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天赋

村长,经营着一家饲料搅拌站。

能开工。

但是,没料。

现在这个节骨眼很重要,若是他不供料,那么周围的养殖户就全挂了,他们挂了也就不会付他的饲料款了,所以他必须要找到料。

乡镇上,找不到。

他委托我问问县城里的粮食贩子。

我们县盛产食品,有N多粮食贩子,从全国往这边贩粮,但是呢,我认识的多是收票的,例如你拉了一车玉米来,食品厂要压你15天的款,而你着急走,我可以把票给你收来,但是要扣你一定的比例,赚这个点。

有点类似承兑。

村长已经不挑了,就是不管是玉米还是小麦还是大豆,只要有一样就行,别让鸡鸭鹅饿死就行。

我当正事去帮着打听。

没打听到货,倒是打听到了消息,消息就是国家肯定马上就会推出政策,不允许封路,要逐步复工跨区客运,也不允许封高速之类的,你想想,一旦基础的农副产品断了,那还了得?

一只鸡200元,你还吃不吃?(最近正好相反,我刚才看了一下今天的屠宰价,一只鸡6块钱,不是手工费,是鸡肉价格,1块钱一公斤。)

仅存的粮食、饲料早都被附近养殖户抢购了,我帮着打听到了一些下脚料,就是食品厂弄下来的,可以拿来应付一下,但是价格也不便宜,我让拍照给我,我再转发给村长,由他自己决定。

村长顺便让我从酒厂给买点酒,就是散酒,应该达不到75度,没办法,现在大家都用这个,就当安慰剂了,超市都在卖。

买了200公斤。

应该是整个社区采购的。

我们社区很大,分几个村庄……

到了村口,值班的是邻村的,不熟悉,不让进,我说了理由,也不行,我说了我爹的名,还不让,理由就是只要不在这里住,就不能进,即便进了也不能出。

我给村长打电话。

村长让我把电话给值班的,值班的不敢用手拿,用登记的本子包着我的手机,看来村长官也不够大,被拒了,值班的说了一句:你别难为俺了。

村长说自己出来。

他的料厂离卡口还是有点距离的。

等了好久。

一过来,先嗷嗷的把值班的训了一顿,其实是表演给我看的,我是理解的,我把酒精给卸下来,把单子给他,他说暂时没钱,到时让村里会计把钱给我。

我说,可以的。

他说,看新闻了吗?跟你的判断差不多,现在国家层面要求复工,不允许农村封路了,先保证养殖户。

我说,所以,你别担心了。

他说,落实很难,咱这边昨天刚下了文,要求所有社区封闭式管理。

我说,不会的,除了湖北外,整体都是放宽的。

他问,你觉得这病毒啥时能完全清除?

我说,按照目前的感染基数来看,大概率是永远都清除不了,最终就是与人类共处了,说的小一点就是类似疱疹,说的大一点就是类似乙肝、艾滋病。

他说,那还了得?

我说,这是我个人的预判,另外时间一长会有相关疫苗上市,冠状病毒爆发是医学界早就预期到的,只是没想到是这种方式爆发的。

他说,柿子(西红柿)你要不?我给你摘点吧,都烂棚里了。

我说,不要。

他说,我这一把,至少损失30万。

我说,人家欠你的,又不是你亏掉的。

他说,养殖户没钱给,你还能去掐死他?上次猪瘟,X家庄那钱哪给?他就是没钱你也没办法,就是天灾人祸,我要是知道是谁吃的蝙蝠,我直接活剥了他的皮也不解恨,草他娘的,你说你吃个那玩意干啥?

我说,说这些没用了,我觉得正月十五就是个转折点,别急,没事。

他说,你说的轻巧!

我顺路想去看看我入股的养殖场老板,他是我老乡,相邻乡镇的,他已经回来好几天了,但是他很不幸运,他所在的邻村有个疑似病例,现在周围几个村都是高度紧张,出不来,进不去。

我开车到了他村口。

不让进。

我给他打电话,他步行到村口,我们隔着5米说了会话。

我说,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个养鸭的,大头他爹,这一波亏六七百万。

他说,咱这一波也至少亏300万,宣布武汉封城那一天我就让工人把鸡苗全埋了,我就知道肯定全国戒严。

我说,要让和尚说说你,你应该下地狱。

他说,我还下他娘个蛋,裤子都赔掉了还跟我拉这个?(拉,拉呱的拉)

我说,全国农副产品零售都涨价,为什么期货都在跌?

他说,是预测工业需求下降。

我问,这一波行情,你觉得会多久复苏?

