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眼的明星

昨晚,无聊。

发了条朋友圈:谁给我发个红包,可以问我个问题……

N多人发。

过去,我经常这么玩。

从而给身边人添了更多的话题,看,懂懂跟乞丐有什么区别?哪有直接要红包的?他不,他就直接要!不要脸!

在山东,攻击一个人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爬上道德高地,什么是山东人最唾弃的行为?

见利忘义!

我之前科普过,若是有人在背后说XX是个商人。

这个“商人”就是贬义词!

例如同事找我买本书,32块钱,我正确的处理方式是什么?送给他,若是我坚持收了32块钱呢?那么同事就会背后说,懂懂这人光看着钱了,32块钱一分钱没让,早知道不如去当当买,当当才25

为什么我说山东人普遍做不到“在商言商”?

因为山东人喜欢用感情买单,就咱这关系,你还要钱?

所以,我觉得对于一个有价值的人而言,若是能迈过一个槛就上了一个台阶。

这个槛就是:给自己的价值标上价格!

有两点:

第一、我认为我有价值,那么就有价格。

第二、若是一个问题,不值得你付出金钱去咨询,说明这个问题还算不上问题,至少不迫切,不实际。

大部分时间,红包我都是不收的,只是一个游戏而已,什么问题都会遇到,还有位大姐问我是不是那方面特别厉害?

我问,你从哪得出的结论?

她说,我猜的。

我猜她是看过我发的一张骑行照,其实她误解了,那鼓鼓囊囊的东西是海绵,专业术语叫骑行垫,我才不厉害呢,文弱书生,手无缚鸡之力。

问的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问我判断疫情什么时候结束。

我一般都会回问一个问题:结束的标准是什么?

若是以复工为标准。

2月底,各行各业基本就恢复了原有的秩序,国家是建议陆续复工,但是这个时候地方上是不敢松懈的,万一一松出现了聚集传染呢?这个责任谁来担?所以依然会严控,甚至更加严格。

若以病毒消失为标准?

我觉得有两大概率。

要么,夏天到了,病毒不具备传播的条件了,跟非典一样,自行消失了。

要么,冠状病毒常态化了,有点类似流感,偶尔会全球局部发作一下下。

至于说,靠这种封锁式全球扑灭?

可能性,极小。

因为,有潜伏性,高传染性。

还有,就是国外一些国家是以流感的态度去对待的,也就是放任传播,例如新加坡就是如此,也就是说,只收诊危重病号,普通病号采取免疫力自愈的方式去对待。

有没有可能,就是所有人都蹲在家里,等待病毒全部被扑灭?

没有可能!

前段时间大家能待住,是有天时的,正好是过年,处于一个大假期,可是春天来了,该开展的工作还是要开展的,农民要种地吧?种地要买化肥吧?化肥要运输吧?一个链条就足以使所有链条都运转起来。

不要恐惧。

我个人觉得,专家团里也是两类声音,一类认为过激反应了,这次肺炎就是类似大流感,属于长线战役了,从一个细节就可以得出结论,就是国家在加速研发疫苗。一类认为应该严防死守,一次歼灭。

整体声音是在努力消除恐惧,例如在科普低死亡率,还有就是金银潭医院院长把这次武汉肺炎定性为自限性疾病,一听这个名挺吓人吧?但是你要知道定义后,就觉得不吓人了,自限性疾病指疾病不会造成明显的临床症状,或者虽然造成一些症状但是持续的时间不长,在疾病的症状消失之后,并不会对身体造成永久的或者过大的伤害。

一般见于病毒或者细菌感染,比如普通感冒,普通感冒即使不经过任何治疗,仅仅是注意休息,相关的症状也会在一个星期左右消失。

不过,我觉得经过这次疫情战役,整个国民医学素养又提升了一大截,例如前几天有个专家科普的,人类寿命延长的两大关键点:第一、疫苗;第二、干净的饮用水。

黄毛在荷兰教书,帮我发了一批口罩,应该有百十个,是她去商店抢的,不过我还没收到,物流信息好久没更新了……

我问黄毛,作为亚裔黄皮肤,在那边受歧视不?

她说,还好,没怎么感觉到,反而是健身教练怕我多想,跟我讲,没事的,不关中国人的事,不是中国人的责任,不需要说SORRY,病毒本就存在自然界又不是你们中国凭空制造的,埃博拉这么厉害,还在非洲这种穷地方都没扩散,中国没问题的。

我问,你戴口罩没?

