疙瘩的事

那天,我遇到了综合部的同事。

离很远,他就朝我打招呼。

握手。

他说,前几天我打赏了你5块钱,收到了没?

我说,收到了。

其实呢,我并不知道他打赏过,因为我是一对多,我不可能天天关注这些,我说我一点都不关注可能太假,偶尔关注,还有就是倘若有人评论时,后台会显示该用户评论过多少次,打赏过多少金额,绝大多数用户的打赏总额都是0,所以我经常拿这个来噎人,意思是你上车都没买票,还好意思对司机说三道四?

也有人因为这句话生气,反过来噎我:我评论一次5块钱,你还要倒找给我4块。

更多的应该是恼羞成怒,直接取消关注了。

同事说,有空请我吃饭。

我说,马上安排。

又过了几天,正好单位开会,是一个不允许请假的会,散会时11点半了,我找到了这个同事,走,喝羊汤去。

我开着GOLF拉着他去了羊汤店。

点了一份红烧羊骨,一份羊汤,还烧了两个羊蛋,我不吃这玩意,但是这玩意比较贵,上档次,我也不能只点一个,那也没法吃,额外点了两个青菜。

说实话,我们没有共同语言。

聊啥?

聊聊工作,吐槽一下领导,聊了聊一些新闻,说那个女人为什么跳楼,肯定是因为被人举报了,贪污之类的。

我持不同的观点,我认为只是单纯的抑郁症。

他板着脸说,绝对不是抑郁症,若是,为什么之前没有?

我没争论。

为什么我知道是抑郁症?

有天,我跟相关专业的医生一起吃饭,聊起了这个女人,医生说她是抑郁症患者,吃过药,还跟他倾诉过,说人生就是来寻找快乐与幸福的,既然寻找不到,不如早点回家,因为每一刻都是痛苦的,都是孤独的,想家了。

医生说了一句,应该祝福她,她回家了,安静了。

但是,这个解释不符合老百姓的八卦心理,老百姓一定要找个合理的解释,是不是老公出轨了?是不是工作贪污了?否则咋可能跳楼?

但是,我没跟同事争论这些观点。

意义不大。

吃完饭,我去结账,185块钱。

我一看表,不到1点,要不,咱去洗个脚?

行!

我平时去就洗基础套餐,130的那个,请同事还是要稍微贵一点的,选了算是最高标准,190/位,带松骨与精油。

这里面有不少技师是我读者。

平时读者遇到我,偶尔也会问类似的问题:我给你打赏你收到了吗?

我都统一回答,收到了。

其中有个技师私下也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告诉她,收到了,无论同事还是技师,能打赏我,我非常的感动,不在于是1块钱还是5块钱。

说实话,即便是1块钱,对于90%的人而言,也是奢侈品。

毕竟,它不是油盐酱醋,看不见,摸不着。

又没人监管。

之前可能从来没花钱在网上看过电影、听过音乐,更别说看文章了,看文章咋可能还需要花钱呢?

所以,能突破这些去打赏一个人。

不得了。

我现在的打赏比例能达到10%,已经是逆天了,但是你仔细算算,没多少钱,一年约20万?也就是说,还不如我不喊,我不喊的时候呢?收入更高,因为凡是能打赏的都是有买单意识的也是不差钱的,还有就是有最低出手标准,他不会打赏三十二十的,一出手就是百元起。

而我喊了以后呢?

大户就不再打赏了,小户呢?200个小户才相当于一个大户,而且小户看似很用心,说是坚持每天,没几个能坚持10天,慢慢就偃旗息鼓了,之前我写过一句话,打赏收入不取决于打赏人数,而取决于有多少个打赏200元的,这都是经验之谈。

那,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自断后路呢?