他说,目前来看,至少一年半,也就是到2021年夏天,这期间不是说没有机会,而是咱要减少产量,少参与,跟你说的股市是一个道理,平稳期大家是赔不了钱的,就是大涨大跌才是大家赔钱的时候,养殖这个行业也是如此,大家现在都在止损,市场行情起来呢?都满负荷上,然后又亏损,上次我不是跟你讲过嘛,咱这边一个养殖户,200万只鸡,一只亏9块,一把就是1800万没了,一年你赚还能赚多少?

我问,2003年的时候,是什么行情?

他说,大家都拿今天跟2003年比,其实不能比,2003年大家哪知道什么杠杆?买房子都全款,我是2002年买的房子,记得很清楚,全款买的,现在呢?各行各业都是高杠杆,鸡棚是贷款盖的,汽车是贷款买的,整个社会工业停滞两个月,到时你看看吧,雷炸到最后都是卖房止损,地产一挤兑,金融危机就爆发了,你的判断是合理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复工,消除恐惧。

我说,地产行业应该危机最重。

他说,小的地产公司,死就对了,本身就应该淘汰掉的,大的地产公司影响不大,因为主要使用的是国外债券,短期内没有兑付风险,密集期在明年夏天,这波最危险的是吸收社会存款的那一类。

我说,你自己注意点,你要是挂了,这个时间我都不能来给你送行了。

他说,就咱这体格,跟个驴差不多,上次我不是跟你讲了嘛,我发烧到了39度多,三天没退烧,换了三种药,后来去做了CT,跟这次非常像,医生就问我有没有接触过活禽之类的,很敏感,我说自己是搞养殖的,当时就推测是禽流感,我同学在X科干副主任,你也认识,他总吓唬我,问我是不是出去胡搞了?说这个症状跟艾滋病很像,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吓的我两天没睡着……

我问,没注射免疫球蛋白?

他说,注射了,一会我把门诊记录发给你,你把我名字打马赛克,你要发出来能把你身边人都吓跑。

我说,行。

他说,你记得不记得有张照片,第一批军医去武汉前,每个人注射了一针疫苗?

我说,我可喜欢那个穿军装的医生了。

他说,我也喜欢,她注射的就是免疫球蛋白。

我说,现在市场上买不到。

他说,我有兽用的,你用不?

我说,滚。

他说,过几天我出狱的时候,去找你喝酒。

我说,行。

他说,我对这一切都很乐观,这是很神奇的时刻,我们见过他人未知的事物,我们在经历着历史,记录着未来。(有时,他说话就是如此的正式。)

我说,有道理。

他说,任何事情都是两面的,我同学在殡仪部门,他跟我讲,这个春节是死亡率最低的,交通事故少了,酗酒的少了,甚至连心脑血管的病都少了。

我说,都吓的不敢死了。

他说,生死由命,富贵在天,顺其自然,活在当下。

我说,适合当作家了。

他说,你别说,我还真想。

我说,你行,东莞也没少去。

他说,骗人是狗,去是去过,但是从来没去体验过,因为每次都是带着你嫂子去香港,路过,等咱有机会单独去的时候呢?没了。

我说,你要是需要什么,跟我讲,我给你送。

他说,我就是不想出去而已,想出去,我骑摩托车从小道就出去了,也没啥需要的,在家看看书看看电影挺好的。

我问,养殖场那边去了吗?

他说,去不了,咱这边封村,那边也封了。

我问,值班的呢?

他说,一切正常,现在没养多少,料到月底没有问题,咱自己有料场,也有足够的粮食储备,主要是咱不是埋了一大批鸡苗嘛。

我说,你实在忍不住了,可以去找我玩,我陪你骑骑摩托车,不接触就是了。

他说,我觉得现在挺好的,不用喝酒,不用应酬。

我说,我也觉得是。

他问,有什么好看的电影?

我说,你适合看文艺片,你可以看看冯小刚的《只有芸知道》,顺便看看新西兰有多美。

他说,新西兰我去过两次,南岛你去过吗?

我说,没有。

他说,南岛才漂亮,《魔戒》就在那边拍的。

我说,还有一部电影很值得看,顾长卫的《立春》。

他说,我看你朋友圈发的了,这部电影我看过了。

我说,那再看一遍。

我朋友圈发的啥?

立春那天,我发了这么一句:每年的春天一来,我的心里总是蠢蠢欲动,觉得会有什么事要发生;但是春天过去了,什么都没发生,就觉得好像错过了什么似的……

这段话就出自《立春》。

他问,你们什么时候去穿越无人区?

