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求证

薄荷糖是个小少妇。

我认识她的时候,干瘦,夏天穿着衬衣,前胸没有半点起伏。

如今?

浑圆。

是个官迷。

再小的官,她也很积极,她是做食品的,就是那些沙琪玛、小饼干系列,在我们本地,类似的食品厂一抓一大把,大部分都是杂牌,也有大品牌,放在全国的话,能进千强。

这些小老板搞了个协会。

会长是选出来的,副会长是“买”的,只要你是这个行业的,愿意拿钱赞助,那么就可以送你个副会长。

有人愿意当吗?

两类人最积极。

一类,官迷,例如薄荷糖。

一类,人脉,你可以看那些保险领域的销售王,一年做几千万几个亿的,他们怎么结交的这些土老板?

就是花钱买副会长,各类协会的。

在山东,保险王是谁?

他没有任何背景,当年背个包来山东的,就是从基层业务员做起的,你看看他背后有多少身份?

各类副会长。

这玩意,一般人学不来。

主要是不舍得,你想花钱进,协会不要你,你呢,依然不依不饶,听说协会的BOSS们要去欧洲旅游,你主动提出,要不,机票我全出了吧?算我一个。

大家觉得这兄弟不错,挺敞亮的,让他进来吧?

薄荷糖不仅仅买了食品领域的,还买了一个比较大的,就是可以动不动开个会,还能搞个城市建设提议之类的,我只记得有年她做了一个提案,就是增加城市交通志愿者,让客商来考察来旅游的时候,不由地感叹,这座城市交通秩序咋这么好呢?

这些协会,闲人太多。

闲人多了就想找事,大家都自诩有社会责任感的,那需要表现出来,于是动不动就搞慈善,搞公益。

我跟薄荷糖就是在公益活动中认识的。

他们是去捐款。

我们是去普查。

那是一个很偏僻的山区,靠近淄博了,全是山,老人一辈子只有一次机会进城,就是火化的时候。

太穷,村里青年娶不上媳妇。

只能买。

买的都是别人已经贩卖了N手的云贵川的。

从而村里有不少得艾滋病的,大部分人都觉得艾滋病离我们很遥远,这次武汉封城算是把艾滋病大军给封出来了,大家才哇哇的连声感叹,我靠,这么多?

是的!

我们这些做普查的与他们那些做公益的有很多交集,县城就这么大,方圆只有3公里,但凡是稍微有一点点本事的,就都熟,只是有的是直接熟,有的是间接熟。

中午就约着一起坐坐,那个山旮旯有个羊汤非常有名,两大桌凑成了一桌。

聚聚吧。

她在那群人里很另类,那群人都老了,怎么也要40岁以上,她就显得很年轻,很活泼,也很扎眼,没胸归没胸,至少是个女的。

饭局上介绍人,那都是使劲吹。

这边老大哥介绍我,这是懂懂老师,大家应该都熟,这回见真人了吧?4000多万粉丝……

我急忙起身,过奖,过奖。

为什么有4000万这个数字的传闻呢?

我在QQ空间时代,的确有过4000万的浏览量,可能是被混淆了,咱也虚荣,不大好意思纠正。

那边介绍薄荷糖呢?

X总,咱这边非常优秀的年轻女企业家,曾经连续两年获得三八红旗手,产品远销马来西亚。

饭毕,薄荷糖主动加我微信。

我觉得,这娘们应该好勾搭,跟这么一群老头混在一起,应该也是江湖人士,看样子应该读过几天书,比初中高点,比高中低点,中专?

差不多!

回程,我看是她开的车,一辆白色的GL8

留在微信里养着吧。

不迫切。

时间一久,我竟然把她给忘记了。

怎么又联系上了呢?

她有个供应商,就是做食品添加剂的,一个很大的品牌,算是山东总代,里面有个很牛的业务员,可以理解为既是业务员又是股东,因为类似的业务是需要跟老板对话的,所以每个业务员都是有足够分量的,否则聊不到一起。

有次,这个业务员来,聊着聊着,说对这个县城感情特别深,她有个偶像就是这里的。

谁呀?

