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带货

麦姐,背特别挺。

模特一般。

与职业出身有关,当了十好几年的兵。

转业到地方上,进了一个清水衙门,民政局下设单位,就一个好处,清闲,整个部门就俩人,前些年各单位管的也松,考勤几乎形同虚设,平时谁也见不到谁。

她就帮父母做点事。

家里是做食品加工机械的,例如面条机、和面机。

麦姐老公呢?

体制内的,上班族,混的还不错,在同龄人里算佼佼者,与麦姐不同,他在核心部门,朋友满天下,天下熟,哪怕我们走丙察察进藏,他都能联系上当地的朋友给与我们一些特殊照顾。

他们俩怎么认识的?

单位搞联谊认识的,那时部队管的严,打电话比较难,他就给她写信,写着写着,求了婚,她就答应了,而且,他还做了很大的牺牲,她转业是转回了山东老家,他呢?为了爱情,跨省调动了工作,跟着来了山东。

来山东后,也没有水土不服。

相反,如鱼得水。

我们怎么认识的?

麦姐的哥哥先读到了我的文章,读着读着,觉得把江湖写的挺险恶的,应该让妹妹读一读,在哥哥眼里,麦姐就是个傻白甜,很傻很天真,是坚定的爱情信仰派,认为爱情大于天,她认为,即便世界上所有男人出轨了,自己的老公也不会。

初次见面,麦姐和老公请我吃了个饭。

我的感觉是什么?

老公很有能力,也很爱麦姐,真是处处照顾,连菜都帮着夹,而麦姐给我的感觉呢?则是没长大的学生,思维模式、逻辑方式,就跟个孩子似的,很天真,很浪漫,仿佛从来没接触过社会。

很像我之前认识的那个大学老师,大学老师她妈从高中陪读到大学,爸爸是个BOSS,临退休前催她结了婚,也算是回收一下贺礼,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应该跟我今天差不多大,但是看起来跟个学生似的,因为从来没有过生活压力,也没为什么犯过愁,岁月在她身上没有痕迹,她是怀孕期读的博士,都成了校园一景,人家都以为本科生怀孕了。

老公呢?

是一个很优秀的凤凰男,出类拔萃的那种。

那时,我是个混混,整天骑个大摩托车。

吊儿郎当,对于她的世界而言,是那么的新鲜,那么的自由,原来,人真的可以如此的放荡不羁……

着迷了。

有段时间,她带孩子住父母家,父母家在单位家属院,正门还有站岗的,凌晨3点我在后门位置等她,她爬门出来,骑摩托车带她在高架上跑两圈,她紧紧地抱着我,嗷嗷的叫唤着,疯够了再爬回去,天还不亮。

应该说,所有认识她的人,包括她的父母,都不知道她的这一面。

是如此的狂野。

我问她:咱就这么从高架上摔下去,你后悔不?

她很坚定地说,我不后悔,会很幸福!

她们俩有共同点,都是温室长大的,没经历过生活的苦,没旁观过鸡飞狗跳,她们的世界只有岁月静好。

团购网站刚兴起时,团购这个模式特别风靡,银川有个朋友在上面做的风生水起,搞什么?

代卖旅行社线路。

两条线路。

一是泰国,二是香港。

泰国团购价是2980元,实际成本是1700元。

香港是999元,实际价格是-300元。

300

是的,就是你每输送一个游客,旅行社要给你300元的人头费,可以这么讲,所有的出境游,账面价都是亏本的,例如欧洲游,带你去十几个国家,只需要7000元,你看看往返机票多少钱吧?!还要全程的住宿、餐饮呢?

为什么要亏本运营?

降低出行门槛,吸引更多的人走出去,出境后再关门打狗。

现在一说三亚旅行,大家就觉得贵,因为会对标泰国,你看去泰国多便宜,3000块钱就可以双飞七日游,还可以住五星酒店呢!

真正的戏,都在行程里。

大家可能在内心深处给自己加戏,对自己很自信:人家让咱买,咱不买就是了,人家怎么劝,怎么骂,咱就无动于衷就是了,这样不就可以占便宜了吗?

你想的太天真了,把他们想简单了。

他们是专业的,你是业余的。

我还特意写过一句话,不知道大家还有印象没?

