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

昨晚没睡好。

半夜,两点半左右。

楼上吵醒了我。

应该是几个孩子在打游戏或看电视,时不时的吼一嗓子……

我把耳塞找了出来,戴上。

还是不行。

因为,他们时不时的跺脚。

我想打电话给物业或110,想了想,算了,毕竟是楼上楼下的邻居,大半夜的这么搞,会结下梁子,咱多忍忍就是了。

这耳塞是我买了专门对付媳妇的。

写文章需要绝对安静,家里很难做到这一点,因为媳妇没写过文章,也不懂这些,所以依然我行我素,听演讲啊,看电影呀,唱歌呀,跳舞呀。

戴上后,楼上依然很响。

被吵得睡不着,我拿出手机,刷了一下新闻,成都地震了。

人,都是越来越麻木的。

若是四川从来没地震过,冷不丁的来个五级地震,可能志愿者们又开始纷纷行动了,可是有过汶川大地震,一看才5级,不值一提,算了。

这就是同情疲惫。

情绪有限,需要疼的地方太多,暂时顾不过来了。

我一翻身,发现媳妇还在看手机。

没睡。

我说了一句,楼上在蹦迪。

她说,关你什么事。

我说,我睡不着。

她说,那还是不困……

我放下手机,努力睡去,努力前思考了一个问题,我需要换房子了,并且要列入近两年计划中,因为今晚的事使我照到了镜子,我们对楼下太不尊重了,本地人睡觉都早,一般10点就入睡了,而我们家12点依然灯火通明,关键是媳妇是四川人,四川人对什么都大大咧咧的,例如门关的山响,走路带风,挪动桌子椅子从来不会考虑什么楼下有人,有段时间晚上11点在卧室里跳健美操。

我们这素质,就是农村人的素质,不适合居住在楼上。

是真不适合,楼上邻居应该也是农村来的。

我要换个什么样的房子呢?

公务员小区就可以,我可以买2+1,就是把顶楼两户买下来,然后选一户自己住,另外一户闲置,我们自己住的那一户的楼下再买下来,也闲置。

这样,不会被别人打扰,也不会打扰到别人。

能否跟媳妇商量一下改一下?

不可能。

骨子里的东西,不可能改!

不是改不改的问题,从小到大没住过楼房,没有这个概念。

我觉得对楼下邻居特别内疚,我们彼此又很熟悉,她的素质决定了也不会上门提醒,这个春节唯一遇到的邻里矛盾,还是我去给协调的,就是因为楼上声音太大,楼下去提醒,吵起来了。

半睡半醒中,我在想,我能否召集开个家庭会议,一起讨论一下呢?

不能。

因为,我一提议这个事,媳妇就觉得我对她的素质进行了怀疑、攻击,直接就回来一句:你心疼楼下,你去跟人家过去啊?!

商量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只能用改变住房的方式去改变这种格局,就如同专家提议,如何预防飞机、火车上病毒人传人,隔一个座位。

我也更加的坚信了一点:我们不该去深圳。

会给深圳减分的,一个坐后排从来不系安全带的人,一个不顾忌左邻右舍的人,一个过马路都不看灯的人,深圳不该欢迎。

什么鱼就该在什么水层。

别乱窜!

我有幸参观过本地一些朋友的家,就他们的生活品质,我们有生之年都达不到,其卫生、品味、习惯,真跟我去的日本女生住的公寓一般,每个角落都干干净净的。

再对比我们自己的家呢?

比一般家庭要好,但是一看就是农村出来的。

有一年,我认识了个小护士,骨科的,开了辆路虎极光,父母是做生意的,小护士能喝酒,能把我喝的在地上打滚,你说该多大的量吧?原本是想把她喝多了想好事,结果我把自己喝多了,次日醒来,手机不见了,钱包不见了,都被她拿走了,她装自己包里了,帮我保管着,说我喝多了酒,非要给她钱……

很大方的一个女孩,那晚我们俩喝了两瓶芝华士,1800元的套餐,应该也是假酒,她买的单。

现在回忆起来,我可能只记得她的小酒窝了,笑的特别甜,我们俩认识的起因还是很神奇的,当时是做一个脚趾手术,需要做一些术前准备,咱不好意思的,脸都红了,我说你给我,我自己来。

她扑哧就笑了,意思是看起来你也不像那么正经的人,咋这么害羞?

