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赏

据骑友讲,日料店来了一个妹子,很有味道。

戴个眼镜,很是斯文。

我问,要到微信没?

骑友说,问她要了,她说还没下载微信APP

这个拒绝,委婉的太直接了。

那,咱也去瞧瞧吧。

北方人吃饭喜欢包间,日料店也是如此,吧台设计的很好,但是几乎就是装饰用的,没人用,总觉得跟厨师面对面太尴尬。

我倒喜欢吧台,觉得宽敞。

还有,可以听一些八卦。

我是日料店的0001号会员,不是最早的,而是最巧的,日料店是开了很久才开始使用会员系统,那天正好我在,我就自然成了0001号。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老板知道我虚荣,满足我。

一见面,发现这个服务员的确很有味道。

一看就是读过大学的。

这东西写在脸上、身上、步伐上。

藏都藏不住。

给我倒水的时候,我问了一句:你哪个学校毕业的?

她说,曲师。

我问,什么专业?

她说,信传。

我问,现在做什么?

她说,在XX中学。

我说,咱俩是校友。

她问,您在哪教书?

我说,我现在不教了,你咋突然想来干服务员?

她说,一直不开学,又没什么事,在家闲着也怪无聊的,想出来学点东西。

我说,不是开网课了吗?

她说,我在那边是代课,当时是有个老师生二胎,现在已经休完产假了,学校暂时还没有给我排课。

我问,你还没在编?

她说,今年继续考。

我说,加油。

她说,谢谢。

她一说自己是代课老师,我就理解她为什么来当服务员了,是她暂时还没有编制,相当于无业游民的模式,即便是上班的时候,一个月也就是1500块。

等她考上了,还需要先到乡下去工作。

在乡下工作几年后,再考。

若是考上了,再进城。

吃完饭,走的时候,我让她帮我打一下包,一般服务员把打包盒拿过来就可以了,她就要认真的多,我什么都没说,她挨着给打包。

我多问了一句:;来这里有落差吗?

她脸刷的红了:肯定有,我还是喜欢跟孩子们在一起。

我问,报辅导班了没?

她说,没有。

我说,考试方面我比较有经验,你若是有需要,可以多问我。

她说,谢谢。

我说,加个微信。

她说,好。

报了手机号……

她送我到门口,帮我把打包的放到副驾驶,看我把车倒出去,摆了摆手,回了屋。

回家路上,我在想。

若是一切顺利,她马上考入,从此进入一个相对封闭的教育圈,那么人生轨迹是很稳定的,找个同事或公务员结婚,一辈子过着小日子,很安稳,如我姐我姐夫一般,没坐过飞机,没坐过高铁,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徐州,听起来好像很可悲,其实人家生活的很有成就感,在小地方,为人师表,谁不高看一眼?这就是绝大多数县城工薪阶层的真实写照。

若是这个姑娘在日料店打上一年的工?

她就不再是她了。

她现在处于未开化的状态,但是总有男人想开化她,一旦开化就回不去了,甚至会愚蠢地认为自己前几年咋那么傻?非要当个破老师,破老师有啥意思?一个月三四千块钱,还不如跟着他们做点生意,或干脆嫁给他们。

长的真不错,很淳朴。

直觉来看,大学的时候谈过男朋友,现在可能依然有男朋友,没有太多乱七八糟的事,相对是比较保守的,农村丫头。

微信上聊过几句。

工资是月结,每月3千,每周可以休半天,工作时间是上午10点到晚10点,工作强度倒不大,因为店里客人并不多,老板管的也不严,允许服务员跟客人闲聊,但是不能坐着聊。

还有,不允许加客人微信,不允许跟客人出去吃饭。

她这种读过书的女孩,不算时尚,但是对土包子很有吸引力,缺什么补什么,这些土包子没念过书,所以很容易崇拜这些读过大学的女人。

骑友貌似中了心魔,在微信上问我:最近去没去日料店?加没加上微信?