我说,疫情结束吧。

他问,我跟着吧?

我说,我至少已经答应十个人了。

他问,我买辆车跟着可以不?

我说,都是这么说的。

他说,我觉得,一辈子一定要去体验一下。

我说,我不是跟你讲过嘛,在那里就一个感觉,这是地球上的另外一个星球,仿佛从未有人踏进过。

他问,有危险不?

我说,不能说完全没有,有概率,但是问题不大,有些陷车都是人为作死,能不能过你心里没数吗?我在无人区的时候没有遇到过危险,无非就是陷了几次,还有就是害怕,特别是翻过一些丘陵时,在翻过的一瞬间是什么都不知道,完全靠蒙,但是你要这么想,风化形成的丘陵是不会有垂直面的,一定是斜坡,所以大胆地过就可以了,我真正遇到的危险是出来以后,去阿拉善玩的时候,感觉无所谓了,胆子大了,差点翻了。

他问,陷了怎么办?

我说,我们有个原则,就是一陷就停,不刨,然后两台车用绞盘救一个,一救一个准,当时我拉了一车水,总是陷,他们嘲笑我技术不行,其实就是车太重了,他们轻松过的路面我一过就陷。

他问,那轮胎不是很费?

我说,新车,回头我开来你看看,看着轮胎没变样,你仔细看看,全跟用刀片割过一样。

他说,前些年,我就是杂事太多了。

我说,当老板搞好思考与决定就行了,别整天蹲在那里,没用,你看看我那些车友,哪个不比你有钱?你能有一个亿?

他说,负债一个亿。

我说,人家天天四处乱窜,也没见人家穷,咱天天蹲家里,血穷。

他说,你最自由。

我说,我老婆比监狱长还厉害,我还自由?

他问,有没有骑摩托车穿越的?

我说,有!但是必须有后勤保障车,我上次不是发视频给你了吗?我们跟上海一支宝马车队一起穿越的阿里大北线,其中还有位女骑手,我还录了个视频发到了抖音上,几十万的播放量。

他说,那个我看了,心潮澎湃。

我说,那个才是高危险的,我开着车都觉得害怕,他们只要摔倒,基本就一次机会。

他说,机车爱好者就喜欢这样的挑战。

我说,我们几乎是穿插着带路,一到检查站,他们比我们跑的快,一到路上我们比他们跑的快,只要碰到就打招呼,我们车队里也有两个是宝马机车玩家,还去跟人家交流了半天。

他问,你没去?

我说,我算个毛啊,我连挂档都不顺溜,你没看我平时都骑自动档,别去献丑了。

他问,我买个什么车跟着?

我说,不用买,真去的话,帮我开车就行了,济南牛哥前几天也提起这个事,意思是他要买个陆地巡洋舰一起去,5.7KDSS那个,我不让买,我觉得买了没意义,坐我车就是了,我正愁着找人帮我开车,我现在战斗力不行了,年轻的时候自己干1000公里没问题,我现在要是没人跟我说话,200公里就呼呼睡着了。

他问,4.0的那款如何?

我说,鸡肋,连鸡肋都算不上,车太重,动力太弱,一起出去玩,几乎就是频繁救援它了,我觉得真的想玩,买个4.0最高配的霸道也非常好,我们上次去无人区头车就是这个,车轻,油耗低,性价比高。

他问,有没有那种天天在路上的?

我说,很多。

他问,抖音上的那些呢?

我说,那些多是当事业了,就会比较累,很多人就是纯粹的玩,拍不拍视频都无所谓,你去沙漠看看就知道了,沙漠都堵车,各类大神多的是。

他问,有没有拿奔驰G越野的?

我说,我身边那哥们就是啊,就是那个找你买白条鸡的,有印象不?而且是新款G63,全国前几辆,不舍得的原因只有一个,钱不够!

回家路上。

媳妇给我打电话,让我抓紧回去,说是马上就不允许车辆进出了。

我说,知道了。

回家,停好车,翻了翻微信,他把高烧和处方已经发过来了,但是我想了想不能发,有些玩笑可以开,有些玩笑不能开。

我若说我发烧了,最近一个月跟我接触过的人,都觉得恶心。

就如同出门了老半天才发现自己踩了狗屎一般。

恨!

我回了一句,我先不发了。

他说,行。

又发过来了语音请求……

我问,又咋了?