是我希望降低一个人在我身上的消费总额,否则有天我写的某个观点不如他意,他会觉得恶心,当初付出了那么多,没想到你是个这样的货色。所以我把最高标准卡在了200元,也就是说,一个人对我恨的最高也不过是200块钱的恩怨。

继续说那个打赏过我的技师,我对那个她印象也特别好,很安静,话也不多,家是山西的,之前在海澜之家卖衣服,一年回家两次,之前我写过她一句话,也就是生在穷人家,若是生在优质家庭,这就是明星。

真的很耐看。

洗脚,一个月能收入五六千块钱。

也不错了。

她属于比较内秀的,不跟其他女孩似的爱说段子,而且没底线,她还好,跟她聊天就跟邻家女孩聊天的感觉是一样的,没有她特有的职业属性。

我特意问前台她在不在?

另外一个跟我很熟的技师讲:跳槽了。

本地正规的洗脚店不多。

我就问了一句,去柔情系列了?

回答,是的。

我说,她不是那种人。

她说,你是不知道,她是标准的闷骚,是在你面前安静点而已。

好吧。

又使我想起了莫言写的《红床》,一个女人一旦入错了行,慢慢就把自己说服了,最初可能在洗浴中心做前台,后来就去干洗脚了,再后来是按摩,再后来直接亲自上阵了。

一步步把自己说服了。

洗完脚,快3点了,我把同事送回单位,我回家了。

1块钱是很高的门槛。

能拦截90%的用户,大家真缺这1块钱吗?

没人缺。

但是,真付的时候,肉疼,因为付的不是钱,而是意识,就是第一次有了买单意识,而且是虚拟产品,总觉得转不过这个弯来,我看你文章你应该高兴才对,咋了,牛B了?膨胀了?还要钱?

还有,咱都是老百姓,生活的不容易,每一分钱都要仔细算计,大家都是听创业故事听多了,有个数据比创业故事更值得听:北京平均工资7828元,上海7216元。

昨天我看到一段话,觉得很有道理:外面的人为什么普遍觉得中国人有钱了呢?一是:有钱人具有很强的发声能力,媒体也喜欢为有钱人发声。“在微信朋友圈里,到处都是中国人挤满各大景点的照片;在国际航班上,每一架客机里都坐着很多中国人;在世界各地,每一个大卖场里都挤满了中国人;在欧美高校课堂里,也坐满了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所以世界各国都觉得,中国人实在是太有钱了。”二是:大部分生活在底层的人没能力发声,媒体也很少为他们发声。“十四亿人口的中国人,至少有十亿从来没有坐过飞机,有5亿人从来没用过马桶,有60%的家庭人均月收入不到三千……沉默的大多数背后才是真实的社会。

所以,买单我理解,逃票也理解。

在上海生活,一个月发七八千,够干嘛的?

在县城都算屌丝。

生活不易!

自从我上班后,这种感触特别深,之前我总觉得我现在的这些同事都是贵族,真在一起玩耍后,我觉得我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讨论的东西我都没有任何兴趣,换车是买个长城还是奇瑞?每次我们一起吃饭,他们都觉得替我心疼,你咋舍得的?什么家庭啊?这么浪费!我自己倒没啥感觉,一顿饭几百块钱很贵吗?

一位年长的同事给刚参加工作的女同事谈婚姻观,找对象一定要找有钱人家的。

我调侃了一句,什么叫有钱人家?

年长回答的很正经,有房有车的前提下,至少要有20万的存款吧。

我心想,这也叫有钱?

所以,你说有钱人对工薪族小姑娘没有碾压力?

那是不可能的。

你过去吃的是什么,穿的是什么?

他带你吃的什么,穿的什么,用的什么,开的什么。

你再也回不去了。

你看那些卖衣服的小姑娘,也很漂亮,为什么很难傍上有钱人?

因为到了有钱人这个级别,已经不再单纯看颜值了,社会层次越低,颜值的比重越高,到了一定级别后,人人都会打扮,人人都漂亮,漂亮不再是关键分了,而是你的素质、品行、思想,这些才是关键分,你若是仔细看看,大家的情人普遍不再是那种网红脸了,而都是一些有独立事业或身份的女人,甚至年龄比自己大。

因为,大家不再喜欢单纯的臭皮囊了。

就是我之前写的,你全程别说话,别放音乐,完事抓紧走那还凑合,一开口,一放音乐,完了,出戏了。

刘强东说过一句话,他说自己不知道女人漂亮不漂亮。

我们都嘲笑他。

你觉得到了他这个级别,能接触到丑女人吗?