我不习惯!

拆线、康复、喝酒,一来二去熟悉了,熟悉了之后她喊我去过她家,她自己的房子,自己住,不知道有没有男人,可能有,可能没有,具体我没问过,家里收拾的非常干净,干净到什么程度呢?

我都怀疑有洁癖。

沙发坐过以后就要擦,裤子不换不能坐床上,那我就穿一条裤子来的怎么办?

咋还有这么贤惠的女人呢?

看喝酒嘛,仿佛是个小太妹,看生活呢?仿佛是个贤妻良母。

前几天,我还遇到了她同事,她同事知道我们俩好过,问我还有联系没?

我说,基本没联系了,QQ很少用了,微信没加上,另外人家结婚了,咱别添乱。

她问,需要我推给你不?

我说,不用了。

聊起睡没睡过的事,说真的,我都忘记了,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偶尔残留的印象就是早上醒来在她家,我在沙发上,她在床上,那段时间关系是很好,至少在清醒状态下我没有动过她,她还是气场很强大的。

没有印象,就是没有睡过。

我曾经问过她,就是有没有病人突然起立了?

她说,有。

不仅仅是操作过程中可能有,还有可能是昏迷状态有,例如病人昏迷了,早上你去看看,也是备战状态,若是持续这个状态呢?

对身体不好,需要放血!

你说说,那么好的东西,让你们见了多少啊?

你们是活值了!

大鹏,四川人,山东女婿,可以这么说,我们俩是正好反过来了,我媳妇是他那边的,他媳妇是我这边的。

经常是这样的,他来山东了,我去四川了。

今年,为什么我没去四川呢?

因为,娃钢琴比赛出线了,要去北京演出,时间几乎跟春节重合,我跟媳妇讲,我也不帮着买东西了,我给岳父岳母1万块钱,略表心意,祝二老身体健康。

我把钱转给了媳妇,至于媳妇有没有转给他们,我没再问。

还有就是考虑从北京演出之后,媳妇和儿子去芬兰游学,我在家玩耍,我是不愿意出门的,因为这些常规线路我都走过一次了,每次媳妇都骂我,你看看人家都是父亲带着孩子,哪有你这样的?什么都不管。

我咋不管?

钱不都是我出的吗?要多少给多少。

因为这次瘟疫,都取消了,我觉得挺好,都在家安安静静不好吗?宁静才是最奢侈的,咋总是想往外跑呢?

大鹏一家呢?

则来山东了。

年前碰了个头,给了我们一些腊肉、香肠,我送了四只鸡给他们,鸡都是自己养的,老鸡,活的。

当时我问大鹏什么时候回去?

说是初五。

昨天,突然联系我。

啥?还没走?

说是没走成,至于是什么原因没多讲,是被隔离了?还是车次取消了?

他找我是需要我帮忙,他岳父所在的村子封路了,本村人不允许进不允许出,像他们一家这样的客人呢?允许出,但是不允许送。

送就代表还回来。

问我能否帮着找个车?去村口迎接一下。

我说,我想想吧。

我没敢跟媳妇讲,若是我跟媳妇讲了,媳妇会安排我去的,这里面有很多问题,县城各个高速口都封了,他们一家要去青岛坐飞机,我若是去送,我就回不来了,我帮着找车?

现在没有人敢跑!

我给回了个电话,大体意思是现在县城这边封城了,进不来,出不去,没有车子能到你那边,我的建议是让你小舅子跟村长协商,看看能否把路打开,让他出去送你们,回来再把他隔离就是了,把门给焊住。

这是唯一的办法。

挂了电话,我在想,早上还吃人家的香肠了,人呀,真是塑料友情,我是完全可以去送他的,但是我权衡再三,不去了,觉得大鹏对我不够重要,还有就是我要考虑回程怎么绕路,要从雪山后面的村子里绕出来,村子未必让过,到时还惹麻烦,算了,别给自己找罪受了。

这个时候,只有亲情能战胜恐惧。

外人?

