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装傻

下班,我顺路送BOSS回家。

迎面来了一辆粉色牧马人,暴改,很威猛,美女开的,年龄不大,丸子头,小墨镜,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对向驶过后,BOSS说了一句:女人开好车,要么有钱,要么有故事。

我说,这个大概率是网红,拿车当道具的。

这两年,玩牧马人的美女越来越多,还成立了什么女子马帮,去抖音一搜,随便一个都有大几万的粉丝,根源是什么?

牧马人是无数年轻人的DREAM CAR

牧马人俱乐部,现在也是90后的天下了,很少有80后,80后大叔要么玩大G了,要么玩丰田了,像我这个年纪再混在牧马人俱乐部,真有人喊叔叔。

我记得我在牧马人俱乐部的时候,美女很少,凤毛麟角,群上每天都在讨论改装问题,不断地升高,不断地加宽,越来越夸张,我与他们理念不同,我只喜欢素车,就是出厂是什么样子,我就保持什么样子,一个螺丝都不动。

我的牧马人是蓝色,当年很少见的颜色,整个俱乐部就两辆,一辆是我的,一辆是美女的,美女的也做了轻度改装,加了一些辅助件,换了泥地胎,还在车门上贴了三个大字:活彻底。

有年,俱乐部组织去翁牛特沙漠,这个沙漠比较平坦,多是小结构,比较适合新手,我们在那里玩的很嗨,还在沙漠里露营了一晚上。

那次活动,最大的收获就是结识了活彻底。

牧马人圈子喜欢拍照,而且很讲究阵势,红的跟红的在一起,蓝的跟蓝的在一起,因为我们总在一起,自然说话的机会就多,彼此感觉还不错,就加了微信。

看长相,是那种不好相处的类型,有点女侠的感觉。

真接触,又感觉很柔顺。

晚上露营时,我们的帐篷也紧挨着,她跟一个闺蜜同帐,还约着到我车上斗地主,那晚我还输了400多块钱,不是故意输的,相反,我一直都想努力输出一个形象,我是智商过人系列,可是,越想表现,越不走运。

倒是把她们哄开心了。

返程的时候,我没跟他们一起,他们去了老掌沟,我去了唐山,在唐山住了一晚,次日就回了家。

接触两天,我对活彻底以及她闺蜜评价还是比较高的,单纯看打扮,看行为,总觉得是纨绔子弟,真接触了,又觉得恰好反了,她们出奇的内敛,怎么形容呢,我以为她们是打肿脸充胖子,实际上,人家可能是夹着尾巴做人。

我是县城的,她们是市区的。

我在北,她们在南。

她们返程必须要经过我家,我觉得可以趁热打铁,毕竟是资源型朋友,我就提议,要不,你们返程的时候,我去高速口接你们,一起吃个饭吧。

没有直接拒绝,意思是看时间,若是恰好是饭点,就提前联系我。

也联系我了。

不过已经是下午2点了。

让我去高速口。

我就去了。

她们下了高速,给我搬了一箱子内蒙古特产,牛肉干、奶酪之类的,搬完就跑了,我问吃不吃饭?说是已经在服务区吃过了。

她们为什么这么做?

我想了想,可能是觉得赢了我400块钱内疚。

过了很久,至少半年。

反正是有柳絮的日子,我车总是动不动就高温,爬个很小的坡就高温,跑慢了也高温,一高温系统就报警,熄火凉一凉才可以,我决定去市区4S店看看,到底是咋回事?

我开去,4S店一检修,说是让毛毛把散热板给糊住了,需要加个防护网,反正是收费项目,问我加不加?也不贵,不到300块钱。

我说,加。

车放4S店了,我准备打车去海关路吃酸菜鱼,刚打上车。

活彻底就联系我:来临沂了?

我问,你咋知道的?

她截了一个图,是4S店售后发了个朋友圈,说柳絮导致的高温,应该加防护网,配的图就是我的车,虽然没拍到车牌,但是她一猜就是我的。

她问,过来喝茶不?(在内蒙古时,她提过,说在市区有家小茶馆)

我问,什么位置?

