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的打赏

我接触的第一款网络游戏叫传奇。

那是2002年。

传奇是收费的,不充点卡玩不了,有点类似今天景区收门票,那时整个互联网都是这个收费模式,包括杀毒软件也是如此,当时的杀毒软件老大是瑞星,我记得一年要100多块钱。

陈天桥因为传奇这个游戏还成了中国首富。

为什么传奇私服那么火?

因为私服不要钱,私服就有点今天网络游戏的雏形了,玩是免费玩,你若是想买装备可以直接联系私服运营主,给他钱他直接在后台给你调级调装备。

那时,几乎每个城市都有几个局域网式的大私服,泰安有个小兄弟是做私服发布的,超有钱,买了一辆宝马Z4,在那个年代,有辆宝马Z4相当于今天有辆宾利,有段时间圆明园的兽首拍卖新闻很轰动,还传言这哥们花几个亿给拍下来了,捐给了国家,应该是假新闻。

周鸿祎的牛B之处在于什么?

颠覆式竞争,你们杀毒软件不都是收费的吗?

那我搞免费的!

360就这么把众多杀毒软件拍在了沙滩上,这几乎是一个很神奇的行为,当年瑞星一家独大,若是瑞星先觉悟,先推出免费,可能又是另外一个局面。

网络游戏也纷纷如此。

过去是不给钱不让玩,如今呢?

你给不给钱都让玩,但是会区分普通玩家与人民币玩家,你若是不充钱,你在里面只能充当肉靶子,任人蹂躏。

你充不充?

虽然我接触游戏比较早,但是一直都没有沉湎进去,因为我觉得我在玩更高级的游戏,那时我在学校论坛已经是红人了,不仅仅是我们学校,我在山体还有很庞大的粉丝团……

相比网络游戏而言,钱、女人对我的吸引力更大一些。

毕竟穷人家的孩子。

看到的总是最实际的,反而觉得很唾弃那些沉湎于游戏的青年,你们干点啥不好呢?在里面打打杀杀,有意思吗?你就是把对方杀了又如何?

理解不了他们!

2012年,这时电脑游戏已经不流行了,电脑游戏最大的问题是什么?需要安装客户端,此时流行什么?

网页游戏。

输入网址,打开就能玩。

这时,我认识了一位女读者,她天天玩网页游戏,问我有没有兴趣陪她玩?

玩玩就玩玩吧。

一款三国主题的网页游戏。

一进去,我就发现了里面的规则,就是可以用金钱换时间,例如你不花钱可能30天才能升到40级,若是你愿意砸钱呢?可能10天就能升到40级,这里面消费陷阱很多,武将要钱,装备要钱,宝石要钱,那些排名靠前的,例如前100名的,基本都是一个月花10万以上的,就是一开服迅速砸钱,这东西就是弱肉强食,你发展的越快,跟随你的越多,你越有机会当皇帝,是一种马太效应,越优秀了越优秀。

花个万儿八千的我是舍得的,花再多了,我就有些不舍得。

但是,我有我的优势。

我发现了这个游戏的另外一个“BUG”,就是你个人再牛B,也抵不住一群狼,那我就发挥了我的优势,批量注册游戏账号,专业术语叫“炮灰”,例如你拥有一个曹操,装备很牛,武功很牛,但是你只携带了20回合的粮草,而我每次都给你个炮灰,我用20个小号就能把你的大曹操给干挺。

高峰期,我自己控了400多个号。

我玩这些游戏,是很有天赋的,毕竟我年龄大了,30岁的人了,而他们呢?多是一群孩子,即便有钱也是阅历有限,没有我们这么狡猾,例如对方会安排间谍在我们兵团里,那么我们会故意放真消息给他,例如12点攻他们某座城,12点我们也真的攻,但是我自己真正想攻的则是另外一座城,是凌晨3点攻,靠我操纵的这些千军万马就足够了,凌晨3点他们一般都在睡觉,早上醒来一看,城没了,想反击呢?发现400多个炮灰等着他们,三国类的游戏都是回合战,要想杀死400个罗列在同一位置的炮灰,至少要大半天,对方一般不会轻举妄动。

还有,就是我会写文章。

那时流行下战书……

真是兵不厌诈。

后来,我把谁拉下了水?