懂懂!

那薄荷糖接着就吹起来了:我们是好朋友,你想不想认识一下?我马上联系。

摸起电话就要打……

对方急忙摆手:不,不,不!

对于懂懂那号人物,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要是真如他自己描述的那么丑,见了多恶心,对不?

这些,是事后薄荷糖告诉我的。

从而激发了薄荷糖对我的好奇,那么牛的一个业务员,也见过不少食品行业的大咖,不至于说对一个懂懂这般敬重吧?

于是,薄荷糖决定对我进行一番探究。

我这样的男人,对于薄荷糖那样没什么文化的女人而言,不探究还好点,一探究就拔不出来了,他咋那么博学?啥都懂。

对,因为他一边聊天一边百度。

吃饭,喝茶,唱歌,都是她请我。

没有几个回合,我就掌握了绝对的主动权,她家就是城乡结合部的,她爸不知道是主任还是书记,反正当个村干部,还弄了很大一座山,搞了个菜园,动不动问我去不去摘菜?

你要这么想,在一个小县城,虽然咱长的丑点,但是咱别的方面都不差呀?有辆好车?咱符合吧?而且不止一辆,有点小钱?我自诩是亿万富翁不夸张吧?也不老,30岁出头,还有点文化,对于这些没文化的土老娘们而言,我能陪她们吃顿饭,就是至高无上的恩赐。

薄荷糖不止一次说过:我们在你面前就是屌丝。

这话,别当真,我编的。

否则,会挨打的。

曾经有个黄毛小子在本地论坛上发了一句:我就是老大。

去了70多辆车,找他。

就是想让他知道,你不是老大。

不是杜撰的,本地人都知道。

县城人格外的敏感,时时刻刻都等着教你做人,都是师范专业的,你可以站在上海的南京路喊我是上海老大,没人过问,把你当傻子了,你在县城喊喊试试?都理解为了挑衅……

交往了没多久,反正她就是百依百顺了,对于我这个阶段的男人而言,已经过了集邮爱好的阶段,不会说去哄她上床之类的,男人的智慧就在这里,她迷恋你,你别让她得到你,她永远都是尊重你的,而且她所有都是你的,人是你的,钱是你的,资源是你的,反正你随时喊,她随时到。

哇?是不是就是人家说的红颜知己?

也不是。

红颜知己是低于啪啪关系的。

但是,这种关系是掌控力,高于啪啪的,就是你需要,随时有,无阻力,甚至兴高采烈,求之不得,感谢恩赐。

若是快刀斩乱麻,急忙收拾了,什么都发生了。

感情维系不了几天。

但是,这种呢?

能好很多年。

就是随时联系,随时都是激情满满。

薄荷糖认识我媳妇,我也认识她老公,她老公是个很本分的人,有着体面的工作,也从事文字工作,有点学生的感觉,就是对社会上的事不愿意操心,发了工资就交给媳妇,没钱了就问媳妇要,自己的妈妈动手术他都不愿意出面去联系住院之类的,他怕跟人打交道,全是薄荷糖一手操办的。

就是薄荷糖撑起了整个婆家的天。

她是怎么跟吹气似的胖起来的呢?

不怀孕。

吃中药吃的。

去过山大生殖医院,去找过我说的那个野医生,就是拿个塑料管给通输卵管的那个,也吃过中药,也去泰山磕过头,莫名其妙的就胖了,也莫名其妙的就有了。

生了娃就没减下去。

胖了以后,我觉得她比以前有女人味了,胸也有了,屁股也有了,说话也温柔了,同时呢,生意做的越来越出色,女人只要有钱了,就是再胖再丑也顺眼,不是说咱看着顺眼了,而是整个气场变了。

气场有了,魅力有了,男人缘就有了。

她仿佛一夜间当了女人,最初还是有些小兴奋,咋这么多男人对自己好了?很多还是大哥级的,有身份的。

她跟我聊天是没有禁忌的,什么都说,包括谁给她发什么信息了,她也给我看,对这些我是理解的,优秀的男人就两类。

一类,年轻时体验多了,放下了,佛系了 。

一类,欲望时刻旺盛,只是集邮,身边的,认识的,陌生的,一律不放过。

后者居多吧,高能量对应的就是高欲望。

她既兴奋,又害怕。

就是这些人,咋有这么一面?