她发位置给我。

我接着让出租车司机更改线路,直奔茶馆,我一说茶楼名字,出租车司机说知道,不需要导航。

到了,门头并不大,但是位置很好,可以理解为上海的陆家嘴,而且有个核心优势,好停车,有个大大的私家停车区,停十几辆车没问题。

茶馆牌匾是范曾题的……

我问,真是范先生的字,还是找人抠的字?

她说,肯定是真的,这玩意能抠吗?

我说,能抠,有专门做这个的,500元抠一幅,每个字都是真的,落款也是真的,印章也是真的,什么都是真的,哪怕去找范先生核实,他自己也记不清。

我问,这个店开了多少年了?

她说,十四年,不过搬到这里没几年。

一进门,别有洞天,纵深很长,甚至有点类似酒店大堂,光大厅就有四张茶台,有个茶台是她的,其余三个都配有茶艺师。

这个规模,在市级城市可能不算什么,对于从县城来的我而言,觉得开了眼界,哇,好大。

一面墙,全是茶叶。

一面墙,全是茶具。

我去的时候,只有一桌有客人,没一会,另外两桌也有客人了,但是这些客人貌似都只是熟客,仿佛只是路过,进来喝杯茶。

三五成群。

有的是客人之间在聊天,有的是跟茶艺师在聊天。

她呢?

全熟。

都跟她打招呼。

我问,在这里喝茶不要钱吗?

她说,不开包间,不要钱。

我问,你从一毕业就干这个?

她说,不是,不是,这个店是我妈开的,这两年她忙不过来了,才喊我过来的。

我问,有没有车友过来喝茶?

她说,也有。

我问,开茶店,是不是要经常维护一些客户?例如定期请他们喝酒之类的?

她说,你说的是做礼品茶的,那类生意我们基本不做,我们这边聚集的还是以真正的茶客为主,也很少约着吃饭,喝酒就更少了。

又过了一会,有过来做经济普查的,也算是顺路过来喝口水,活彻底就提议让我去小包间,把那个茶台让给他们,让他们自己泡自己喝。

小包间装修的很精致,日式风。

她点了一炉香,端了进来。

我问,这里也卖香吗?

她说,卖。

我说,闻香还是蛮奢侈的。

她说,所以,一般人我不让闻。

我说,这玩意我研究过,我有朋友是做这个的,当时她一直鼓励我囤香料,理由就是香料是易耗品,肯定越来越贵,闻香消费是一种必然趋势,现在大城市已经很流行闻香消费了,三五个人聚到一起,消费一根香,花个千儿八百,很是享受,仿佛听了一首交响乐。

她说,这也是一门学科,香道,前几年,听说有人要在这边开香道馆,不知道后来怎么没动静了。

(玩珠宝的,玩着玩着就走向了“香道”,你买个镯子,买个项链,那玩意又不是易耗品,一戴就是十年八年,而香呢?点了就没了,牛哥不是培育了不少徒弟卖珠宝嘛,有卖红珊瑚的,有卖蓝珀的,有卖珍珠的,全当专家去培育的,先是让出书,再写微博、公众号,培养铁杆粉丝,卖高端货,每个徒弟一个独立的珠宝IP,这些徒弟不乏年入百万的,我那个女球友跟着牛哥干了没几年,出了书、留了洋,在济南青岛买了四套房了,牛哥自己也选了一个分类,也出了书,算是王者分类,就是沉香。)

凡是与“觉”有关的终极消费,都很奢侈,例如味觉大餐、听觉大餐、触觉大餐,现在开始流行嗅觉大餐,让咱想想都觉得很怪异,几个人围个桌子,点根香,你闻闻,我闻闻,而且还讲究人数,一根香不能让太多的人闻,闻的人多了,味道也淡了……

我问,茶馆的包间上座率如何?

她说,一般吧,主要是咱这边不提供餐饮,不允许打牌,另外晚上不营业,限制太多,来的客户就比较少了。

我问,那主要靠卖茶叶?

她说,茶叶卖的也一般,主要是茶具。

我问,是不是有很多人买茶具上瘾?

她说,这东西就跟男人买车是一个道理,永远都是这山望着那山高,不断地升级打怪。

我问,茶具利润能有5成吗?

她说,差不多。

我问,那些杯子很值钱吗?

她说,杯子没有很值钱的,三五千就算好的,主要是壶。

我问,一把多少钱?