她说,没戴,我看有些留学生在微博上反映自己受歧视了,其实这里面是有个问题的,就是口罩文化不同,中国目前是倡导人人戴口罩,但是欧美人的思维是什么?生病的人才需要戴口罩,是防止把病毒传染给别人,所以你戴着口罩行走在大街上,大家躲避你是一种正常反应。

我问,国外健身房跟国内健身房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她说,无氧区大,有氧区小。

我问,教练贵不?

她说,比较贵,发达国家的劳动力成本是非常高的。

我问,教练与国内的区别大不?

她说,非常大,老外,只要是服务行业,就有一个共性,就是让你感觉特别温暖,一直都是微笑的,而且格外的幽默,就是全力开发你的兴趣,例如刚开始训练时,为了增加健身乐趣,教练会跟你做一些一对一的游戏,他手里拿个网球,他抛在地上,然后你接住,每次是不同的方向,训练敏捷度的,还有就是折返跑,排列了十多个网球,每个间隔一米,把网球依次拣回放进篮子里。

我说,跟驯狗差不多。

她说,就是驯狗。

我问,健身卡贵不?

她说,不贵,我在的是荷兰最大的连锁健身店,叫Basic-Fit,特点就是便宜,你有机会可以来看看,这个模式未来也会风靡中国的。

我问,你觉得我在县城开家健身俱乐部如何?

她问,你开的目的是什么?

我说,耳濡目染,让娃健身,让媳妇健身,让父母健身。

她问,现在的健身房,他们不去吗?

我说,不去。

她说,传统健身房,我认为没有任何意义,现在欧洲流行四类健身,一类就是私教会所,主要是针对有产阶层,包括银行家、明星之类的。一类是Basic-Fit,类似小区里的小超市,特点就是便宜、便捷。一类是AI健身,整个健身房就是一个大游戏。一类是老年健身,老年人是最应该重训的。

我说,我认可老年健身这个市场。

她说,你若是进军老年人健身这个市场,必须去上海、北京才可以,在咱老家,白搭。

我说,我可能也是一时心血来潮,有合适的人选就做,没有合适的人选就不做,我特意咨询了一位开健身房的读者,他回了我一句,喜欢喝牛奶何必养奶牛?

她问,本地没有优秀的教练吗?

我说,若是按照我的评判标准,没有!我认为沟通能力、综合素质是基础,至于你自己练的如何,你教的如何,收费如何,那都是后话,读过高中的都算高学历。

她说,关键是内心缺少爱。

我说,缺少温度,报课程呢,就甜蜜的跟初恋似的,不报课程呢?则站在你旁边等你出丑,一脸鄙夷。

微信好友除了问疫情什么时候结束的,问的最多的问题就是“如何自律”“如何写作”这一类问题,我普遍都回答了一句话:对不起,这个问题太大,我回答不了。

因为,我能回答的问题是点。

而你问的是面。

是你压根没有去思考,你问的问题没有聚焦,那么我对你就没有任何价值,因为我给不了你想要的,你问我如何写作,我让去读高中,你去吗?

我若是应付一下,那就可以来一句:多写,多练。

有问题吗?

也没问题!

最好的问题其实是判断题,就是我们借助对方的脑子帮我们选A或选B,例如有两套房子可以选择,我拿捏不准了,我找到了牛哥,跟牛哥把两套房子的详细情况一讲,牛哥给出了选择。

等于我用了他的判断系统。

大家总是问,你是如何做到自律的?

我脑子里压根没有“自律”这个概念,何况我也觉得自己比较懒,哪来的自律?为什么大家会对我有“自律”的印象?是因为我天天写文章?

这个是我的饭碗。

另外,我很喜欢。

所以,我从来没有过所谓的犯愁的时候,飞机上、无人区里、结婚时、生娃时、生病时,都没耽误过,只要把它的优先级排在第一位,就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坐在摇晃的长途客车上,你想写依然能写,无非嘈杂了一些而已。

还是那句话,喜欢的东西不需要督促,也不需要自律,你见谁做爱的时候睡着了?

自律是个伪命题。

前面文章里我写过一句话,也是我最近的一点心得:永远不要开始你坚持不到底的事情……

还遇到了一位朋友,他是一个很能坚持的人,写了400多天文章,只有90多个读者,他太累了,不知道该不该坚持下去,问我每天哪那么多素材?