越高的圈子,类似的游戏越直接,越隐蔽,外人也不知道,而且大家也看淡了,仿佛只是深度握了个手,还有就是彼此基本都跨过道德约束了,不会说是自责之类的,你挺有魅力的,你也是,来吧,宝贝。

回到家,各自扮演各自的角色。

互不打扰。

只是,我觉得这些大哥们,还是有些嫩,话术太业余,要么是情书模式,要么就是直接约着见面……

太笨拙了。

对于官迷的薄荷糖而言,她得罪不起。

她问我怎么办?

我说,积极体验,大胆拒绝。

积极体验的意思就是,你喜欢,就去尝试,不需要压抑,你只有体验过了才能放下,否则你一生都活在欲望之下,除非跟那些普通家庭妇女似的,一辈子没人勾搭,也有人勾搭,多是不如自己的。

你这个不同,每个都是能绝对碾压你的。

而且,多是有绝对魅力的男人。

你想体验,就去,别害怕,他们做事很安全,各方面都很周全,为一次约会都会筹划几个月,你正好在杭州有个会,他要去湖州出差,都在上海转车,就利用这一点点交集就搞定了。

真体验过了,也就放下了。

感叹,不过如此。

没啥意思。

当你跨过这个阶段时,就进入了我现在的阶段,佛系了,反而是更高层次的掌控,那时,谁喜欢你,谁就是你的资源,你不需要做出任何牺牲。

当然,最好的方式,就是压根不喜欢这些。

只想相夫教子。

那更完美。

只是,我怕,你驾驭不了群狼的诱惑。

高能量场的男人,很难拒绝他们,主要是有些身份太特殊了,见了都发抖的人,想拒绝也说不出那个不字。

这些东西,只适合跟我这样的大混混交流。

跟其他人?

没法聊。

但是,有个原则,就是永远不要跟谁确立关系,就是我永远都是干爽的,外围没有关于我的任何传闻。

这是基本要求。

能混到这个圈的,基本都遵守这个规则,小人物是有公开的情人的,大人物是没有的,跟谁都是客客气气的,没有任何亲密关系,除非被扒了皮。

外面的人知道个P

但凡是优秀的人,男的也好,女的也罢,多是一对多,这个“对”是掌控的意思,一对一是约束普通人的,到了周杰伦这个层面,是一对亿,每位铁杆女粉丝对他都是敞开的,人、钱、资源,甚至自由、生命……

过了几年。

咱也不知道中间发生了啥。

她又找我聊这个话题。

就是问为什么想睡她的人有这么多?

我说,因为你是老板,有一定的名气,男人有个天性认识,就是觉得睡了一个女人就得到了这个女人的一切,包括她的企业。

她问,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我说,是的,你给了别人错误的信号,我师姐你也认识,她从来不喝酒,理由就是老公有家暴倾向,管的严,久而久之,大家都这么传,连我都以为是真的,一直到我做酒,她找我买酒我才知道,都是她自己演绎的,她也喝酒,只跟好朋友喝,为什么一说老公管的紧就没有男人劝酒了?因为没有男人敢去挑战一个家暴男,其实老公对她是百依百顺,绝对不可能家暴……

我师姐跟我很好,我对于她们而言,就是后盾。

一个月前,师姐去临沂,路上遇到了一辆黄色的奔驰G,她觉得颜色很漂亮,就跟在后面拍了照。

可能是这个大G发现了她的行为。

就反过来跟了一会她。

没有20分钟,大G就给她打了电话。

她觉得太意外了,第一时间打电话问我,这是怎么操作的?