都别指望了!

使我想起了牛哥那句话,人落水的时候,别喊朋友,朋友还是朋友,一喊,朋友都没的做了。

在瘟疫、破产面前。

人人都是自保状态,当你落魄时,你不要责怪朋友忘恩负义,这就如同你今天从武汉来,亲爹亲娘都要举报你是一个道理。

其实,我们也是在读书

读历史。

是不是似曾相识?

上次去山大,听作家讲座,作家是历史系出身,有读者问了一个问题,就是学历史能改变我们什么?

作家是这么回答的:学历史并不会改变什么,人们只会发现自己在类似的情况下,一次次基于实际需求,做了类似的选择。

事后,感慨一句,原来如此!

说起“原来如此”这四个字,我想起了大胡子,大胡子自称杂种,他妈是本地人,他爹是尼泊尔人,也不知道是尼泊尔人还是西藏人,反正是那个区域的,他妈是教音乐的,大胡子是搞音乐的,自己搞了个乐队,还写歌啥的,说“乐队”还发音不大准,叫“弱队”。

喜欢玩摩托车。

穿的也邋遢,总感觉跟要饭的似的。

但是,大家很喜欢他,各界名流,他都熟,我记得某作家来我们这边采风时,他还过来敬了个酒,那时苹果手机刚流行,他就拿了一个,敬完酒,把手机往裤兜里一揣,然后手机就从裤腿里掉了出来。

就这么个奇葩。

大胡子的老婆呢?

也是本地人,就是完全的本地人吧,正常人,而且还有一官半职,应该算是个体面人,你都很难想象这俩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大胡子儿子结婚时,我去开的婚车。

当时,他并没找我,是我主动请缨的,我说我帮着开婚车,他说了一句,使不得,使不得,咋能让你当车夫?

大胡子这种人,大家对他的评价就是两句话:

第一、有才、个性。

第二、人畜、无害。

这种人从小就不知道什么是规矩,吊儿郎当的,就是标准的艺术家范,只是可惜生活在一座小县城,若是在北京在上海,弄好了就是窦唯,弄差了就是沈大师。

他是那块料。

其实,我也有这个范。

但是,我的成长环境不行,接受了太多世俗的标准、约束,内心狂野而按部就班,就是很多东西若是我抗争一下可能就有改变,例如我对媳妇的要求,我若是真的强硬了,她也就改了,可是我总是不忍心去惹她生气。

还是总是想着和谐为主,一味的谦让。

饭局,把我安排在了VIP位置上,我们那一桌都算文化人,文化人聚到一起时,真正的文化人是什么人?

宗教人士。

咱是研究人的,他们是研究神的。

证婚人是寺院的住持,也在我们桌上,很自然,他就成了主角,其中他讲了一句话,我记忆特别深刻,就是老百姓与修行,就是修行在红尘,一一体验,一一放下,最终感慨了四个字:原来如此!

当时,有人提议,让咱这一桌上素菜吧。

住持说,你们不用考虑我,该吃吃,该喝喝,修行这件事,在于自己,不在环境,肉都是自己吃下肚的。

有人问住持会算命不?

住持说,不会。

又问,那到底有没有六道轮回?

住持说,学佛不是为了转世。

又问,有没有宿命说?

住持说,我认为,有!宿命并不神秘,宿命就是人被卷在自己思维和行为的漩涡里,转啊转啊转啊,越转越出不来。(分段)昨晚,睡前我发了条朋友圈,内容是这样的:我推测,全国范围内,除了湖北外,其它各省会逐步调整策略,不再严防死守,而是顺势而为,尽快的消除恐慌,逐步复工,相比瘟疫而言,经济断崖才是真正致命的。

众人,基本不认可。

理由是,他们那边,又加强了。

我们这边也是,今天开始封高速,封省道。

但是,大的方向,特别是山东,我认为是逐步宽松的,若是真的不抓紧复工?