他压根没在意过漂亮不漂亮这个点,这是真事,只是我们觉得不可思议而已,他需要的是有思想有高度的女人,从这个角度,不要低估了奶茶妹妹,这是能做大嫂的女人。

网上,教育女人的大V有两类。

一类是女人要独立,大不了自己过。

一类是女人要服帖,做男人的棉袄。

前者更受追捧,意思是女人崛起了,男女要平等了。

后者呢?

挨骂!

前段时间,我跟大嫂一起吃饭,谈起这两个现象,大嫂说了一句:教女人化妆、健身这些,都是臣妾之术,表面功夫,真正要想做一个好妻子,需要修行的是肚量、眼界、涵养,可能不漂亮,但是一定大智慧,幸福的女人背后一定是幸福的家庭,幸福的家庭背后一定是强大的男人,不要总想着成为董明珠,从婚姻与家庭或者单纯一个女性来讲,董明珠是失败的,因为她把自己活成了男人。

就是说,要想当好大嫂,不是健身化妆那么简单的事。

我问,你佩服什么样的人?

她说,我佩服能离婚的人,就凭一点吧,把亲戚朋友换了一遍,这是一个多么系统的工程,例如你,离婚了,你媳妇这一支亲戚全换了吧?但是你们还有来往,因为有孩子,前孩后孩,错综复杂的关系,你需要安抚的不再是一个女人,而是两个家族,是需要平衡之术,即便是你跟后来的妻子有点感情,也经受不起这种折腾,最终,还要再次离婚。

我问,当大嫂的,会不会去对付老公的外遇?

她说,不会,更多的是包容,想想古代的帝王、地主,哪个不是妻妾成群,时代在变,人性没变,该有的一直有,只是从台前到了幕后,偶尔她们找我办点事,我也帮忙,我只保证一点,家是有温度的,这是任何人都给不了的,这里有老人有孩子有妻子有被窝,关键是有包容、理解,他有什么憋得难受的事没人诉说就跟我讲讲,其实像他这么优秀的人,相比做他妻子而言,我更愿意做他的知己,他每天晚上吃过晚饭就坐书房里看书,我看着他看书的样子都着迷……

我说,这些观点,一般人理解不了。

她问,你能理解不?

我说,我肯定能。

她说,你身边这么多人,有离婚的吗?

我说,成功的,基本没。

她说,尊重男人首先要尊重他的男人属性,你认识的男人里,有一个老实的吗?

我说,但凡是稍微有点成就的男人,就不缺女粉丝,我有个球友是搞奶茶店的,在咱看来这就是小老板而已,实际上呢?女粉丝一筐一筐的,有次在夜店我遇到了他,N多女孩以能过去敬杯酒为荣。

大嫂之道是什么?

包容、有爱。

就是我是爱你的,我能包容你。

这样的女人会给男人一种什么感觉?

不管什么时候,一累了,一疼了,就想家,就想这个港湾……

这是放养的艺术。

但是,多数女人胸怀太小,忙着一蹦三尺高。

又一天。

我跟几个女人去山里吃鸡,她们非要坐坐我的皮卡,一上车就来了那句,果然如你所写:像找了个非洲男朋友,知道很大,但是没想到这么大。

然后哈哈笑了。

席间,我就把跟大嫂的这段聊天内容复述了一遍。

有认同的,有不认同的。

女人普遍认为,既然男人都出轨了,还在一起有什么意思?

离!

大家内心还是接受不了大嫂这个观点。

觉得充满了委屈、奴性。

但是,大嫂有大嫂的观点,自己有更高的起点,孩子有更高的起点,关键是可以跟一个优秀的人携手一生,若是离了呢?

再也不可能嫁到这个高度了。

大嫂的观点是,女人嫁人就是买彩票,刮开一看,中了一个亿,前几年很惊喜,后来越来越淡然了,甚至觉得这个男人不过如此,竟然还出轨?想离了重新去买张彩票,智慧的女人知道,自己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而不智慧的女人呢?总觉得自己还有资本,你看,平时跟自己玩耍的男人不都是这个级别吗?

