以问问。

我说,我相信你。

她说,不给谁面子也不能不给董老师面子,偶像级的。

我说,那谈不上。

加了微信,我把4000元转给了她,她收下了。

村上春树写了一本书《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其实就一句话,跑步的时候,胡思乱想,我没跑过步,但是我骑车,骑车的时候也是胡思乱想,有反思,有想念,有回味,有憧憬,有意淫,例如有车差点蹭到我了,然后一脚油门没了踪影,我追不上他,那我就只能意淫,怎么意淫?

我在对讲里呼叫我的保障车,保障车司机是个散打选手,他开车追上去,然后把对方一顿暴打,看到我来了,那家伙急忙道歉:大哥,我错了,对不起。

好吧,原谅你了。

下午骑车的时候,我回味起这个女人的一些话,我觉得她跟我谈价格的时候让我不舒服,为什么不舒服?

第一、折扣跳跃太大。

第二、反复叮嘱我不要告诉别人。

我觉得这些话术若是赶集卖菜的话,是很合适的,卖如此高大上的玩意,还是有些让人出戏,你要这么想,我又不是个傻瓜,你不需要说这么多,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是在演戏,你的演戏让我觉得很别扭,甚至觉得我绝对买贵了。

我跟刘胜学到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

跟有钱人打交道,绝对不能乱价,例如150元的酒,就是150元,没有打折,没有促销,若是有变动,也是涨价。

就是永远不要让咱的客户觉得买亏了。

你知道不讲价的好处是什么吗?

对方会觉得,既然不给我优惠,也肯定不会给别人优惠,我们买东西其实不怕贵,而是怕花的钱比别人多。

怕比较。

统一定价最大的好处,就是消除了这种隐患,例如我卖酒的时候,你买一瓶是150/瓶,你买100瓶也是这个价,我是批发与零售同价。

越想越觉得别扭。

25公里处,休息,我突然想起老板说的两个哈雷车友在那边贴的,我认识其中一个,不仅仅认识吧,在我面前那就是一只绵羊,我们那个餐厅就是他众筹发起的,我媳妇经常感叹,就是这样的傻瓜咋买得起700万的房子?

他非常木讷。

我给他发了微信语音请求。

接了。

我问,你摩托车贴车衣了?

他说,贴了。

我问,找东环路那个娘们贴的?

他说,是的。

我问,多少钱?

他说,3800

我问,贴了管用不?我准备去贴。

他说,管用,你把车送去就行,我送你一套。

我说,不用,钱我付过了。

他问,多少钱?

我说,4000

他说,你跟她讲讲价……

我说,行!

挂了后,我觉得真的如吃了一只苍蝇,不是多花了200元的事,而是我对她说过的所有话都打上了问号,把她归类为表演系的。

做这些稍微上点档次的生意,其实不需要套路,实事求是就可以了,任何花哨的话术都是画蛇添足,起反作用,至少我反感了。

就如同我说的那个帮我们团购猛禽的哥们,人家的店就巴掌大,但是只做豪车,你要什么车他帮你进什么车,店里也不需要有库存,全是口碑相传,人家就一个原则,全程透明,这个车市场什么价,他能多少钱拿到,他给你的报价由两部分组成:基础报价+利润,基础报价就是车辆批发商的价格+托运费,利润就是他想要的,要么你直接给个几千,要么你在那边买个保险,但是有一点,就是找他买的车肯定比你自己去平行进口店里买的便宜。

光我知道的,身边的,在他那边就买了不下十台车。

这就是高手。

什么都是透明的,把钱赚在明处,自然产生口碑。

都是千年的狐狸,你跟谁玩聊斋?大家又不是傻子,玩车到了这个级别的人,谁不认识一群卖车的?