我觉得,这就是找了车管所的朋友帮着查的号,没什么大惊小怪的,车贩子经常这么玩,我只是提醒了一句:他是想泡你。

我师姐是过来人了,什么人没见过?

后来,她写了篇文章给我,手写的,算是自省了这件事,就是为什么会发生这些,是她给了他错误的信号,她之所以拍那辆车,不是对车主感兴趣,而是这是她的DREAM CAR,而男的为什么反过来联系她呢?

小少妇,漂亮,也年轻,又开着一辆百万豪车。

最后,她给我发了一句:我觉得大G这车不适合我,还是有一股痞气,另外,我把他电话拉黑了。

这个大G,没少用这个套路泡妞。

应该也是屡试不爽。

师姐这种,看这些小混混,有俯视的感觉,所以很难为之心动,假若她只是在商场卖衣服的小妹妹呢?

那可能又是另外一个结局。

薄荷糖问,怎么拒绝这些呢?总感觉怪烦人的,有些人又不能直接拒绝。

我说,以后,要么,你说老公管的紧;要么,你就说自己喜欢女的。

大家自讨无趣。

也就散了。

前天,又来了,很急。

遇到事了。

可以说是神色慌张,直接给我打了个电话,这是很重要的信号,我认识的朋友,基本没有这么给我打电话的,都是先询问再拨通。

我约她去办公室。

她只说事很严重。

这几年,食品厂都开始做外销,通过阿里巴巴之类的展示,然后给客户发样品,有点类似茶商推销茶叶,你去快递公司看看就知道了,每天有近半数是食品类包裹,既有电商销售的,又有给客户发去的样品。

这是故事背景。

她说,我让同行投诉了。

就是她从竞争对手那里拿到了人家通过阿里巴巴积攒的客户数据,有的是潜在客户,有的是已合作客户,至于她是怎么搞到手的咱没多问。

然后呢?

她这边的团队再挨着营销一遍。 

结果,让人给通风报信了。

已举报。

她已经找了不少人帮忙,应该是无果,否则不会找到我,找到我不是指望我给出面,而是希望我给梳理一下。

春节后,食品类企业是生意最火的,经销商全是全款提货,并且要排队,算是一个小高潮,主要是大家都宅在家里,囤的各类食物也多。

据她自己讲,这个春天就能抵上去年的利润。

而这个事一发酵呢?

把办公室给封了,财务给封了,工作人员给叫去问话了,而她现在所有努力的方向是什么?

是阻止这些。

我跟她讲,不要这么做,你这么做给人的信号是不服,你应该是认罚,服了,因为这个事还有杀手锏,就是能把你送进去,毕竟你怎么获取的这些信息?对不对?

她说,是有这个风险,但是我问了,这都是行业潜规则,一般不会深究。

我说,要换个努力方向,不是找人消停这个事,而是要去找对方当事人,我错了,你认识对方不?

她说,不认识,但是都是一个大圈的,能联系上。

我说,约着见个面,你是女的,别人不会打你一顿之类的。

她问,我该说什么?

我说,我错了,对不起。

她说,我联系了那个客户,就是给对方通风报信的那个,我让他帮我道了歉。

我说,那样的人,就是墙头草,他只会坏事。

她问,什么时候解决呢?

我说,现在。

来的时候,虽然焦急,还算平稳。

待梳理完,几乎是哇的一声哭了,太委屈了,又没人可以商量,只是懵了,到处寻找帮助又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这么一梳理她也基本理顺了,的确应该这么处理,认输,认错,积极赔偿。

当天下午就给了我反馈。

联系上了,先打了个电话,对方很激动,嗷嗷的把她教育了一顿。

然后把电话又挂了,说自己在开车。

我说,已经是好兆头了,他能接你电话,能骂你,说明愿意原谅你,出出气就好了,你反过来想,不是逃过了一劫吗?若是就是深究你呢?就把你送进去了。

她又跑来了。

说自己累,身心憔悴。

平时朋友也很多,但是关键时刻没有能交心的,很无助。

我问,你老公知道这些事不?