牛哥!

那时我们俩是真的痴迷,我跟牛哥后来就定下了规矩,一个月就是每人五千块钱的投入,别再多花了,就是捣鼓着玩,咱要把人民币玩家都拉拢到我们身边,让他们花钱给咱打江山,怎么才能拉拢到他们呢?

不要跟他们在游戏中交流。

而是让他们跟我们通话,甚至见面。

那就是一群孩子,一通话,一见面,我们就建立了绝对稳定的权威,皇帝基本就是我跟牛哥轮着坐,我们俩大人带着一群人民币玩家,真是所向披靡。

是真正感受到了网络游戏的魅力。

甚至一晚上要起来好几次,看看有没有被人偷袭了,要不要偷袭别人,每天还要在一起研究战术,当事业去干了。

深陷其中。

那种在万人领域里当老大的感觉,太爽了。

玩游戏的小姑娘特别多,若是你能送她个装备,喊老公,喊叔叔,你要什么给你什么,离的近的还出来陪你喝点,离的远的则发个照片给你,你说要什么样的吧?

跟真皇帝没啥区别。

现在回头想想,都觉得很搞笑,我们俩大老爷们,竟然迷上了网页游戏,而且如此的痴迷,在办公室拿着黑板研究地图……

反而是当初带我入道的妹子,她不玩了。

当时,阿俊姐劝过我,意思是不能沉湎于这些东西,有什么意思?

我给她的答复是:以小鉴大,从游戏中总结人性,你想想什么奖励机制能有游戏这么吸引人?若是企业在设计奖励机制时,能借鉴游戏规则,绝对无敌。

阿俊姐说,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没有自制力的人,所以我不会让很多事情开始,例如赌博、网游、吸毒、喝酒、传销……

我和牛哥是怎么戒掉的这款网页游戏呢?

我们一起去了趟西藏。

那时,还没有什么4G信号,沿途大部分时间上不了网,我们把账号都托管给其他团长了,只是偶尔听听他们的汇报。

真在路上了,走出来了,又觉得这些游戏离我们挺遥远的。

越来越没感觉。

反而有些心疼,我在里面花了应该有个五六万块钱,我自己花的少,主要是当时给妹子花的多,那时买个曹操都要五六千块钱。

从拉萨回来,这些都放下了。

这个春节,大家都在玩游戏,媳妇在玩,儿子在玩,车友会群上也在玩,我突然想起了我的这个网页游戏,这个游戏的特点是可以轮回的,我想去看看我的账号是否依然存在,那些角色是否依然能用?

发现,能用。

人气已经很惨淡了,整个服才1万多账户,我翻了翻排名,至少80%是炮灰,一看就是机器人注册的,名字都相同只是后缀不同,我们那时还是全手工,现在都是程序化了?一旦进入了人海战术,攻城就很难有胜负之分了,因为放进去几百个炮灰就能熬上一天,复活后再放进去就是了。

闲着也是闲着,玩玩吧。

规则基本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属性功能更多了,将也分三六九等了,我过去持有的那些将基本属于第二梯队了,第一梯队的都是红色属性了。

我充了1000块钱,没钱这类游戏是玩不转的,但是1000块钱对于买将而言就是杯水车薪,几乎是没落的游戏了,再拿钱砸进去貌似意义不大了,我看小广告里有卖将的,不管是真是假,碰碰运气吧。

毕竟到了我这个年龄了,一般小孩子也骗不了我。

我知道,大概率是骗人的。

但是,我有心理准备,哪怕是骗人的,我也接受,没啥,就当他演了一场话剧给我看,我加了对方的QQ,我发现他的QQ空间里好多人骂他是骗子,他也不删除,我在想,如此自信,有可能是真的。

交易方式是这样的。

让我先转10块钱给他,他给我买到将以后,我再给他630块钱,问我可以不?

我说,可以的。

让我加他微信,加微信时系统提示对方账号异常风险。

我还是把10块钱转给了他。

秒收了。

然后他发了一个登录二维码,让我扫了确认一下,他在那边登录我的账号,我就想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个时候我已经坚信他是骗我的了,因为他给我的第一个二维码是穿越火线的,不是我那个游戏的,我提醒他以后,他才换了一个。

他登录了以后。

过了十多分钟,给我发了一个截图。

意思是刷到将了。

让我给他转钱……

那图,一看就是PS的,我是电脑上的,把图一放大就能看的清清楚楚,我就回了一句,钱我也不要了,以后学点好。

他说了一句,加油武汉,加油中国,什么时候了我咋可能骗人呢?