我就这一次买车是找的外人,我平时买车都只找琉璃妹妹,她在汽车销售集团,省内前三名的品牌,我把车型告诉她,她去帮我跑,我对她更抠,连跑腿费都不给,选车不仅仅是价格问题,还有渠道问题、出厂日期问题,别买个车去上牌时才发现是两年前出厂的。

所以,真诚,是个稀罕玩意。

实事求是,车衣贴的还不错,基本看不出来,我把车子给领导送去,领导很仔细,用刷子把轮胎里的泥巴刷出来,再用毛巾蘸水把轮胎擦的铮亮……

问我花了多少钱,他微信转给我。

我说,说送你了。

他说,那不行,一码归一码。

我说,可别了,又不是外人。

他微信转了5000给我,说了一句:少了你也别嫌。

我当他面点了退回。

他没再谦让……

招呼我喝茶,从抽屉里拿出茶叶,说是新茶,让我尝尝,是没有压饼的生普洱,用个牛皮袋装着,顶多有250克,说明什么?

送茶的是高手。

真正的高手,高在哪?

你送那些豪华包装的茶叶,领导都当垃圾扔了,每攒一段时间都让那些懂茶的朋友上门来给分类一下,哪些是垃圾,哪些可以喝,哪些是好茶,垃圾就直接扔了,大部分礼品茶都是垃圾,就是个盒子而已。

真正会送礼的,送什么茶?

就是这种,连包装都没有的,很小量的,关键是口感要的确好,例如跟领导讲,这是今年的老班章,就弄了这么点,你先尝尝。

一尝,还真不错。

跟领导交往,就一个原则,只要他们能愿意收下我们的礼物,对我们就是恩赐,这是跟高人交往的基本原则。

绝大多数情况是什么?

第一、我们接触不到。

第二、我们礼送不下。

我若是能有机会送马云100万,那对我而言,绝对是平步青云。

你看,我奴性多重?!

领导说,XX路上要开一家烤鱼店,是几个朋友合伙弄着玩的,你若是有资金的话,可以适当的入点股。

我问,拿多少?

他说,十万二十万都可以。

我问,什么风格?

他说,就是烤鱼,单纯的口味跟那些烤鱼店大差不差,有鲈鱼,有清江鱼,有草鱼,口味有麻辣的,蒜香的,酱香的,最大的特色是有演出。

我心想,我最讨厌的店就是吃饭时闹哄哄的,类似的店,吃饭不要钱我都不去,太吵了……

我说,我最近手里也不算特别宽裕,我投10万元吧,就当跟着学习了,回不回本都行。

他说,回本肯定没问题。

我也没敢多问,例如谁是操盘手啊,股东有谁啊,这些都是大忌讳,信就投,不信就不投,别多嘴。

我要账户,领导说这个店与他没有关系,他只是认识老板,说这个老板在本地搞餐饮搞了接近20年,运营了两家连锁品牌,他让老板跟我联系,加了微信后,老板问了几句后直接把卡号发给了我,我从网上银行把钱给汇过去了,就这么稀里糊涂。

但是,我知道亏不了。

只是有些仓促。

回家后,我越想越觉得别扭,就在微信上以问款收到了没有的名义跟老板聊了几句,然后要了电话,打了过去,我问了问这个烤鱼是什么品牌?自己独创的还是加盟的?附近县城有没有加盟店?我去看看。

郯城有一家。

第三天,我就跑到了郯城,自己体验一下,看看如此闹腾的环境到底有没有人能吃下饭?

我是下午到的,只能等晚饭。

我是6点进的店。

满满的了。

台上有歌手,跟二人转似的,嗷嗷的,同桌说话几乎听不见,我就在想,这真超出了我的理解范畴,为什么如此吵闹的环境还这么多人来?

只能用一条来解释,农村人喜欢热闹!

翻台率非常高,我隔壁的桌,一晚上翻了两次台。

还有就是驻唱歌手虽然唱的算不上很好,但是在县城里属于唱的比较好的了,特别是唱了花姐的几首网红歌,唱的很有感觉,县城歌手唱歌都一个调,就是要声大,嚎叫才行。

唱一会,然后就开始喊着买一赠一,还有充值活动。

那么,这个事靠谱。

只是我不知道我占多少股份,也不知道这个钱是以我的名义还是以谁的名义,关键是也没问我要身份证,可能一切都只是君子协议?知道钱丢不了,但是还是好奇,好奇害死猫。

回过头再说车衣老板。

每天,只要无聊,我就会在朋友圈问:谁没事,我请吃饭。

能赴约的,都不是一般人。

一般人都自我否定了。

要么,觉得懂懂是个神经病,哪有喊着自己请人吃饭的?