我告诉他,加上了。

但是,我没想过乱七八糟的事,毕竟是校友,又是咱的小师妹,咱不仅仅不能欺负,相反,要保护好。

过了没多久。

骑友竟然也加上了,特意截图给我,显摆了半天。

我觉得,有双重因素,一是骑友受刺激了,他下决心加上。二是她可能想通了一些事,觉得能来这里消费的,还算有钱人,应该多认识一些,也可能是别人给支的招。

前段时间,我们骑了一次五莲。

回程的时候,这个骑友追上我:董老师,晚上去吃炸串吧。

我说,我回去有事。

他说,没事,等你忙完,咱一起宵夜。

我说,到时候再说吧。

晚上9点多,他给我打电话,喊我,说有妹子……

我就去了。

他自己。

所谓的炸串,算是本地特色,就是烤串是类似炸油条的方式炸出来的,最有特色的是蛋白肉,是豆制品,前段时间我还听说临沂有个姑娘把煎饼炸串做成了全国连锁,那就是来我们这边COPY的。

我问,你说的妹子呢?

他说,还没下班。

我就猜了个差不多。

10点多点,来了,果然是。

日料店的服务员。

我喊她师妹。

师妹先去洗手……

我问,你怎么搞到手的?

他说,我连发了两个520的红包,第一个她没收,自动退回来了,第二个收了。

我说,对于她的收入而言,520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他说,我也怪心疼的。

我问,睡了?

他说,还没,但是差不多了。

我说,玩归玩,闹归闹,要有分寸……

他说,我明白。

所谓的分寸是什么?

第一、你不能让人怀孕了。

第二、你必须告诉人家实情,你结婚了,你别瞎承诺,又是单身,又是准备迎娶的,也别去装可怜,说什么夫妻感情不好。

骑友抱了两箱啤酒。

我说,一箱就行,咱喝不了多少,我最多两瓶。

他说,没事,喝不了可以退。

他开了六瓶,每人面前先摆上两瓶。

师妹摆摆手:我不会喝酒。

骑友替她倒上了,我们这边喝酒都用碗,特意给她倒进了杯子,意思是我们用碗,你用杯子,我们干了,你随意,会喝不会喝的,一杯啤酒没啥问题吧?

姑娘不好再拒绝。

串还没上,已经喝了两轮,姑娘的一杯干了,我们俩人每人喝了两碗,我看这个节奏,骑友是需要我当托。

在山东,不是“朋友”的前提下,女孩不要轻易在酒场上喝酒,因为一群人想灌醉你,就一定会把你灌醉,用的就是群体催眠战术,来,咱初次喝酒,干一个,来,咱加深一个,我干了,你随意……

自损1千,伤敌2百。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有次吃饭,其中一个女孩是干保险的,老家是濮阳的,是在越野群上认识的,那个女孩能喝,我是主宾,剩余几个都是玩车的小弟弟,还有那个开羊汤店的胖哥,开黄色牧马人的那个,他能喝,啤酒能当水喝,他们几个就联合起来了,自己干了,让女孩随意,意思是一定要把女孩给喝懵圈,送给董哥的礼物,好虎也敌不住一群狼,没把她当人,当玩具了,那个姑娘在越野圈混了一段时间,不少人手机里都有她的照片了,业务她也没做到多少,后来销声匿迹了,她的段位驾驭不了一群狼,反而被狼撕扯了,我跟她没故事。

越在小地方,这种事越多。

本地有个地产商,大姐大,她多次跟手下的女员工讲:不喝酒又不枪毙你,喝了酒,你自己都不是你了,坐人家大腿上,烟也点上了,舞也跳上了……

师妹看来的确很少喝酒。

一瓶没喝完,脸红的跟关公似的。

我看明白骑友的意图后,我就觉得自己太廉价,我这么大的人物来给你当托?

我提议,我先回家了。

他们继续。

至于后来?

没有跟踪。

2007年,我去买房,那时我年轻,24岁,也不懂房产,反正就凭感觉来,7号楼,7楼,701,我觉得一串7不错,就定了。

网上看到的楼盘,就在现在的市政府旁边,当时市政府还没搬过去,那边还是一片大农村,是我一个读者跟我讲,那里要做大开发,未来有潜力,我就去了,没想过买婚房之类的。

因为,我压根就没有结婚这个选项。

浪子一个。

网上看了以后,打电话预订的。

也没看房,就跟着房号选的,觉得很吉利,就要它了,售楼员的意思是必须先交定金,否则明天就没了。

我在异地。

我说,这样可以不?你帮我交上,我一定要。

她说,好。

次日,一大早,我问她:昨天你帮我交了没?