一个雷接着一个雷。

我作为旁观者,我觉得整个社会对这次冠状病毒过激反应了,其中很大程度是什么?

舆情推波助澜,反过来催化了各类强化政策。

当时,我的判断有两个:

第一、管控舆论。

第二、消除恐惧。

现在,各个群已经不允许讨论疫情了,至少不允许造谣、偏激类型的。

消除恐惧有什么渠道?

第一、逐步复工,大家开始上班了,也就逐步放松了,你在家里,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我每天去大街上走走,我觉得春光依然灿烂,好像压根什么都没发生。

第二、正确科普。

例如,回形针这次做的视频,一炮走红。

观点跟我之前写的差不多,口罩有用,但是洗手更重要,还有就是从对于我们个人的死亡威胁而言,可对比参考流感,中国每年流感死亡8.8万人,还有就是最后的呼吁,别害怕,别歧视。

在之前的文章里,我曾经N次写过类似的科普概念,就是泛科普,什么热门做什么,但是要有理有据,条理清晰,以科学作为依据。

我是没见过类似的,只是脑子里有这个想法。

昨天才第一次看到了回形针的视频,感觉这就是我想要的,当然从叙事的角度而言,若是我再加入就更完美了,因为我觉得叙事的结构还差点事。

回形针2019年收入597万。

很好!

还有一类科普也很重要,就是从经济的角度去讲述,若是一味的守,会导致什么,例如股市连续下跌,纷纷到了大股东的平仓线,又引发了再次下跌,股市一泻千里,这就如同链锁反应一般,一环扣一环,最终可能引发了金融危机。

冠状病毒可能还没要我们的命,经济危机先要了我们的命。

这些东西,都是有人能看到。

有人看不到。

舆论造成了民众的恐慌,恐慌又造成了舆论的挤兑,舆论又加速了恐慌的蔓延,导致了全球再一次把中国封锁,这完全是没料到的,恐慌蔓延到了全球,对我们经济打击是绝对致命的。

有理性的吗?

很多!

但是,这就如同历史上某个时期。

谁唱反调,谁被揪斗。

谁还敢?

都选择了沉默……

对于我而言,也是瞎操心,因为与我没有任何关系,相反,对我们是利好的,整体收入至少要增长50%,而且从股市而言,会有一波大机会。

这才是真正的黄金坑。

就是给咱送钱的。

晚上,关于股市,我跟牛哥聊了聊。

牛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一个人一辈子都遇不到几次。

我说,咱正好是赶上了中国最稳定、最高速发展的几十年,整天都是岁月静好,其实黑天鹅是历史长河中的常客,瘟疫、战争、饥荒,咱这还只是遇到了一个两个而已,最倒霉的是崇祯,中国历史上气候小冰期、农民起义、大瘟疫、外敌入侵,四样让他集全了,换了谁都无力回天。

牛哥说,我现在是每天定投2万元,决定从今天开始,筹码加大一倍。

我问,持续多久呢?

牛哥说,看疫情发展。

我说,那我也调整一下。

牛哥说,你要两条腿走路,一边定投,一边抄底,抄底资金分成六到七份,不要一次都进去,而是循序渐进的进,等于做了一个超短线的定投,若是你只做定投,等于错过了最好的坑位。

我说,明白。

牛哥做事的风格跟别人不一样,他是扮演双重角色,一方面是制定规则的人,一方面是执行规则的人。

两个角色,分的很清楚。

每天晚上写好操作建议,写在纸上,夹在钱包里,次日压在桌子上,严格遵守。

我现在也学他这么操作。

于是,我在操作建议里临时增加了一条:每天定投5000元兴全合宜,连续投入60个工作日。

也就是大约定投到52日。

可以投入30万。

再差,也能有10%的收益吧?