要么,觉得见了懂懂紧张,还是算了吧。

日本推特上有个网红,特别火,他干什么呢?设置一系列的条件,谁若是满足,那么可以有资格请他吃顿饭,然后他在征得对方的同意下,把这些对话再发出来,越搞越火,实际上,大家闲的无聊可以在微博上做类似的游戏,我可以做第一个参与者……

有天,车衣老板报名,那我就问她,想吃什么?她说想吃海鲜,我就列了两家店让她二选一,她选了那家高大上的。

我说,就咱俩没法点菜,点少了吃不着,点多了吃不了,我喊个朋友吧。

她说,行。

我把哈雷木讷喊上了。

哈雷木讷迟到了,我去点菜,点了菜后我问车衣喝白的还是啤的?结果她说自己平时不喝酒……

那咱也不能推让太多,毕竟让女人喝酒总觉得不那么道德。

对她,我充满了兴趣,我觉得她是有故事的,一个女人能周旋于这么多男人之间,玩车的多是男人,而且是有一定能量场的男人,你要驾驭这么多男人,还是需要一定艺术的,你老公是干什么的?管不管你?

这些,我都很好奇。

最差的结果就是我请她吃顿饭,全方位的认识了一个人物原型,以后可以拿来当素材写写。

不喝不喝吧。

哈雷木讷来了以后,车衣是起立迎接的,若是崇拜我是3分,那么崇拜木讷就是7分,甚至有那么一丝紧张,我心想,哈雷木讷何德何能能让你如此的尊重他?

他在我们面前就是个木头。

我问,开车了没?

哈雷木讷说,哥哥喊吃饭,咋可能开车。

我说,你姐不喝。

他说,哪能不喝。

他起身去开酒,把白酒打开,依次倒上,车衣连推辞都没推辞,也没了刚才拒绝我的那份矫情。

我靠,真是卤水点豆腐。

我们三人喝了两斤白酒,啤酒至少一箱,具体多少记不准了,哈雷木讷喝了酒就发热,非喊我去洗澡,我不去,他说去正规的,我说我把车衣给送回去。

哈雷木讷的意思是他打车去温泉等我,让我送完人抓紧去。

我满口答应。

车衣开着车,我给叫了代驾。

我们俩坐后面,代驾把我们送到车衣小区门口,就走了,主要是车衣喝的有点多,已经有些迷糊了,说不准自己的车位在什么位置。

代驾熄火,把钥匙给了我。

代驾拿下自己的电动车,走了,车内一片漆黑了,我顺势抱了抱车衣,车衣就顺势躺在我怀里了,还不断地哼哼,哼哼的声音特别年轻,一点都不像她的年龄,仿佛是个20岁出头的姑娘。

她勾着我的脖子,跟狗一样把舌头伸出了老长老长,把我耳朵给舔的全是口水,我生怕她喝多了把我耳朵给咬下来,装的很正人君子的把她叫停了……

我对你没啥兴趣,即便刚才有,也是为了赚回我那200元差价,已经赚回来了,我需要把你送回家。

其实,她是清醒的。

自己爬到驾驶座,回去了。

过了10分钟,我问她到家了吗?

她给我回了一句,到家了,早点休息。

我说,拍张照片给我。

她对着镜子就是一张,这张照片怎么也能值5000块钱,说迷糊吧,她清醒,说清醒吧,她迷糊。

我走了。

哈雷木讷又给我打电话,让我抓紧去。

我想,去也行。

就去了。

哈雷木讷在门口等我,让我别下出租车,他带我出去,说这边现在严打,连正规的按脚都没有了……

在车上,他给一个女人打电话:是我,上次不是还带你去ATM机取款了吗?你不记得了?

对方貌似在家不方便,匆忙把电话挂了。

我问,那女的是干嘛的?