他说,你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个杀鸭场不?当时是报价1000万,我们这边出500万,他借给咱500万,等于咱拿500万可以接手,现在你知道他卖多少钱吗?700万,依然愿意借给咱500万,等于200万可以接手。

我说,你出500万现金,他马上给你。

他说,我就是这个意思。

我说,没有太大意义,那个乡镇民风一般,其次,他本身就是个危险分子。

他说,咱要了也只能是等行情一好接着卖。

我说,你要敢这么操作,他能杀了你。

他说,不至于。

我说,千万别惹他们,那都是有名有号的人物,上次被查住了车,他一个大耳刮子扇过去问:你认识我不?

他说,那都是江湖演绎。

我说,不是,我一个小朋友是当事人之一,他跟我讲的。

他说,你要有兴趣,过了元宵节咱去看看。

我说,对于那个街上的人,我是坚决不打交道,我不是有个摩友嘛,他爹在那边就是最牛B的,别说见了他爹了,见了他我都害怕。

他说,什么年代了。

我说,不得不小心。

其实,他也没有太大的动力,大概率也不感兴趣,可能是对方找到了他,他顺便跟我讲讲,无论股票还是投资,只要是抄底行为就容易抄到了腰上,一年就回本的玩意为什么非转让?难道这个问题不值得思考吗?

最近股市反弹的很厉害。

我觉得也是回光返照,虽然我们也在里面玩的兴高采烈的。

谨慎的,都是在做T

就是见好就收。

真正进去抄底的是什么人?

小散们!

一定会继续下跌的,理由是什么?

这就如同一个人参加武林决斗,挨了一掌,没倒下,还能走两步,抱拳鞠躬告辞,大家觉得这家伙真牛B,纷纷看好他,其实他已经受了内伤,短时间是无法康复的,所以等这一波过去,肯定是持续阴跌。

跌三五个月都算短的。

就如牛哥所言,即便还有牛市,也至少要推迟两年。

现在能做的,就是深挖壕,广积粮。

等着吧!

在家,看球友群里在争论一件事。

就是我们本地第一例出院的到底是不是中医疗法治好的。

小良几乎是孤军奋战。

这是必然的。

原因有二。

第一、整个队伍里,现代医学派就俩人,他和我,我不发言,没人会支持他,而其他人呢?几乎都是服用中药的阵营。

第二、我是不会发言的。

前段时间,因为我对疫情的预测,导致几个球友生了闷气,把我拉黑了,我要是怨妇的话,那我能说的可多了,穿着我送的衣服我送的鞋,最后偷偷的把我拉黑了?

但是我原谅了,我觉得无所谓,就跟小孩子似的,太情绪化。

都是快50的人了,再去玩小孩子的游戏,就没意思了。

人家生咱的气,咱要多包容,另外,在县城是不能得罪人的,马云是不怕得罪的,但是县城人你要是得罪了他,他真的会打你一顿,武力还是最常见的方式。

这东西,其实就是站队问题,你理解的一回事,他理解的另外一回事,平时岁月静好,吃吃喝喝,你好我好大家好,彼此看不出什么意见冲突,无非他喜欢吃香菜你喜欢吃辣椒,无所谓。

真到了事上。

冲突就出现了,这是价值观的冲突。

例如我发现身边一些平时看起来底蕴也不错的朋友,在这场瘟疫面前露馅了,每天都在转发大量的文章、新闻,我就很好奇,你咋这么脆弱?这么容易被新闻牵着鼻子走?

你生活没有半点焦点?没有半点自我?

当然,他们对我是不满意的。

有的可能直接删除,有的可能不好意思删除,我写了一句话,其实是鼓励他们胆子大一点的,不喜欢就要删除,我是这么写的:大到经济环境,小到个人的小生态,稍有不顺就悲观厌世,恨周围所有的人,这样的人是生活的灾难。不成为这种人,远离这种人。疫情是个好机会,筛一遍自己的圈子。

我私信了一下小良:别说话了,否则以后你没法去打球了。

他说,我让气着了。

我说,若是中医疗法管用,那这个人也能自愈,若是中医疗法只是辅助,那么喝热水也起作用,不需要争论,不需要科普,你永远要记住,你是这个群上唯一的高学历。

你为什么非去跟人家争呢?

有意义吗?

除了让别人讨厌你!

这都是我们成长的机会,也就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不是让我们勇敢地去站队,而是让我们学会沉默,任何试图在风口浪尖出风头的,无论初心是什么?最终都会被踩在脚下的,因为老百姓最热衷于两件事,塑神、倒神。

所以,你想想,谁在这次战役中封神了?

你还要想想,谁试图出过风头?

武汉病毒研究所?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

这两家,肯定都后悔了!