那是因为你是嫂子。

倘若刮开一看,中了5块钱,那你换张换张吧。

所以,换彩票的前提是,你看看你中了多少钱,还有就是正确地评估这个男人,不要觉得这个男人不行,换个其他的,更不行。

席间,菲姐对大嫂一顿贬低,意思是活得窝囊,不会管理男人。

我问菲姐,姐夫没个小三啥的?生意做的那么好。

菲姐说,他从来没在外面过过夜。

我说,那万一白天呢!

她说,不可能。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也许是我说的那句话戳痛了她,我说我认识的优秀朋友,没有一个老实的,她可能是想证明给我看。

去调取了老公的开房记录。

40多次钟点房。

一把鼻涕一把泪,也不再优雅了,直接开骂了,一年跟那个SAO货开了40多次房,怪不得回家就睡觉,那个SAO货还有老公有孩子,咋这么无耻?

想去闹那个女的,但是怕打草惊蛇。

没去。

为什么没去?

我问她,你是想离还是想过?

她说,坚决离。

让我给联系小律师,小律师的观点是,夫妻就是合作开公司,既然决定分手,那咱就现实一点,利益最大化,离婚之前把婚内财产弄到手,先不动声色写个婚内财产约定,然后一脚踹了。

踹了之后,再去闹那女的。

我发现,律师狠起来,是没有人性的,教她怎么撒娇,怎么哄老公同意。

男人有个软肋。

外面有事,总内疚,觉得老婆不知道,老婆也跑不出自己的手掌心,所以老婆要啥就给写啥,无所谓。

菲姐按照套路一哄老公,老公就入瓮了。

前几天,我问小律师有什么进展?

小律师说,她不大想离了,原因是去开家长会时看那些单亲家庭的孩子,特别可怜……

我说,女人最终都会说服自己的。

小律师说,她去找那个女的谈了谈,想让自己的男人收心,她说若是男人跟不同的女人她心里还不这么委屈,竟然是跟同一个人,频繁的时候一周能开三次房,即便是新婚蜜月也没这么频繁的对过自己,关键是那个女人也不漂亮,还有点胖,在单位还是临时工,哪点都比不上自己。

我说,那个女人,应该是让男人找到了舒适区,从来没有这么放松过,从来没有这么自信过,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是一个肚子里能撑船的女人。

又一次,我跟大嫂聊起了这个事。

大嫂说,应该让她离,离的那一瞬间,她想回头,发现,门已经关上了,开门是一点点的,关门是瞬间的,做女人首先要意识到的一点是,男人都一样,自己嫁的这个不会是例外,若是例外,一定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你只有知道了男人是个什么物种才能知道如何跟他相处,而不是总是麻痹自己。

你知道为什么大家都恨田朴珺吗?

高调不好,中国人不喜欢别人高调,特别是不喜欢当大嫂的高调,你应该学翁帆,默默地做一个扶持者,我们心想,翁帆真是牺牲了自己一辈子,有年轻的不嫁为什么非嫁个老头子?

但是,你知道翁帆过着什么日子吗?

那才是真正的中国顶级精英生活,谈笑有鸿儒,每天接触的人都是中国有名有号的角,这是她嫁个普通男人能拥有的吗?另外,你咋知道人家俩人没有爱情?也许爱的死去活来呢?

所以,不要盲目地评判,刘晓庆80岁的时候,我也以能娶到她为荣耀……

有钱人需要修行的是什么?

闭嘴!

把嘴闭上别出来气我们,虽然你比我们有钱,但是你也不是贵族,至于贵族是什么样的,咱也不知道,反正你不是。

别看我们恨她恨得咬牙切齿。

倘若她来临沂做活动,我能跟她合个影,都能装裱起来挂堂屋,来个人我就给介绍,看,这是王石夫妇,当时来临沂做慈善的时候我们一起合的影,王石人特别好,手很软,田朴珺女士很有气质,两个人真是郎才女貌,珠联璧合!

我认为,田朴珺肯定不一般。

为啥?