她说,交了1万定金。(现在回头想想,她肯定没交)

我汇给了她本人1万元,同时拍了身份证给她,让她帮我办手续,那时房子很便宜,户型不大,80平左右,一套房子24万。

我负担得起。

交了定金后,要在一周内付尾款。

过了三两天,我去找她。

个头很高的姑娘,素质也很高,是临沂大学毕业的,但是不是高中毕业后读的大学,而是初中毕业后读的中专,中专又考的大专。

幼师专业。

我是她的第一个客户。

带我去看房子 。

电梯还没开,需要走楼梯,她在前,我在后,感觉还是蛮性感的一个姑娘。

办完手续。

她请我吃了顿饭,意思是她同事都觉得不可思议,竟然没看房就直接汇了定金,最初都以为是个骗子。

还有,就是我是她的第一个客户,很有纪念意义。

吃了饭,加了QQ

后来,就在QQ上聊天,我就问她有没有兴趣跟我谈恋爱?房子有了,咱随时可以结婚,对不?

她也很认真。

又一次,我去交维修基金的钱,顺便见了个面。

她的意思是不要在外面吃了,咱回家吃吧?

她会做饭。

租的房子,她一间,妹妹一间。

妹妹在装修公司做设计。

那晚,妹妹不在。

她炒了菜,煮了饭,我们一起吃了,顺便过了夜……

事后,我就劝她,不要卖房子了,还是要找个地方上班,例如考进正规幼儿园,去当个老师,卖房子不是个长久之计。

我这种吊儿郎当的人,不忠心。

交了房以后,基本就没联系了,她可能也忙,也没怎么联系我。

过了好久好久,应该有个一年半载,说去卖别墅去了,原来的楼盘已经清盘了,有次我给她打电话,那边不知道是酒吧还是KTV,反正声音嘈杂,她明显喝了酒,还喝了不少,问我,哪位?

我说,我是懂懂。

她问,谁?谁?

我说,懂懂。

那边把电话挂了……

说明,她压根没存我电话,也已经对我没印象了,还有,她已经成了一个资深业务员了,能跟男人一起吃喝玩乐了。

是谁改变了她?

就是职业,接触的人,接触的事。

今天?

要么,嫁人了,安心过日子了,做个小生意,小买卖。

要么,做大了,成了一方名媛,你看县城就知道了,不少在地产圈里开豪车的少妇,都是从售楼员干起来的,一不小心踩对了枪,就爬上去了。

不得而知。

按部就班的轨迹,读书、工作,会有相对比较稳定的婚姻,你看一点就行了,学校老师基本都是同龄人找同龄人,很少有老头娶了小媳妇。

但是,社会就不同了。

所谓的原则、修行,在绝对实力、阅历优势面前,不堪一击。

最好的办法是,物理隔绝。

不接触他们!

前天,我去健身房。

一个妹子径直找到了我:您是董老师吧?

我说,是。

她说,他们都说你是网红。

我说,不是。

她说,我也在玩抖音,希望多多指教。

我问,您是新来的教练?

她说,算是。

实事求是,身材很一般,你知道那些魔鬼身材是怎么训练出来的吗?

9分是天生的。

1分是后天的。

包括肌肉类型在内,也都是天生的。

她就是没有天赋的那种。

个头矮矮的,身体比例不协调,上半身太粗了,头尤其显大,晃来晃去的,标准的大饼脸,而且还喜欢扎个小辫,显得脸更大。

我心想,你成不了网红。

她问我要抖音号,我告诉她了。

她翻看了半天后,感叹了一句:人气也不算高。

我说,不到1万人。

她问,那为什么他们都说你是网红?

我说,驼子里拔将军,在健身房里,我这点粉丝就算人气王了。

我对她的印象又减分了。

我觉得,她不懂语言艺术,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太直,初次接触就直接给我贴了个标签:不过如此。

她让我关注一下她的。

我翻了一下,全是讲健身的,点赞最多的一条不到300个赞,应该说,大部分都是个位数。

少的可怜。

倒是很认真,每天都更新。

我问,更新多久了?

她说,六个月。

我问,你是有计划朝这个方向发展?