把他删除了。

我推测就是个小孩,靠这种方式一天骗个三十五十的,也不排除有人真的上当,但是概率不大了,毕竟整个游戏没落了,现在都转到手游了,谁还玩网页游戏。

若是只是弄个三十二十的,等长大了,觉悟了,也就学好了。

就怕突然骗到大的了。

胆子越来越大了,从而走向了犯罪的道路。

在游戏里,我加了一个军团,然后顺藤摸瓜加了QQ群,我在群上问了一句,有没有出售帐号的?

一群人联系我。

买个很不错的账号才不到1000块钱。

突然对这个游戏也没啥兴趣了,算了,别浪费时间了,在一个几百人的游戏里当老大有什么意思?何况那真是一群孩子,我问了问,普遍是高中生、大学生。

他们问我多大了?

我说比你们大一点,93年的。

我倒真希望自己是93年的,我曾经感叹自己老了,有天晚上还没睡着,突然一想,我37周岁了,竟然难过的想哭,最好的青春让我干了啥?我咋觉得自己一事无成?

想回去。

我曾经问过心理学老师,你想不想回到过去?

她说,我才不想呢,好不容易长大的。

这个长大,寓意很多。

我想了想,其实我也不想回去,过去的自己太渺小了,太幼稚了,哪有今天这么成熟、老练、有爱。

是真的有爱。

小区突然又严格起来,非特殊情况不允许出门,又是需要登记,又是需要量体温,算了,我不出去了,在院里走走吧。

手机提示,有篇文章违规,被删了。

一时间,N多朋友问我,咋了?是公众号被封了吗?

边走路,边思考,因为什么封的?

我自己是这么想的。

上午我拉黑了两个读者,这个可能是直接的导火索,我拉黑别人有些时候也不是说人家说了什么难听的话,可能是我觉得不喜欢对方,就这么拉黑了。

让人觉得不可理喻。

所以,咱被举报是应该的。

对对方也算是一种安慰、赔礼。

内容方面呢?

悲剧式英雄,那个地方有可能略敏感,还有就是写那个大学生喝多了酒叫爸爸,这个也是不合适的,当时我还犹豫要不要写这个细节。

还有一个地方,就是点蜡烛。

对于我个人而言,我觉得是好事,从一位写手而言,文章被禁才说明写的足够好,但是,不大符合我的性格,我属于小心翼翼型的,连认证都没做,就是想低调的谨慎前行,不出头,做一个小众读者的公众号。

任何公众号,只要大了,肯定死。

除非是写鸡汤的。

从这个角度,连岳老师是大智慧,因为他永远都是激情四射、爱心满满。

我需要再次照镜子。

重新提醒自己。

有几条高压线:性、热点、ZZ

自己不该写的不要写,佛说家常事,就说说王家长李家短就好了,别去操心太多大事……

还有一点,我觉得自己从出道到今天,太顺了。

这不好。

没经过起伏,没受过锤炼。

难以成材!

若是真的被封上几轮,然后再次站起来,那才真的可能会成为一个出色的作家,如今的我,太像温室里的花朵,经受不起风吹雨打。

你这么想,我突然不是懂懂了。

我原有的权力突然没了,过去找谁谁都有被翻牌子的兴奋感,如今喊谁,谁都把咱当个最普通的人看待,会有落差的。

还有就是家庭开支过于庞大,一旦我承担不起如此“奢华”的生活,可能家庭矛盾也突显出来了。

为什么今天如此的游刃有余?

有着非常不错的收入、人气、权威,可以说在自己的帝国里当着国王,一旦这个帝国不存在了。

那就如同丧家之犬。

能否再次站起来?

是个未知数!

前几年,阿俊姐就提醒过我,就是与过去做个割舍,过去是过去,未来是未来,就是让我隐姓埋名,用另外一个笔名从另外一个平台起来,去感受从01,还有一点是什么?20来岁,30来岁叫懂懂是可以的,40来岁叫懂懂就有些不合适了,你看安妮宝贝,若是50岁的大妈叫安妮宝贝,你觉得合适吗?