她说,一两万,三五万,都正常。

我问,贵的呢?

她说,二三十万的,咱这边都卖过,再贵的就很少了。

我问,那些贵的壶,怎么能保真呢?

她说,现在名家茶壶跟名家字画一样,制作者本身也当防伪标志,会手持这个壶跟你合影,并且有细节照,你要是把壶放大,每把壶都是独一无二的,壶型可以仿,你说把壶身材质、纹理也仿的一模一样,不可能。

我问,他们知道不知道你的利润有这么高?

她说,应该知道。

我问,那为什么不自己去买呢?

她说,没有渠道,网上有卖的,但是你不敢买,我妈就会鉴壶,经常有人拿壶来找我妈鉴定,不说十有八九是假的,反正一句话,渠道不对,东西基本就不会对,哪怕是拍卖来的都未必真。

有些,我们认为很简单的事,对于很多人而言,就是一座山。

例如,前几年,还有一门生意,帮人注册淘宝店。

在咱看来,这玩意多简单?

可是,就是不会弄!

例如,为什么县城MINI很少,是欣赏这个车的人少吗?

也不是。

而是,不知道哪里有卖的。

做二手房的妹子买了一辆,算是受我蛊惑,我跟她讲过,你开个MINI,比你开个同价位的宝马奔驰都上档次,MINI有点类似情怀车,哪怕你是亿万富婆,你开个MINI也不掉价,陈震同学牛B不?他也开MINI

她买了。

前段时间,我遇到了她,我问感觉如何?

她说,我开回来的当天,就让一个开宝马的娘们拦住了,非问我车是从哪买的?围我车转了好几圈……

我是跟她交流才知道,原来是有这么多女人喜欢MINI,之所以没买,是不知道去哪买,问她最多的问题竟然是:在哪买的?

那天,我还顺便问了她一个问题:买了MINI后,对生意有影响吗?

她说,改变还是很大的,过去遇到有钱人,总是不知道怎么跟人相处,现在要自信了许多,而且一些原本接不到的单也接到了,也逐步放弃了一些鸡肋单。

更奇葩的事在后面。

她买了没有半年,身边小姐妹也买上了。

为什么?

耳濡目染,看到了她的蜕变。

按照我做签名书、字画的理解,我觉得想买把大师壶并不难,直接登门拜访就行了,SO EASY,我一这么提议,大家肯定会说,人家能见你吗?只要你想见,都会见,在你关注我之前,你能想象作家会跟我们这些屌丝在一起玩耍吗?一般人到我书店,我都会这么吹一句:凡是活着的、有名气的作家我们都签过,也不完全是吹牛,是事实,书都摆在这,你自己验证就是了,茅盾文学奖我签了全系,很多作家追着我签,我都拒绝,没拿过大奖,名气太小。买壶不是一回事嘛,咱觉得很简单的事,对于很多买家而言,他们觉得不敢、不好意思。

活彻底他们家,就是打了这么一个信息差,建立了通道,有可能是自己建立的,也有可能是通过中介,但是不管怎么讲,肯定是可以跟工艺大师面对面的。

继续说“活彻底”,她问我有没有吃饭?

我说,原本想去海关路吃酸菜鱼,这不直接过来了嘛。

她说,那我带你去吃饭。

我问,你吃过了没?

她说,我吃过了。

我说,那不用了。

她说,我拿点茶点你吃。

我问,要钱不?

她笑着说,要!

她这边茶点也是五花八门,听她讲,茶点也多是免费的,例如客人路过的时候,渴了就喝茶,饿了就吃点茶点,所以她家的茶点就有了另外一个属性,当饭吃。

真是什么都有,竟然还有煎饼。

看我吃完。

她问,焦X梅,你怎么认识的?

我问,干什么的?

她说,她家是做板材的,她是教钢琴,我看她给你点过赞。

我说,你说网名我才知道。

她说,夜莺。

我翻了翻,有这么个人,没聊过,是读者,买过书,我之所以没注意到她,可能是因为她性别设置的男。

我说,是好友,但是不熟。

她说,我们俩关系很好,刚才我给她发信息,我说你要过来,问她来不来,她说太紧张,不敢。

我说,至于嘛。

她问,你朋友圈的那些文章都是你写的吗?