我说,有些时候,停下脚步也是一种进步。

有的人适合写文章。

有的人,不适合。

什么时候该放弃?

我觉得需要咬牙坚持的时候,就该放弃,这玩意不是跑马拉松,而是高度放松的现代舞蹈……

不如重新选择赛道,例如小视频也是个不错的突破口,既然咱写的不行,咱去拍就是了,我在的那个创业群,他们天天都在搞直播,甚至人人都在搞直播。

都搞什么类型?

心理咨询类的。

例如大志现在也去搞直播了,也是这个主题的,你有什么心理问题、家庭问题、情感问题,都可以连麦,为什么那么多人看直播?

窥探别人的隐私。

多有快感!

这种情感疗伤其实是非常简单的。

简单到什么程度?

你只需要听就可以了。

关键时刻引导两句:你们俩认识以后又怎么了?后来呢?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但是,有个前提。

就是无论对方说什么,你别往心里去,否则你就被对方牵制了情绪,例如有个读者长的特别好,是个英语老师,她是家里唯一的大学生,有三个哥哥,她赚了钱就往家里汇,帮哥哥娶媳妇,结果把自己耽误了,一直也没有对象,也不考虑婚姻,我听她讲这些都特别心疼,我就劝她,你跟家里割舍吧,你只为你自己负责,别考虑他们了……

姑娘走后很久,我心里一直都很难过。

总想起她。

这么好的姑娘,咋被家人耽误了呢?

住宿都不舍得去汉庭之类的,在汽车站旁边找了个小旅馆,按照咱对她的外貌评估,怎么也是应该住五星酒店的人,这就如同我之前写的那句话,在路上遇到特别漂亮的姑娘骑辆电动车就特别心疼。

一回事。

什么人最适合做情感咨询?

没心没肺的人。

我记得以前看马宁老师给别人做心理咨询,咨询完自己要嚎啕大哭一场,她就是把接受来的负面情绪全部清洗掉,为什么会被负面情绪感染?

就是因为她太投入了,要进入咨询者的内心,去感同身受,然后慢慢的把对方带出来,所以这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

我表达的意思是啥?

若是单纯的做情感热线,什么都不需要懂,只需要让对方把话说完就可以了,也不需要给出建议,多安慰几句就可以了,例如别哭了。

自己要假装入戏,实际没有入戏。

若是想帮对方解决问题呢?则容易把自己搞抑郁了,因为会接受太多颠覆三观的信息,若是你的意志力不够坚定,则会被带偏。

再回到要不要继续写作的问题。

若是你有内容输出,而且不以“写作”为饭碗,只是想输出价值,我认为视频比文章更值得做……

在回形针发布“冠状病毒”那个科普视频之前,我就看过一个更专业的科普文章,应该有几万字,反正是我看了一下午,中间还百度了不少专业知识,文章写的真好,但是阅读量不大,若是做成视频呢?

那又是另外一个概念了。

我之所以坚守写作这个阵地,是有两个原因的:

第一、我以写作为兴趣。

第二、我长的不行。

我不用长的太好,若是能打到65分,我就敢露脸去直播,不用直播别的,我就是每天直播骑车,一次也有上千人看,你都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闲人,昨晚我在群上看到了一条信息,直播蹦迪一场收了120万礼物。

昨天,我出门骑车。

在路边等待队友,我在想一个问题,倘若买一辆法拉利需要500万,我一天骑车赚1000元,我多久能买上法拉利?

拿出手机一算,大约需要13年。

差不多正好是我五十岁大寿!

我一想,太慢了。

那么,再过13年,能有多少人买上法拉利?

概率跟今天差不多。

凤毛麟角!

你别看抖音上,随便一刷就是劳斯莱斯,我以我们县城举例,100万的人口只有一辆劳斯莱斯,也就是说,我们能买上劳斯莱斯的概率是百万分之一。

再反过来讲,一天1000元,对于今天的我而言,可有可无,也没看在眼里,何况这不是收入,而是利润,倘若我不是懂懂了,要靠勤劳的双手来赚这1000元呢?

太难了!

好好珍惜现有的每一天吧,每一天都可能是回忆中的“人生最高光时刻”,儿子,我跟你讲,当年你爸也是个一呼百应的人,我真不是胡吹,真的。

人,什么时候才会反思自己?