只要把一个人关在一个商店时间足够长,一定会消费的!

我记得带队去台湾时,我带了45位队员,我们跟导游相处的特别好,一起吃,一起玩,都是年轻人,甚至有个小伙还把她给变成了自己人,但是在去看红珊瑚展厅时,我建议取消这一站,她不同意,我说这样可以不?我们每人给你500元,是你自己的收入,你不用交给公司,所有购物都不要再推销了,可以不?

她不同意。

看她哭也怪心疼的,一路上我们也没少消费,阿里山的茶叶我觉得还是不错的,我买了三箱,瓶子我也觉得很漂亮,累计加起来应该有三万多。

最后分开那天,她也会笑了,一起喝酒的时候,我问了她一句掏心窝的话,40多人的团,正常能提成到多少?

她说,差不多20万人民币吧。(不是她个人的,也不完全是利润,因为他们地接社要负责我们的衣食住行。)

当时听了挺夸张的,回程我跟小薇在飞机上算了算,人均不到5千元,又不夸张,我带队的经验就是,一个人,再抠,决心再大,只要出国,购物消费就不会低于1万元,我们买的那些东西,岂止对半提?

什么人不买东西?

经常出国的!

那个导游对我们略失望的地方是什么?

我们是一群年轻人。

她既喜欢,又不喜欢。

喜欢我们的氛围,不喜欢我们的理性、见识,中国出境团,几乎100%都是夕阳红,夕阳红就是出去送钱的,一忽悠一个准,特别是买那个破瓶子,说是大陆老兵二代做的,还播放了纪录片,那些老兵伤的伤,残的残……

一个瓶子就要五六千。

老头老太们觉得这些老兵太不容易了,买!

扯远了,做团购的那个银川朋友,她踩的点很准,当年,类似的业务在西部还是比较好推广的,毕竟多数人没出过国,没坐过飞机,没去过香港。

这么便宜,多好。

她那年,应该赚了百十万,当然,只是我推测的一个概数,可能说多了,也可能说少了,反正整个人是产生了大逆袭。

她自己,也没出过国。

当时,恰好我写旅行题材,我写过这么一句话:一个人记忆最深刻的两次旅行,一是第一次进藏,二是第一次出国。(这两类旅行也是最容易组织的,一呼百应。)

她想请我去。

那段时间,也正是我跟麦姐一家交往比较频繁的日子,我就顺嘴问了一句,想不想去泰国玩?我朋友代理的线路。

麦姐想。

但是,她不确定是否能有资格出去。

第一、护照全部上缴了,能否申请出来?

第二、她是军人出身,是否能出境旅游?

她去落实。

反正也是一波N折,最终是可以出行。

包的红眼航班,从郑州出发。

银川从银川到郑州,我们从济南到郑州,在机场集合,反正蹊跷事就是多,恰好赶上了神舟飞船发射,飞机全线延误了,红眼航班是需要日常航班停航后再出来干的私活,正常航班都延误到凌晨了,那么红眼航班也就取消了。

旅行社一直在协调。

协调的结果是什么?

走山东航空,从济南飞,拖延一天。

旅行社又组织我们从郑州机场转移到济南机场,浩浩荡荡。

麦姐老公听说我们又回山东了。

他请假到济南,接我们去雪野湖吃鱼,吃完鱼又爬了莱芜一个山,又一起吃了晚饭,晚饭吃到了差不多10点,又送我们回机场。

他再赶回自己的城市。

中国好男人吧?

到泰国后,地接导游先挨着收钱,每人收1600元的收费项目,所谓的收费项目就是SEX表演,是强制消费。

若是你一直觉得,女人很矜持,谈性色变。

那么,应该去看看那个场面。

几乎全是中国大妈。

争先恐后。

现场,嗷嗷的,不是别人,是她们在呐喊……

每个人都是多面的。

国内一个样子。

国外一个样子。

泰国我去过多次,至少看过20场吧,这些年,越来越文明了,十多年前,那岂止是不堪入目,是超级肮脏,有的场次人少,男演员直接抱着女演员到台下,女观众吓的嗷嗷的逃窜,我是不介意的,他就把女演员放我旁边的椅子上,在那表演,几乎是面对面,都是真刀真枪。

看多了,也觉得恶心,整个剧场都一股骚味。

现在的,因为中国一直在抗议,已经没有那些实战部分了,基本就是打打台球,踢踢足球,我很佩服那个打台球的,很准。

看完后,银川笑着问我:男人看完是不是都很自卑?