她说,他那个人心小,我不敢让他知道,让他知道,他会好几天睡不着的。

我说,你老公这种人挺好的,无忧无虑。

她说,我过去也这么认为,现在不了,因为我觉得,其实每个人都是有脑子的,也都有自己的心思,只是有人愿意说,有人不愿意说,有天我用我老公的电脑,顺便看了看他的网页收藏夹,我发现了他很多秘密,例如他喜欢研究八卦,不是明星娱乐的那个八卦,就是阴阳八卦的那些,研究风水,还喜欢看灵异类的小说,而且还回了不少帖,关于一些角色的论述。

我说,你突然觉得很陌生。

她说,是的,你看,俩人一个被窝睡觉,却很少有沟通,秘密都在跟外人讲述,自己人却蒙在鼓里。

我说,绝大多数家庭,都是类似的。

她说,就是我无意窥探到的他,完全是一个陌生的形象,不仅仅是我觉得陌生,他父母若是知道了,也会是这种感觉。

我说,台湾有个女作家,写了一篇小说叫《鹤妻》,这个妻子在一次车祸中意外死亡,在她死后,她的先生整理遗物,于是揭开了妻子的另一面,一个长期以来在他心目中“温柔妻子”的另一面,也算是窥探到了她的内心世界吧,原来是这么的陌生,自己以为自己很懂妻子,其实妻子很孤独。

她说,这个怎么破呢?

我说,破不了,人不由自主的就会对身边人设防,有些设防只是不想让对方伤心,当然这本身就是很伤人的事,每个人的内心都不能轻易被人窥探,再好的关系也不行。

她说,我一直以为我老公很单纯,没有忧虑,没有分别心,其实内心很细腻,比一般人还细腻,他还偷着写过想离婚。

我说,你别求证。

她说,知道。

我说,一直都想跟你谈谈,就是做生意呢,需要纯粹一点,老百姓做点生意都想多认识一些人,感觉有人罩着,方便处理一些棘手的事,其实当你真的跟他们打成一片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失去了更多,反而被他们掌控了。

她说,我已经感受到了,那个老黄提了好几次,提议我搞个餐厅,餐厅我们是有,但是主要针对职工,他的意思是单独弄出两间,既能打牌又能吃饭,我是前段时间才知道,我们同行很多搞类似食堂的。

我说,太多了,县城找出几百家私人餐厅是没有问题的,我熟悉的这些朋友,几乎人人有,我们家也有,但是我不大喜欢那些人到我这边,例如我不允许抽烟,但是他们抽,你能说不吗?

她说,去年,提了一个更奇葩的建议,让我搞个唱歌的地方,还带着一个卖音响的一起吃饭,让我买音响的话直接找这个人。

我说,你就是不懂事,若是懂事的,接着马上办。

她说,我觉得咋这样呢。

我说,地方小,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大部分都是好的,都有自己的焦点,自己的理想,自己的的追求,一些没大有出息的,把焦点放到这些小商小贩,也算是寄生,最差不管着吃喝?

她说,以后,还是你说的,少跟他们来往。

我说,能有多远,就离多远,他们没钱的时候,第一个想起的就是你,不是借,而是要,无论于公于私都是如此,还有就是不要任何优惠政策、补助,那些代价都太大了,不是你呻吟几声就能解决问题的。

她问,你遇到这些一般怎么处理?

我说,我们这个行当没啥需要打交道的,无非偶尔就是200块钱罚款,无所谓的事,还有就是一些优惠政策,例如国家要求减免的,咱这边一般都是先收后退,至于退不退,我也不在意了。

每个做企业的人,其经历的挫折、承受的压力,都远超出人们的想象,咱只看到了他们风光的一面,甚至把他们的成功归结为了运气。

其实,不然。

都很不容易,跟客户打交道,跟员工打交道,跟关系打交道……

真了解以后,只能感叹一句,妈的,活该有钱!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关键词: 文:懂懂日记

<< 上一篇

钓个大金主

下一篇 >>

直播天赋

网友留言(0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