王石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她能被选中是有绝活的,这个绝活绝对不会是心计、厨艺、功夫……

相信一点就行了,王石比我们更智慧,他什么妖孽没见过?那是火眼金睛,所以别瞎操心了,总觉得王石喝了迷魂药。

我之前玩过一段时间速降车,这玩意还是蛮危险的,圈内有个说法,不是在医院就是在去医院的路上,我属于胆子很小的类型,别人不屑玩的小坡我就能大呼过瘾,也摔过,皮肉伤,不严重。

玩速降的也是一个圈子,我在里面就算叔叔级别的。

有次,我摔伤了后背。

哎呦哎呦的,还住了几天院。

老大哥去看我,说了一句:该换个圈子了,一是太危险,二是没营养,你跟一群孩子有什么好玩的?这就如同在垃圾堆里找女人,找工作,找朋友,找合作伙伴,那没办法,垃圾堆再怎么扒拉也是垃圾。

我觉得他不大懂这个圈子,玩速降的虽然是一群孩子,但是门槛也是比较高的,稍微入门一点的车子就要三四万。

但是,他说的有道理,一群孩子,没啥营养倒是真的,一个个开个二手宝马5系,女朋友一大群,在一起不聊正事,全是泡妞蹦迪。

从速降圈出来后,我就进了机车圈。

这个有营养。

只是年龄有点老,全是老头子,我们群上我是唯一的80后,对于一个县城而言,这群人就算得上精英群体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摊事业,小范围内小有成就,若是县城有百度的话,这就是有百度百科的一群人。

老大哥给我的建议就是去甄别,看看哪些运动哪些圈子层次相对比较高,努力挤进去,年轻时能改变我们命运的是父母,是学校,年龄大了,能改变我们的就是圈子,所以要不断地换圈子,主动去找养分。

被怂恿着,我学过一段时间高尔夫球。

可能是自己层次不够,我一直都没GET到高尔夫球的G点,这玩意有啥意思?交了8000块钱的培训费,一共没去几次,主要是我自己没有兴趣,后来我把自己说服了,放弃了。

怎么说服的?

人都有喜欢和不喜欢的事情,坚持去做不喜欢做的事,就会自我攻击,自我否定,自我内耗,把自己折腾的筋疲力尽……

包括滑雪、潜水,我都尝试过,也不够喜欢。

说实话,机车我也不大喜欢。

我害怕摔车。

最终选来选去,选了越野圈子,虽然他们嘲笑我越野技术差,但是我至少还是喜欢车的,这两年一直都混在越野圈子里,路虎卫士圈、陆地巡洋舰圈、奔驰G圈、猛禽圈……

有结果吗?

其实,我不大适合混圈子,因为我从来不主动跟人聊天,见面也不加微信,别人若是跟我好我就跟他好,他不跟我好我也不会跟他好,管你是谁。

他们觉得我高冷,自负。

其实,他们不知道,他们给我的感觉,也是如此。

但凡是稍微优秀一点的人,其共同属性就是自信,只是自信的表现方式有所不同,情商高一点的,特意表现的很谦虚,仿佛不那么自信,而情商低的呢?则表现的有些直接,仿佛成了自负。

但是,无论表现与否,有一点是事实:内心深处是自信的。

我摘抄过一段话:我认真观察过那些活得很快乐、很成功、很令人羡慕的人,他们身上有一种共同的品质:非常自信。是发自内心相信自己很特别、很动人、很值得这一切,一点点怀疑都没有。就是要那样自信,才会成为发光体,吸引别人成为自己的卫星。

越野,我可能不是那么自信,但是在我自己的领域里,我是绝对自信的,例如安全驾驶、写文章、搞定投、骑单车……

自信到什么程度?

这些领地就是我的,我是真正的王者!

我不服任一挑战者,只要我在这个领地,就没人能撼动我的位置,不是凭空吹的,咱有事实好吧?