她说,是的,我还专门去上海参加过这方面的培训,我们培训班有个同学,现在有50多万的粉丝。

我说,你找出来我看看。

她那个同学,跟她不是一个套路,就是不讲健身,每个视频都是在健身房里拍的,而且几乎全是屁股,这类网红很多,微博一搜一大把,就是专门练蜜桃臀的,甚至有的只有会员才可以看,不给钱都不能……

我就关注过一个。

我的直觉就是,这个大头不适合搞视频。

因为,视频中的她,太丑了。

头显得更大不说,身材根本没有竞争力。

第二天,我去健身房,我到健身房的时间一般都是没人的时间,她又找到了我,可能是别人又给她科普了,懂懂不是一般的网红,是靠写文章红的。

她非让我指点指点她。

我问,听真话?

她说,是的,虚心学习。

我说,别做了。

她问,为什么?

我说,没有结果。

她问,你的理由是什么?

我说,你定位成了教学,但是你没有成绩,理论高度也不行,在这个领域是不可能有人气的,你看羽毛球,全国有多少教练?几十万个有吧?又有几个敢录视频搞教学的?你没拿过全国冠军都没有资格,哪怕是全山东最优秀的教练,他录的视频都是业余的,也没人关注,你可以自己去验证这一点。

她说,我这个是针对业余爱好者。

我说,那我为什么不听专业的讲解?

她问,还有别的理由吗?

我说,你没有成果,没有对比,没有震撼,没有任何激发别人关注的欲望,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普通人是不配有粉丝的。

她问,抖音上的那些网红,谁又不是普通人?

我说,看似普通人,其实每个人都有绝活,普通人在健身领域是不可能红的,除非是有蜕变对比,例如800天从300斤到了98斤,既然铁定出不了头,不如换个思路,普通人日复一日的健身,只能作为一个加分点,但是,成不了职业,就是把全县最好的健身教练录了视频发抖音上,也被打成筛子,因为放眼全国,他太不出众了,连被肯定的机会都没有,网红不是万里挑一,而是亿里挑一。

她说,让你打击的一点信心都没有了。

我说,你可以先增肥成个大胖子,然后瘦成闪电,我们为什么喜欢关注一些人?是因为他们身上有变化。

选择不对,努力白费。

主要是,你在这个赛道上压根没有优势,唯一的优势可能就是喜欢健身,还有就是在这个领域待的时间比较长,你偶尔在县城带个学员没啥问题,但是真的走到了网上,想面向全国市场?

基本没有机会。

核心的问题,还要思考两点:

第一、我能否给别人带去价值?

第二、在众多的竞争对手中,我的价值是否有竞争力?是否可替代?

同样是学羽毛球,你是看林丹拍的教学视频还是看小县城教练拍的视频?你看那些顶级高手打球,那是一种舞蹈,一种艺术。

你看县城教练打球呢?

打我们的时候,的确也是在舞蹈,也是艺术。

遇到个职业选手。

他们就成了我们,甚至比我们还狼狈。

为什么整个抖音没有县城教练录的教学视频?

是他们没录?

也录了。

而是,都沉入海底了。

没有出头的机会!

有些东西,坚持就是胜利,有些东西,一旦选错了方向,怎么努力都不会有结果的,要评估自己的实力,这个是很现实的问题。

要找到,上天赏赐我们的饭碗在哪?

而不是盲目的PK别人的饭碗。

有年,我在济南,朋友非喊着去洗脚,正规的,还是什么中医研究院,端着盆子进来的姑娘全是学生的模样,有的还戴着眼镜。

她们是学中医的。

我就很好奇,你学中医,咋给人按上了脚?

没有落差感吗?

给我按的那个,肥头大耳的,走路跟个爷们似的,我没看上,给朋友按的那个,很有味道,我就加了她微信,就是从性格方面,我感觉她未来能闯出自己的一条路,说话办事都很得体。

这个姑娘叫依依。

后来,被我发展成了读者。

她打赏的很频繁,而且额度也大,那么我就觉得不合适,因为她毕竟赚钱不容易,虽然按脚一个月能有个六七千的收入,但是毕竟辛苦,谁愿意捏别人的臭脚丫?