他说,老师。

我说,你可别胡来,这些老师基本都认识我,很多都是我校友。

又打了俩电话。

都不方便。

我说,我们回家吧。

他说,到了咱这个年龄了,还要回家抱着老婆睡觉,说出去都是一种耻辱。

我把他送回去。

他媳妇开的门,很漂亮很精致的女人,不知道是多少男人心目中的女神,而在他眼里,却是提不起半点兴趣,之前哈雷木讷给我讲,一回到家,看到老婆在收拾,就要急忙装困。

过了两三天,车衣给我买了件NIKE卫衣。

她说,我看你特别喜欢穿运动装。

我说,还好。

她说,以后我要把你打扮的帅气一点,要不要再给你买条腰带?

我说,我至少有10年没扎过腰带了。

上次,我们从新疆回来,在车台里聊起收到女人的礼物,我们三人是三个类别,有一类,是什么东西都自己买,所以偶尔有女人送衣服给自己,媳妇也发现不了,会以为是自己买的。有一类是什么东西都是老婆给买的,倘若突然收到女生的礼物呢?无论是多么贵重的腰带或衬衣都要直接扔垃圾桶,怕让媳妇发现。还有一类,就是我这样的,我媳妇对别人送我衣服之类的不生气,因为从她认识我到现在,这些东西就没断过,而且很多都是她收的,最奇葩的是有女读者还送了我个那东西,正好快递是我媳妇拆的,但是也没生气,只问我没事买这个干嘛?

我收到过一条爱马仕的腰带,正品,类似的东西最终的结果一定是让我媳妇在闲鱼上给卖了……

这条腰带是一个大学老师送我的,我们认识也是因为喝酒,这也是为什么说女人不要轻易喝酒,当时是有自媒体大会,我是分享嘉宾,并且是压轴的,因为现场半数以上观众是我读者,参加过我出场会议的读者都知道我说的是实话,别看我丑,控场能力是一流的,就是我出场就是高潮。

爱马仕是当天的主持人。

吃饭时,肯定是嘉宾跟主持人还有主办方一起,喝酒时,我就加了主持人的微信,当天晚上我问她房间号,她发给了我,但是我没去,因为类似的场合,我分身乏术,找我的人太多了。

不是大家理解的那种,很多读者觉得,我们从贵州,从云南跑过来,就为了跟你说句话,你说能不见吗?

是这种找。

爱马仕觉得我戏谑了她,生气,把我删除了,我急忙加,加了N遍,反复解释,我昨晚喝多了,反复想着要去找你,结果躺沙发上睡着了,早上醒来就发现被你删除了。

次日会议是上午9点开始。

8点,我们碰上头了,说实话,真的近距离看她的时候,特别陌生,毕竟本来也是陌生人,后来我问过她,就是为什么会选中了我?她说原因有两个:

第一、没见过我这一款。

第二、感觉是催眠高手。(催眠一个人不难,能催眠数百人,很难,每个优秀的歌手、演讲者,都是催眠高手,催眠好了,所有人都跟你同频,你说的任何话都可以直接不被拒绝的录入对方的大脑,若是催眠不好呢?你说的任何话,台下的人都会启动审核机制,甚至出戏,玩手机去了。)

840,我们才往会场赶,9点,她开始了自己的表演,一颦一笑都很优雅,仿佛是董卿在主持。

我就在想,人呀,不管在台上多么的衣冠楚楚,你都无法知道一小时之前他在干什么……

也许,这也是人的有意思之处。

就是人是钻石,有无数个面,而我们能看到的往往只有一面。

送我爱马仕,并没有打动我,因为我觉得我们不是一类人,她是那种起床后把酒店房间都给收拾成原样的人,我们压根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我还是个屌丝,若是只接触一次两次,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若是真在一起生活三天,她会恶心的。

好在,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次。

过了好几年,我接到过她一次电话,是半夜了,她在一个很喧闹的环境里,跟我说了一句醉话:我喝酒了,特别想你,真希望我能有很多很多的钱,这样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后来的后来,她要结婚了,跟我聊了几句,意思是她很不忍心,但是也必须要删除我,因为她要做一位贤妻良母,跟单身拜拜了。

再也没有联系。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关键词:

<< 上一篇

疙瘩的事

下一篇 >>

成熟

网友留言(0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