3万元不多,但是买馒头的话,能买一拖拉机。

何况,我的目标可不止10%,我的目标是翻番,只是需要时间,就如同牛哥昨晚跟我讲的,牛市从不缺席。

这次疫情,内容类自媒体都火了一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试水自媒体,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事在哪?

以后,每到类似的大事出现,总有专业团队在专业科普。

坏事在哪?

过去,不是谁牛谁干,而是谁干谁牛,谁都能科普,地震的时候可以科普地震,瘟疫来时可以科普瘟疫,战争开时可以科普兵器,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未来不行了,滥竽充数的日子过去了。

要有绝对的专业门槛。

就是说,普通人入场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必然是专业团队的天下。

我现在突然觉得,这种炼狱式的体验,真的非常好,这个世界的困难和曲折本身就是常态,一帆风顺才是小概率。

一点小灾小难就把大家吓的忧心忡忡,给我的感觉是一群巨婴,无论是个人还是经济体,都应该随时接受不定期的暴击,这样才能茁壮成长。

这是常识。

只是有的人,太少了。

你再仔细品品我之前说的那句话,泰森讲的,你的战术安排,训练储备,到底体现在哪?

就体现在你挨了一记重拳后的反应。

是应声倒下,还是顺势反击?

周一,一开盘,有个女读者联系我,说自己完了,不想活了,彻底完了。

我问,咋了?

她说,股票亏了。

我问,亏了多少?

她说,5万。

我说,没事,还能起来。

她说,关键是跌停了,出不来,而且本金还是借的。

我问,上哪借的?

她说,有信用卡,有借呗。

我问,咋能借钱炒股呢?

她说,我同学炒股很厉害,一直跟着他炒。

我问,那你工资收入呢?

她说,一年也就是五万块钱。

我问,老公呢?

她说,没有老公。

我说,这个事不好解决,因为我也预判不准接下来是涨还是跌,所以也不能给你很好的建议,但是我觉得涉及到了生死问题了,还是跟家人商量一下,别偷偷的走。

她说,我不想死,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是真的帮不了。

该怕的不怕,不该怕的怕了。

股市这个大赌场比瘟疫要危险上百倍,你见谁怕过?

手舞足蹈的,哼着小曲进去了。

争先恐后。

缺少对它该有的敬畏心。

人,都容易高估自己的自救能力,在没有父母的帮助下,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10万元就是巨大的槛,一旦落到地上,就会开始了新的人生,什么钱都想赚,甚至想干点兼职,原以为自己一分腿怎么不弄个三千五千,结果人家只给三百,你低估了这个领域的竞争程度。

别去玩自己玩不了的。

这种危险,再怎么提醒你,你也觉得小题大做。

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止损、认赔。

而不是有幻想。

幻想是什么?

回本我就不玩了。

不会给你机会的,只会让你越陷越深……

可是,为什么不舍得出来呢?

割肉。

看到这俩,疼不疼?

割了就代表自己认了,承认这笔负债,不割呢?总觉得还有机会。

戒赌比戒毒还难。

姑娘截了个图给我,是她同学建的一个炒股群,同学就跟教主似的,应该是有人在里面抱怨自己亏掉了裤子,发出了一声感叹:真的不能借钱炒股,我借了40多万,完了。

同学在下面跟了一句:任何人都不能借钱炒股,我看到就直接踢了。

教主们,鼓励大家ALL IN

跟那些忽悠我媳妇高杠杆去深圳ALL IN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好在。

我媳妇解决不了深圳户口问题!

我看带她炒房的人正在给她洗脑,跟她讲,最便捷的就是婚票,就是跟当地人结婚……

媳妇试探性的问过我。

我把两眼一瞪:你啥意思?我对你这么好,你咋能有这个想法呢?!

无论炒股也好,炒房也罢,只要是理财属性。

就注定了,基本就是韭菜!

应该说是韭菜盒子,在山东有句俗语,再牛B的香水也敌不过韭菜盒子。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关键词:

<< 上一篇

自己的天赋

下一篇 >>

人分两种

网友留言(0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