我说,我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因为银川有一定的主导权,所以我们没有完全跟团,就是大行程跟,小行程不跟,例如到了芭提雅,大家跟团走,我们则自由行。

我们全程五星,自费,那时五星酒店很便宜,我记得合人民币也就是五六百块钱,一天能省两顿饭,而且想吃什么有什么,若是跟着团吃,那饭比猪食还恶心。

在芭提雅,她们俩人去买刨冰,我自己坐酒吧里看泰拳,其实就是表演性质的,打着玩的,虽然是打着玩,但是也很激烈,我算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搏击,那拳头打身上就跟放鞭炮似的,啪啪啪。

一拳打头上,头发上的汗都甩出一层。

一个姑娘过来暗示我,需要服务吗?

泰国,特别是芭提雅,这方面是合法的,非常多。

姑娘说话很温柔。

也很有礼貌。

最初是用日语打交道,她以为我是日本人。

那时,自由行的中国人很少,一般黄面孔的,能自由行的,多是日韩人,若是在欧美国家,你被认为是日本人,说明你打扮、气质还是很得体的。

日本人的精神面貌,在黄种人里,有鹤立鸡群的感觉。

有年,我去桌山,就是那个世界上最大的旋转缆车,里面站了满满的人,有个日本老头,后面跟了个小秘书,他们俩人不用开口,一看就是日本人。

这些东西,不需要争论。

出了国,对比过,你才懂。

中国人,无论是在机场里,还是在景区里。

都是很丧的状态。

有兴趣的,可以在迪拜这种世界级的中转站观察一下,在人群中,你总能一瞬间分辨对方是哪个国家的人,辨识度最高的就是中国人。

我对姑娘说,不需要,同时我赞美了她,你真美。

真美吗?

真的很美,皮肤很嫩很嫩,人也很白,水灵,该挺的挺,该翘的翘。

当然,还要区分,她是女的还是半女,过去的判断方式是喉结、声带,例如金星,变了性但是改变不了声音,据说是因为一直都没攻克声带难题。

今天,也已经不是难事了。

就是说,现在可以把一个男的,几乎完全变成一个女的。

包括声音。

大家去了芭提雅就知道了,特别是这几年,一开附近的人,全是这类,有女,有半女,什么样的都有,都是上门服务的……

那么,有没有分辨他们的秘诀?

脚!

整个芭提雅对麦姐是很颠覆的,一是那些表演,二是团里的那些男人,竟然组团去体验一些东西,你们对得起你们在国内的老婆吗?

那里奇葩的事太多了。

例如开旅游大巴的司机有三个老婆,随车携带着的,他们晚上住哪?

就在行李舱里。

银川和麦姐买完刨冰回来,看我在跟姑娘交谈,基本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姑娘一看有女人来了,也不失礼貌,跟她们打了招呼后,告辞了。

在这个问题上,她们俩有了截然不同的观点。

银川的意思是你应该去体验体验,甚至想请我,银川说,别说你一个男的了,我一个女的都想捏捏抱抱,太美了。

这种要价500美金,砍价能到300美金。

这种不是地道的泰国女人,地道的泰国女人全是黑不溜秋的,个头很小,在芭提雅经常遇到老外领个黑不溜秋的女人,这都是租的,泰国特有的租赁妻子文化。

银川不是跟我开玩笑,她是真建议我去,当面建议过,发信息建议过。

而麦姐呢?

觉得开玩笑可以,若真的去,绝对不可以,你在我们心目中形象可是很高大的,你可别让我毁三观……

咱可不去找这些,还不知道人家是男是女。

我肯定不会去的。

返程,我们又坐的红眼航班,大家可能会问,为什么一定要选红眼航班?