遇到事的时候!

不断地忏悔!

这两天,我也是在忏悔,是不是得罪人了?要不要去给人家道歉?以后是不是应该低调一点?原先骑摩托车上班,现在骑自行车可以不?

见了谁都先微笑。

别给任何人造成压迫感。

把自己近一年来的种种行为像放电影一样回忆了一遍,哪些地方做的不够好,一一总结了一遍,例如有朋友跟我去蒙阴越野,他搭我的车,他也喜欢越野,但是我没让他开,他略不开心。

还有就是有朋友批评我,我把他拉黑了。

他觉得我心胸狭隘。

我觉得,我不喜欢被批评,你喜欢批评你去批评别人去,我不需要,也不需要你为我好,我觉得写的很好,你觉得写的不好,那对不起,我就把你拉黑了,我写了多少年,你才读了几天书?

你懂个P

我觉得你情商好低……

哪怕你亲儿子,也不愿意接受你的批评。

何况,我是个外人。

但是,现在回头想想,也是做错了事,他遇人就臭我,因为他内心生恨了,他对我不重要,我可能回头就把他忘记了,但是我对他很重要,他觉得我仿佛每天都在念叨他,讨厌他,从而压迫了他,使他越想越愤怒。

还有什么情况?

就是我觉得我对某个小兄弟很好,助过他一臂之力,说的自负一点,就是他能走到今天,是我一手托起来的,他全国的代理有99%是我读者,那么咱就觉得对他是个功臣,甚至是太上皇,你要时刻尊敬我。

若是我发现他对我不那么好了。

我就觉得很生气,会背后牢骚几句,骂两句,心想,南蛮子真靠不住……

当然,现在成熟了许多。

觉得,一切关系都是当下的匹配,我愿意带他,帮他,其实在帮的时候已经完成了利益交换,要么他对我付出了感情,要么他对我付出了金钱,例如请我去阿达加斯加玩了一圈,花了十好几万,交易当时已经完成了。

我们为什么会失望?

因为,总心存期待。

遗忘才是天性,包括我回忆起我的几任恩师,有的我都很少联系了,过去逢年过节我还送点东西,这两年连东西都不送了,能在微信上发句新年好就算不错了。

我也是忘恩负义的玩意。

唐僧修行高不?

他都干这事。

老乌龟驮着唐僧过河,叮嘱了一句,你见到了如来佛祖,要帮我问问我还有多少阳寿?

唐僧答应!

等唐僧取完经回来,又让老乌龟驮着,老乌龟问了一句:老师父,我向年曾央到西方见我佛如来,与我问声归着之事,还有多少年寿,果曾问否?

唐僧心想,FUCK,我竟然把这茬给忘了。

算了,我啥也别说了,出家人不打诳语,一会上了岸我给老龟在微信上发个红包安慰安慰吧。

结果老龟把他们翻下了河!

最近,微信上有个女的,每天跟我打招呼,早上好,晚上好,再聊多了呢?她就不说话了,我查看历史记录,也是比较干净的,朋友圈是三天可见,也没有什么线索,但是从起名来看,是有一定品味的。

我开了一个很低级趣味的玩笑,当天是初三,我说在家干什么?出来约个会。她回了一句,这么严,你是顶风做案啊?

我坚信,是熟人。

前天,她又给我发晚上好。

我说,发张照片给我。

她发了一张过来。

但是呢,这张照片上有水印,一看就是网上找的。

我问,从网上找的?

她回了一句,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我对你比对我自己还熟悉。

她可能以为我戳穿了她。

她发了一张照片给我。

妈的,我前妻。

让我把她骂了一通,我还以为我钓了个妹子,结果是你在这里装神弄鬼,你去勾引别人去,浪费我时间。

她以为我真生气了,跟我道歉。

我下楼散步的时候,顺便跟她视频了一下,她说想看看我变样没。

我看到了她家的卧室。

真跟猪窝似的。

在我的印象里,她是比较干净的一个女人,家里收拾的很有条理,可能是跟着什么人过什么日子吧,完全成了一个农村娘们。

我们最优秀的朋友能提升我们,我们最差劲的朋友能拉低我们,我看过一期英剧,里面讲述的是一个男人的女朋友车祸身亡了,他变得特别颓废,有天一个流浪汉捡到了他的钱包,给送了过来,他给了流浪汉几十块钱,结果流浪汉买了瓶酒来跟他分享,他就邀请流浪汉到家里坐坐……

结果?