别说他们了,任何人都经受不起显微镜般的吹毛求疵,你只是一个人,一个普通的人,你的生活、学习、工作,不可能面面俱到,不可能从小到大没淘气过,没作弊过。

别轻易出头,因为驾驭群体是最难的。

我身边有个文艺青年,不善言谈,喜欢写诗写散文,是他连襟把我介绍给他的,意思是你可以关注一下这家伙,他在全国都有读者。

然后就加上了。

加上之后呢?我觉得他还有点较劲。

可能是骨子里的文人相轻。

他轻我是正常的,我轻他就不正常了,因为他太弱小了,没有半点威胁性,使我想起了之前我们店里的那个小姑娘,她男朋友来,我们约着一起吃饭,他在前面带路,我在后面跟着,他开了辆科鲁兹,路上就是憋着一股劲,就是一有机会就是地板油,我不跟吧不合适,我跟吧,他越来劲了,以为我要超了他。

真是个戏精。

自己演内心戏……

这个文艺青年把自己的博客发给了我,说是让我指点指点。

那我可真不客气了!

文章写的很范文,就是一看就是高分作文,但是在这个时代,没有市场,虽然说没有市场不代表没有价值,但是你要反过来想,连看都没人看,你写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没人看不代表你写的不好。

说明你有一门功课不行,催眠力不行,就是你不能把自己的想法输入到大家的大脑里,没有建立链接。

像什么呢?

你看郭德纲上台,全场瞬间安静了。

天线都打开了。

等着接收信号。

那个小郭德纲呢?济南的那个,山大EMBA同学会的班长,长的格外像郭德纲,我去听了一场他的相声,他各方面都很好,基本功,长的也的确像郭德纲,发型也像,口才也像,唯一的短板是什么?

频道没调好。

他在台上说他的,下面都在玩手机。

仿佛压根没有演出。

根源是什么?

没有同步,没有催眠,没有把大家带入境。

你说的可能很好。

对不起,没听见!

我提了两点看法:

第一、必须要打开视野,就是你不是县城人,而是地球人,县城只是你的落脚地,但是你的触角是全球的,这个是需要你做大量的行走,你看哪个诗人不是游遍了大江南北?

第二、定位要准确,若是只是想当个文艺青年,抒发一下自己的情怀,自己哄自己开心或者哄那么三五个女人团团转,现在就已经足够了,若是想当饭碗?

我的建议是转行!

兴趣与职业是两个概念。

全县100万人口,喜欢唱歌的并且能算是唱的不错的至少有1万人,这些可能还接受过专业训练,但是能当职业吃上饭的?

找不出两个。

写作也是如此。

除非?

你有着绝对的天赋,你有着绝对的痴迷,几十年如一日,那还是有这个概率的,例如朱之文,朱之文也是比较幸运的,能被发现,若是不被发现呢?

他就是生活中的LOSER

类似的LOSER很多,村村都有。

说的通俗一点。

就是你的特长,放到你们小区可能很长,放到全国,就很短很短,每个领域都有天赋型选手,就是他的起点已经是你奋斗的终点了,怎么竞争?

别看的很烂。

就我这水平?

即便是山大文学院毕业的本科生,再潜心修炼个十年八年,都未必能写的出来,我不是夜郎自大,而是实事求是。

这就是专业和天赋。

上天给的饭碗。

我推荐的那部电影《立春》讲了个什么事?

就讲了这么一件事。

你的特长,并不长。

我认为,没有特殊的天赋,就好好赚钱吧,毕竟这是一个对天赋要求最低的领域,是人就能赚,科学家能赚农民工也能赚。

特长人人有,就是藏哪里了,不知道。

很多女人是结婚后才知道,自己的尾骨特别突出,还是老公告诉你的,你这个咋跟别人不一样?人家的都是朝里的,你的咋是朝外的?顶的我生疼。

不胡说了,言归正传,我之前特别喜欢在知乎上看张巨涛的文章,他只写搏击类的,在尾处总喜欢留一句:有场地有手套,想切磋随时欢迎。

我就喜欢他这股自信劲,狂的很内敛,很文艺。

他是专业选手,拿过冠军的。

其实呢,每个领域的王者都很自信,甚至很自负,这也是一种斗志,只是传统文化不接受这些。

你看NBA,每个运动员都跟野兽似的。

你看CBA呢?

全耷拉着头!

人,要找到自己的天赋,并且对自己的天赋有着绝对的自信。

很简单,不服,来战!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关键词:

<< 上一篇

总结逻辑

下一篇 >>

原来如此

网友留言(0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