过去,我也不理解,为什么那些网红搞直播的时候,有人把刚发的工资ALL IN了。

通过我观察我自己。

我发现,也有这个现象。

打赏额度最大的群体,就是两极分化。

一类是底层工作者,甚至真的一个月工资13的。

一类是高收入群体,他的200元相当于我们的2块钱。

至于是什么心理,我还没研究透,是觉得自己应该供奉自己的偶像?还是寄托了希望?还是觉得多打赏点能获取关注?

但是,打赏多了,我也害怕。

因为,会成为负担。

你觉得付出了那么多,而我没关注到。

久而久之,成了怨恨!

反正我记得那次去济南前,我特意看了一下,依依一个月能打赏2000元以上,我觉得不合适,决定去见见她。

她不在那按脚了。

说要去参加一个培训,耳朵按摩的。

问我看好不?

实事求是地讲,我不看好,耳朵有啥好按摩的,但是出于敷衍,别人咨询我,我一般都顺着说,好,好,好。

又一次去。

她开了个店,巴掌大。

六七张按摩床。

专业掏耳朵。

我请她吃饭,她非要给我掏掏耳朵,可能是她面对我紧张,掏的很浅,还有一个金属噹的一声的那个流程,她搞了好几次都没响,太紧张了。

我就不让掏了。

唯一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床头有个显示屏,能全程看到耳朵里长什么样……

没多久,她名字就改为了可视采耳。

我不看好这玩意。

很贵。

掏一次40多块钱。

牌匾上写着治很多病:中耳炎、耳结石、耳鸣……

一晃,好几年没联系了。

我在朋友圈发了张骑行照,很多人都问我:你胳膊怎么的?

之前摔的,愈合后就那样了,有点类似烫伤。

依依联系我:董老师,你要是相信我的话,你给我个地址,我给你发瓶药,是高科技,臭氧技术,很管用,抹上就除疤。

我说,行。

她老家是沛县的,与药膏一起,还发了一些双黄蛋给我。

过了很久。

我去济南机场接人,那哥们晚上要住在济南,那哥们没有女人不能活,可是特殊时期,没有女人,哪怕旮旯里也没有。

我想起了依依。

虽然不能有故事,但是毕竟是个女的,而且掏耳朵跟按摩也差不多,我带你去掏掏耳朵吧。

联系了依依。

给了一个新地址。

换成了一个很大的店,一面是掏耳朵的,一面是产品墙,代理了一些产品,有治男人病的,有治女人病的,去她店的人,她就加了微信,同时,一边掏耳朵一边推销,东西都很贵。

经过深聊,得到了几条核心信息:

第一、掏耳朵市场很大,特别是中耳炎,很多人都有,她是包治中耳炎,499块钱。

她的小店,日均营业额在1000元以上。

第二、她做微商收入更高,特别是女性妇科问题的,基本来一个就能推销一个,有的人很臭,给掏耳朵都能闻到,一推销一个准。

说是买房子了,在章丘。

我给了她一个全新的建议:把现在的一切系统化,包括怎么推广,怎么办会员卡,怎么卖货,当你什么时候觉得你随便带一个人去陌生城市都可以很快起家时,你就做加盟。

会再次腾飞,而且不是几十万几十万的赚。

而是一年怎么也要搞个几百万。

后来,我特意去抖音、快手搜了一下专业采耳,发现已经有人这么做了,而且宣传的动辄就是几百家加盟店……

依依问我,董老师,你感觉我这几年发展的怎么样?

我说,从认识你时,我就知道你不一般。

她问,真的?

我说,真的。

事不怕小,就怕我们看不见,掏耳朵的回头客多不?

特别多。

只要你去掏一次,就会给你科普一些专业知识,例如不要自己用棉棒掏,洗脚的时候不要让技师掏,这两个渠道是男性中耳炎的主要患病渠道,若是真的痒痒了,可以用手抠抠外面,实在痒的厉害,就到店里掏一下,但是也不能太频繁,每个月不能超过三次,一般都是建议每两周一次。

我曾试着说服妹妹去济南学习学习。

妹妹死活不同意。

她觉得,掏耳朵、捏脚、端盘子,这些都是下等人干的活,赚再多的钱,也不馋!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关键词:

<< 上一篇

三分钟热度

下一篇 >>

不够富有

网友留言(0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