这样,自然会感染人。

我这种性格,在一个圈子里很快就成了榴莲,一类很喜欢我,一类很讨厌我,就是没有既不喜欢也不讨厌的,喜欢的人觉得小董这家伙有才华有思想,值得交往,不喜欢的人呢?觉得这家伙整天装B,吊儿郎当的,穷的叮当响还仿佛自己是亿万富翁。

玩越野,投入是比较大的,我一个月买了两辆车,花了130万,今年几乎就没在家待过完整的一个月,到处跑,天南海北的,每个月在路上花个三五万是常态,我都有些吃不消了,整天想着如何从读者身上薅羊毛,再不薅就吃不上饭了。

路上,每个人不是谈心嘛,他们问我收入,我使劲吹了吹,一年百十万吧,他们觉得太少了,凭你的才华,咋能才这么点收入呢?何况你这么点收入咋支撑起你买这么多车的?

觉得不可思议,甚至觉得我低调、内秀。

我们有个副队长,老大哥,他挺可怜我的,意思是他有个业务问我有没有兴趣做做,能赚钱,但是呢,有两点短处吧。

第一、需要一定的审批资源。

第二、与殡葬有关。

我是何等阳光和高贵的人,咋能干这个呢?

回来后,他还是坚持让我过去参观一下,看看是否有兴趣,赚钱肯定没问题,而且比较偏门,涉足的人也少,也持久,干到自己死都没问题。

我回家商量,所有人反对,我爹的观点是,咱宁愿勉强吃饱肚子也不能用这种方式去实现大富大贵。

我咨询了一下大领导,大领导只问了一句,只有心理风险和道德风险没有法律风险是吧?

我说,是的。

他说,为什么不干呢?你把自己与事业分离,你是你,事业是事业,不划等号,有何不可?

后来,我还是把自己说服了,是被本地一位女读者说服了,她总是怂恿我多去赚点钱,她说她喜欢开着大G游山玩水的懂懂,而不是穷酸之乎者也的懂懂,那我就去干!

批手续比较麻烦,找了两家高能量收费天价的中介都没跑下来,后来我自己去跑的,光济南就跑了七八趟,得到了不少读者高人的帮助,牛哥旁观了全程说了一句:其实你也不知道你有多大能量。潜台词就是,你也不知道你读者里都有什么角色,完全是一个金矿。

干活,就不难了,咱不懂无所谓,有懂的,最棘手的其实是处理群体事件,就是偶尔要对付一些刁民,例如你选了一个山,而山旁边有个小区,小区的住户去阻拦,刚开始还很害怕,后来就麻木了,因为我摸透他们的心理了,他们只是忌讳而已,不是什么切身利益,所以坚持不了几天也就放弃了,他们自己也把自己说服了,安慰自己,这说明什么?这里风水好!

我一个月能赚过去一年的收入,可能还要多。

我昨天发了个朋友圈,秒删了,我怕自己成了田朴珺,我说我自己小有名气时,有社会头衔时,开豪车时,貌似都很有成就感,但是内心不够静,总觉得充满着焦虑,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焦虑,可能是对未来充满不确定性吧。

一直到有一天,突然有了一份小小的事业,特别的稳定、持久,才发现,内心突然静了下来,看自己,看别人,都不一样了。

就是在一瞬间,突然把“物质需求”放下了,例如想想深圳的房子,一套不过1000万,想买,攒一段时间就能买上,法拉利也不过如此。

这段话谁跟我讲过?

从云南回山东的路上,杨文剑也跟我这么讲的,他说之前觉得深圳房子遥不可及,事业做起来后,突然觉得深圳的房子1000万也不过如此。

吹完牛之后,他就买上了,全款付的!

唯一觉得有疙瘩的事,就是那些刁民诅咒我,说我做缺德事,不得好死。

这无所谓,我也会自我安慰:你们诅咒要是灵验的话日本不早就灭亡了?!

那个劝我的姑娘又继续怂恿我了,她建议我把稀缺的领域的证办一遍,能办出几个算几个,这个比深圳房产更值得投资,她坚信,这些证未来都是天价,她为什么对这些如此的敏感?

因为,她家就是靠这个起家的。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关键词:

<< 上一篇

杜撰

下一篇 >>

卤水点豆腐

网友留言(0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