我说,是的。

她说,总觉得不像。

我说,每个认识我的人,都有这种错觉,就是很难把我本人与文章联系在一起,总觉得我应该是个杀猪的。

她说,也不是像杀猪的,总而言之,不像是会写文章的人。

我说,在大家的概念里,会写文章的人,应该文质彬彬,有一股书生气。

她说,对,对,对,最好戴个眼镜!

我问,你平时,天天在这里吗?

她说,有空我就来,平时我也有自己的工作。

我问,做什么?

她说,手办收藏。

我问,手办是什么?

她说,少装傻。

我说,真不知道。

她说,具有收藏价值的人型玩偶,都叫手办。

我问,秦始皇兵马俑算不算?

她说,圈内有个说法,秦始皇是最大的手办收藏家。

我问,你是自己造?

她说,我哪有这本事,从日本代购,绝版后再卖。

我问,利润比茶壶高吗?

她说,我认为是。

我问,我能做吗?

她说,你若是喜欢,你也可以啊。

我问,门槛是什么?

她说,资金、耐心,关键是要懂,还要有渠道,知道什么手办什么时候发行,在哪发行,怎么能买到……

我问,有没有一发行,直接飞到日本去抢的?

她说,太多了,很多明星都是手办收藏家。

在“活彻底”那边坐了2个多小时,4S店给我打电话,说是修好了,那我就准备返程,告辞了。

这次又加深了一点印象。

我推测,她是个富二代。

在媒体的渲染下,富二代仿佛是颓废的一代。

实际上?

富二代往往是什么标签?

头脑聪明、努力工作、谦虚有加。

回来后,我们很少联系,彼此都忙。

又过了大半年,到了冬天,他们一行要到我们县城北的乡镇去慰问孤寡老人,是一个什么公益基金会搞的,每年都去,不仅仅是他们,也许是因为那个乡镇在山旮旯的缘故,临沂的狮子会、奔驰G车友会、牧马人车友会都往那边跑,上次连云港越野E族还慕名跑来了,要去捐助。

她是做完活动后给我发了个位置,在路上的。

我问,去还是回?

她说,回,准备到县城吃饭。

我说,一会到了饭店,给我发位置。

她说,我们是专门来吃兔子头的,这次还是不见了吧,我也没打扮,见董老师还是要有仪式感的。

我说,少来了。

对我的称呼变了,看来不把我当屠夫了。

到了饭点。

她拍了照给我,兔子头的,没有给我具体的位置,本地做兔子头的饭店太多,我挨着找意义也不大,既然她不想见,就不见了,另外可能她跟别人一起,不方便。

我看桌子上摆着不少啤酒。

我推测,应该不是车队出行,更像是包了一辆中巴。

我说,我还想送你几本书。

她说,下次我自己来拿。

我说,好吧。

我总是忘事,我在想,既然想起来了,就准备好,给发快递过去吧,接着要了她的电话与地址,也算是第一次知道她叫什么。

书,我给发过去了。

她回了一个杯子给我,日本的锤纹杯。

又一年。

我去东营,看华八井,华八井不是西藏的那个羊八井,华八井是胜利油田乃至整个华北油区的第一口发现井,现在成旅游景点了,建了个广场,不过没啥人,东营人对这些都麻木了,见多了。

我想顺道去看看油田科技展览中心。

可是,油田科技展览中心只接团,貌似不接散客。

我就发了个朋友圈,问东营谁熟悉油田科技展览中心?带我去参观一下吧,一颗好奇的心。

活彻底联系了我,直接打了电话。

大体意思是让我找个位置等着,她亲弟弟在东营,可以带我溜达溜达。

很秀气的一个男生。

开了一辆奥迪A7,也是很谦虚,自己做生意的,做传输带的,反正也是与油田相关产业的,让我把车找地方放下,他带我四处转转。

那天很不巧,应该是周日,科技展览中心有活动,而且已经是下午了,马上关门了,那周一呢?周一闭馆,所以完美错过。

弟弟觉得看那些展览有啥意思?咱直接看真的,先是带我去看了磕头机。

磕头机的专业术语叫:游梁式抽油机。

它是靠什么驱动?

电力。

这玩意耗电量很大,耗能也高,耗费的钢材也多,可是为什么普及率还这么高呢?