最终,他成了流浪汉,流浪汉占领了他的公寓。

当时我看这部剧的时候,顺手写了一句话:你身边有什么人,你就会成为什么人。

为什么很多女人突然堕落了?

做了那些不可思议的事?

都是被男人引导的。

千万不要低估了男人的催眠力,我之前的同事跟我讲,那些在看守所里的毒贩,基本都是为爱情而献身的,轻的十年八年,重的就是无期徒刑或死刑了,你再反过来想,连罪都敢犯了,什么还不敢?

你想象到的,想象不到的,她们都已经试过了。

前妻问我能不能买到口罩?

我问,要多少?

她说,三十二十都可以,这边复工要求必须戴口罩。

我说,你给他们发钱,让他们自己去买。

她问,你有没有?

我说,我没有。

其实,三十二十个我是有的,但是是我媳妇买的,我不敢拿。

几乎天天有找我买口罩的。

我一律都没有。

我是真没有。

也不愿意操这个心。

那么问题来了,口罩为什么会买不到?

原因很简单。

政府操纵了价格,你看绿皮火车票可能买不上,但是机票会买不上吗?

为什么会操纵价格?

因为,社会是分层的,线上的是市场化思维,N95的口罩500元一个就500,无所谓了,买几个自己家里用。

他们能接受。

但是线下的人接受不了。(这个线不是互联网的那个线上线下)

这就是为什么绿皮火车票不能按照市场自由定价的缘故。

N95若是真的卖500元一个,早供应上了!

哪怕中国日需要50亿个口罩,也能供上,不搞地产了,搞口罩就是了,什么力量都比不上市场的调节力。

国家智囊团不懂这些吗?

肯定懂。

是要照顾大部分人的情绪……

大部分是什么心态?

我没买上回家的火车票,不是因为票价高,而是我排队排晚了,怪我自己!

想想前妻挺可怜的,她这个人没啥脑子,我给她点钱她就舔男人了,这些年我给了她真不少,春节时我还给了她妈5千块钱,孩子红包和书之类的,我单独给快递过去的。

我给她在微信上发了3000块钱,你发给工人,让他们自己买口罩吧。

她秒收。

使我想起了老师说我的那句话:你再离十次婚,还找个类似的媳妇,你就是这样的人,谁在你手里,也被你养成这样。

是性格问题。

也不是没有过幸福时刻,有过。

那是闺女2岁的时候,突然呕吐、发烧,也是临近春节,而且下大雪,我开着北京吉普2020进城,我记得在医院那个路口还差点追了尾。

急诊上还有值班医生。

给开了化验单。

说是白细胞5万,说了这么一句:若是明天降不下来,建议转院,怀疑是血液类疾病……

就是整个人立刻就傻了。

怎么去住的院,怎么挂的吊瓶,全呆了。

我有个特点是特别爱学习,而且是理科专业的,学什么都很快,一晚上我把血液病相关的知识就了解了个差不多,把全国比较优秀的血液病医院查了一遍,先去哪再去哪,一步一步的。

当时,我是这么想的,我和她妈若是匹配不成功,那么马上生二胎,若是妇女主任敢干涉,我就直接灭了她,那时不允许生二胎。

生二胎也是为了当药引子。

就那个心态。

在此同时,我联系了复旦校友会,让他们帮我找上海的专家,我拍照发过去。

我记得是一晚上找了九位专家。

不同城市的。

几乎所有的医生,都给出了相反的判断。

认为只是身体的应激反应。

让次日再次验血。

次日到2万多,复旦大学儿科医院的专家说,回家吧,啥事没有。

办理了出院。

回家路上,我们俩几乎是哭了一路。

感动的,高兴的。

那时,其实我跟现在的媳妇已经认识了,我就在心里想,为什么会发生这些?就是因为我总是胡搞,是上天给我的警示,我这一辈子不会离开这个女人的,一心一意,一婚到底,一定要把闺女当明星去培养,送她去最好的学校,当最耀眼的明星。

从医院回家那晚,反正特别开心,连隔壁的狗都叫了一晚上。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关键词:

<< 上一篇

断贷

下一篇 >>

粉丝的打赏

网友留言(0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