所以,她在合适的时间,叫了庆山。

我认可是认可。

但是,不舍得。

我现有的江山,我咋舍得放下呢?

万一,这里放下。

那里没起来呢?!

老师可能也是第一次遇到我的文章被删,第一时间联系了我,问我出了什么问题?

我给他的解释是,正常现象。

他问,以后还能发文章吗?

我说,能的。

我最担心的其实是父母,他们见识少,会以为我触犯了什么法律条文,但是又不敢多问,只能自己瞎琢磨,半夜肯定又失眠。

老师可能也是担心我会一蹶不振。

我跟他讲,上天给的,恰是我想要的,你要绝对相信我,哪怕一无所有,我也具备东山再起、王者归来的霸气,反而一次比一次有力量。

莫担心。

毕竟咱这个不同于做生意,做生意垮了,多是债务缠身,若是想东山再起还需要本金,需要合适的切入点,咱这个不同,咱这个就是写,只要你会写,你能写,脑子里有料,随时可以再次起来的。

并不难!

我也很期待经历这么一次过山车。

我看看自己到底是英雄还是孬种!

很应景,看到了队友发的一条朋友圈:当遇到突发事件的时候,悲观者看到的是问题,乐观者看到的是机会。任何一件危机的发生,既是危险也是机会,高手与平庸人的最大区别是你如何能把危机转化为你的积极的有力因素。

我第一时间联系了这个队友。

我觉得他最牛的地方是什么?

他几乎天天在外面忙,但是家庭照顾的特别好,两口子就跟情侣似的,动不动还一起出去喝个咖啡,每年结婚纪念日还去开房,说是在家没感觉……

我问过他,就是你对婚姻保鲜的秘诀是什么?

他说,有几个关键点:

第一、女人要有自己的事业,自己的焦点,哪怕上班也是。

第二、所有可能引发家庭矛盾的琐事全部交给专业人士去做,例如家务由全职保姆来完成,保姆不仅仅管衣食住行,还能管着交电费处理违章这些延伸业务,就是说需要跑腿的,都有人干,这样俩人就没有杂碎琐碎了。

第三、把焦点从孩子身上转移出来,也不是转移到配偶身上,而是转移到自己身上,自己是自己,家人是家人,孩子不是我们的全部,甚至只是我们很小的一部分,他只是借我们这个家来出生而已,他有自己的命运,有自己的生命轨迹。

其实我给总结一下,就两点:

第一、有钱。

第二、有高度。

我问,你那租户有没有要求减免房租?

他说,今天刚写了联名信,要求我给免两个月的房租,我看你写的了,当时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是想过些日子收房租的时候再说,没想到他们先主动了,我就觉得有那么一丝不爽。

我说,免房租是必然的。

他说,是的。

我问,你那边现在出租了多少平?

他说,2000平。

我问,要免多少?

他说,35万左右。

我说,也不少。

他说,是的。

他们写字楼里,我认识一个做直销的姑娘,做的时间还比较长,拉过我,我还假装要上钩,她请我吃过两次饭,当时我的确看中了她的产品,是如新里的一款生发产品,一套4000多块钱,说是世界上目前最有效的生发产品。

貌似是4600元。

可是我去淘宝一搜呢?

有卖3000元的。

会不会是假的?

不会。

这些就是那些囤了货而卖不了又不想干直销的人甩的货……

昨天写了小师妹,算是个悲剧,被男人把工作都给骗丢了,一屁股债,连饭都吃不上了,我问她还有多少生活费,她给我发了个截图,银行卡还有74块钱。

要说更悲剧。

就是如新。

如新可能是为了升级还是为了别的?

借了不少钱。

有一分的利息,有两分的利息,也可能是利滚利,到了接近100万了,每个月光利息就要还接近3万块钱。

这些事,老公不知道。

她也是刚结婚没多久,老公是开饺子馆的。

春节时,如新突然找我,是要找我聊几句,她有个事拿捏不准了,问我到底该怎么办……

就是她已经无力回天了。

但是,自己的形象一直都很好,从来没拖欠过谁的利息。

若是继续付利息,自己就完了。

若是不付呢?