结构简单,易维护。

在整个东营地区,随处可见,一些靠近旅游区的,还特意做了彩绘,仿佛成了长颈鹿,有些现在已经在抖音上火了……

我问,咱这边开采成本大约多少?

他说,一桶接近50美元。

我问,中东那些国家呢?

他说,沙特开采成本在3美元左右,加上运费也就是7美元。

我说,那不如进口。

他说,从经济角度是如此,但是从战略角度,必须自己有。

我问,开采成本能降低不?

他说,若是完全更换为现代的、高科技的采油设备,能降到20美元,在国内有绝对竞争力,毕竟运输成本低。

弟弟还是蛮懂男人的。

他知道男人对什么好奇,带我去看了看海上采油平台,海上的这些油是怎么运到陆地上的?原先我以为是用船,实际上有点类似海底光缆,直接是铺设了海底管道,那有没有人偷油?

有!

而且设备很先进,配有潜水员,下去钻孔、接管,有点类似医院里的预留针,每次去偷油直接接上管……

我问,那有没有设备能检测到有人偷油?

他说,能,管道压力基本是固定的,检测压力表就能预警,但是抓不好抓,你这边发现有人偷油了,再去海面巡查,人家早跑了,之前抓到过大耗子,是因为预留管没弄好,把海面污染了,彻查到底,抓到了。

我问,偷油的多吗?

他说,应该反过来问,有不偷的吗?这东西产量又没数,各个环节都是雁过拔毛,这些年规范了许多。

又带我去看偷天然气的。

老百姓,弄个硕大的塑料袋,那塑料袋怎么也有五六米长,仿佛是个氢气球,用三轮车推着,弄回家做饭用。

不避人。

一个管子就那么裸露着,还带着阀门,大家排队偷,仿佛是村口的泉眼,谁都可以来打水。

拍照也不要紧,随意拍。

这些,我觉得还没啥,因为我之前就知道,最让我诧异的是,住宿的时候,弟弟让我把油箱盖开着,车锁上就行。

次日,油箱就满了。

这是整个东营最有特色的,移动加油站。

他们有微信,你想加油,只需要告诉对方,你车停在什么位置,按照要求把油箱盖打开就可以了,次日会给你发个小视频,告诉你加了多少油,给他多少钱,价格很便宜,油价贵的时候,能便宜一半,那用什么作为计量标准?

人家拉着加油机!

通过跟弟弟的相处,我摸清了活彻底的底细。

活彻底跟这个弟弟是一个爹一个妈,但是父母离婚了,妈妈老家是临沂的,就回了临沂,再婚了,爸爸老家是垦利的,也再婚了,离婚的时候,活彻底跟了妈妈,弟弟跟了爸爸,就这么一层关系。

弟弟做的生意,也是子承父业,他爸在垦利有个乡镇企业,就是生产传输带的,毕业后,弟弟做了销售业务。

次日,又带我去他老家逛了逛,说是农村,但是又不像,一排排全是小洋楼,仿佛是华西村,我调侃了一句:有点像华西村。

弟弟说,之前就有这么个说法,山东华西村。

不远处就是三峡移民安置村……

我问,三峡移民在这边生活的还习惯不?

他说,当时还有不少在我们厂上班的,他们也是想家,年龄大的,能回去就回去了,年轻的陆续都去了大城市,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把咱迁到陕西去,咱早晚也会回山东的,一回事。

我说,貌似高考加分。

他说,了了事,加5分。

我问,咱这边排外不?

他说,哪里不排外?

他们村有个工业园,不过感觉已经很萧条了,包括他自己家的工厂也是半关闭状态,他说现在已经搬到东营市区了。

据弟弟讲,整个村子的腾飞与一个人有直接的关系。

就是他叔叔,曾经是村长,思想先进,大刀阔斧,引进企业,带着老百姓发家致富,但是真发展起来了,村里又有人眼红……

事后,我特意搜了一下他爸、他叔,的确都是网上名人了,不过都是负面的,又是占地,又是贪污,全是这些,微博上很多,但是一打开链接,基本都是404了。

回程,弟弟自己感叹了一句:废了,废了,要是我叔继续干着,不会是这个样子!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关键词:

<< 上一篇

SWOT

下一篇 >>

先稳住

网友留言(0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