则形象完了。

我问,那你的钱都上了哪?

她说,大部分都让利息耗掉了。

我问,你想怎么办?

她说,我有个大客户,其中我有50万是借的他的,他有三个闺女,现在他有个想法,就是让我给他生个儿子,然后我所有的债务他全部承担。

我问,这个人靠谱不?

她说,比较靠谱。

我问,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她说,有个两年多了吧。

我问,他会离婚吗?

她说,不会。

我问,你是计划婚内要这个孩子还是婚外要?

她说,现在就是纠结在这里了。

我问,现在你们全家,你老公全家,砸锅卖铁的前提下,能把你的债务打住不?

她说,打不住,因为我们家的房子也抵押了。

我问,你觉得老公能接受吗?

她说,我不确定。

我问,老公爱你吗?

她说,很爱,追了我好几年。

我说,若是老公能接受,可能是另外一个故事,若是不能接受,你只能先离婚了。

她说,我现在就是不确定,我离婚后,他那边会不会变卦。

我说,就是不帮你还欠款,对不?

她说,是的。

我说,大概率是如此的,但是至少他的50万不用还了。

她问,你觉得我到底该怎么做?

我说,怎么做都不合适,但是从经济角度,若是真的靠这种方式自救的话,最好的方式还是离婚后你去怀孕,就是自己背个臭名算了,但是至少还有机会东山再起。

她说,我就是这么想的。

我说,若是他说的是真心话,我觉得这个男人也是很难得的,我说真心话,若是10万元,我会生个,你说100万,我觉得我不舍得。

她说,我能感受到他的诚心。

我问,你怕他老婆不?

她说,现在怕,但是真离婚后,就不怕了。

我说,一切,顺其自然吧。

我明白她担心什么,一旦周围有人知道她没钱了,那折磨她的办法可多了,折磨女人的第一方式就是剃毛,头发、眉毛、胡子……

她现在必须自救。

不自救就完了。

我推测,不止这100万的窟窿,这100万应该是民间借贷,房子抵押贷款应该是正规贷款,那她的钱到底去了哪?

是个未知数,做直销不是很赚钱吗?类似的故事我还听过一个,就是本地一个做安利做的非常早的大户,他儿子后来也算个网红了,我记得有年,他儿子跟我讲,我今年帮家里还了200多万贷款。

这到底是个什么游戏?咋还赔钱?!

可能是我能量场的问题?

我总吸引这类女人,我身边好几个给别人生孩子的,有的是因为爱情,有的是因为意外,有的是因为金钱。

这种事,我指点不了。

女人一旦飞蛾扑了火,谁都阻挡不了。

我刷了刷抖音,看到了山东航空公司机长的录音,他在执行运送山东医护人员到武汉的任务,里面用到了一句,国家有难,匹夫有责。

听了好感人。

唯一让我觉得略有瑕疵的地方,就是凯旋归来。

若说,期待凯旋。

就完美了。

前几天,车友会又在讨论剩余捐款的事,要不要待我们本地去的几个医护人员回来的时候,以现金红包的形式给他们。

其中有人忿忿不平的说了这么一句:什么世道,戏子比科研人员收入高。

我接着这个话题自己在内心分析了一下。

我认为,高就对了。

娱乐业是靠市场来支付的,就是说,市场认为他们是值这个钱的。

娱乐业其实是竞争非常惨烈的。

以前刘晓庆是王者,如今刘晓庆只能去接一些微商广告了,王者是今天的小鲜肉,这是一个亿里挑一的领域,谁在聚光灯下,谁就有资格获得一切。

而科研人员呢?

则是另外一个维度,科研人员的收入来源于什么?

国家拨款。

甚至可以理解为,明星们纳税养了科研人员……

科研人员和娱乐明星,根本不存在直接的收益竞争,你把科研人员捧上天,很简单,多给他们拨款就是了,娱乐明星收入再高,不是吃的我们的纳税,是他们粉丝的打赏,这个是谁都阻挡不了的。

莫以收入论英雄!

后记,因为211的文章被删除,这篇文章是晚上加班临时写的,略仓促,多谅解。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关键词:

<< 上一篇

耀眼的明星

下一篇 >>

大家表演

网友留言(0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