因为,红眼航班便宜。

还有一点。

来与去,都是晚上。

可以省两晚的住宿费。

在泰国是凌晨4点的飞机,那吃过晚饭,逛了商场,就要开始往机场走了吧?过了海关可能就已经12点了,2点开始登机,只需要在机场熬两个小时,机场到处都是购物店,两小时还是比较容易熬的。

飞郑州。

到了郑州后,银川又请我们俩去吃烩面,银川的祖籍是信阳,河南人在宁夏特别多,特别是做生意的。

银川也是跟着父母去的银川,父母在银川做生意,她也算是比较有生意天赋的一个人……

她是计划从郑州飞回银川。

被我们一顿忽悠,忽悠到了山东,你在山东玩两天再回去,感受一下我们的好客山东。

麦姐老公去机场接。

又是一顿操作,吃、喝。

还去唱歌。

各回各家了,逢年过节发个信息,有段时间麦姐家人生病了,她在陪床,整个人情绪很低落,甚至有抑郁症的迹象,对于她而言,家人病了就是天塌了,她接受不了,我给她打过几次电话,多是安慰。

我跟银川见面就要相对频繁了。

几乎,每年。

我们朝西去自驾,阿拉善、新疆方向,都会路过银川。

我也喜欢跟她在一起。

她性格很好,很爷们,放的开,酒,随意喝,歌,随意唱,团购业务萎靡后,她在淘宝上卖西北特产,主要卖枸杞与锁阳,我记得我还写过一个专题,她跟我分享,做地方特产的核心就一点:必须真人出镜,端个盆……

我那个大G车友,他也是做特产起家的。

他也跟我分享了相似的观点,就是什么情况下你是可信的?

你端个盆露脸的时候。

银川做的特产小店还不错,我记得当时她说过,一年能赚个三十来万,虽然不能跟往日的辉煌比,但是毕竟是个稳定的产业,回头率比较高。

有次,喝了酒,聊起了麦姐以及老公。

她无意说了一句话,我觉得很诧异。

她说,我们三个成立了一个销售公司,做外贸。

我问,什么外贸?

她说,就是他岳父家的那些设备,卖到国外去。

我问,有单吗?

她说,有。

我说,他们俩是我见过最恩爱的夫妻。

她问,你说的是认真的吗?

我说,是的。

她说,XX(麦姐老公),他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初次见面就加了我QQ,我们从泰国回来后,他就频繁地给我发信息,说自己生活得很痛苦,俩人分床多年了,没有感情之类的。

我说,反正麦姐是个傻白甜。

她说,从小太顺了,对社会认识太浅了,但是XX不会做太过分的事,毕竟他吃的就是岳父家的饭,至少在岳父活着的日子,他会做的很好。

听了这些,我突然觉得自己不懂男人了。

这么好的媳妇,这么好的家庭,为什么觉得自己不幸福呢?要是麦姐是咱的媳妇,咱天天搂着睡,而且要搂的紧紧的。

依我对银川的了解,以及对她这番话的解读,我认为他们俩故事不简单,包括为什么要合作?可能也是一个频繁接触的借口,依麦姐的眼力,看不出任何破绽。

前天,银川给我发了个红包。

我没收。

她说,你当主任了,也不说声,给你庆祝庆祝。

我问,在山东?

她说,是呢。

我说,来喝酒。

她说,好。

我突然一想,至少有三四年没给麦姐发过信息了。

我给发了个信息:近日可好?

她说,还好。

我问,二胎生了没?

她说,什么年纪了还生二胎,我都快50了。

我问,疫情对你们有影响不?

她说,工资虽然不高,但旱涝保收。

然后,她对我是一顿劝,抓紧要二胎,别到她那个年龄,想要也要不了,然后嫌我把老朋友都忘记了,路过她那边也不联系。

我算是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这两年,见XXX(银川)了吗?

她说,见了,前天还一起吃过饭,让我一起去找你玩。

我问,你们一起做了点事?

她说,算是。

我问,赚钱不?

她说,还好。

我说,那就好。

她说,疫情期间我是出不了门,现在我们管的很严,否则我也去看看你。

我说,理解。

她发了一张照片,我们俩人的合影。

我说,那时我真瘦。

她说,笑的跟个傻瓜似的。

这一页,翻过。

银川自己来的,开了个山东牌照的奔驰S320,不知道是谁的。

胖了。

我说,咋跟个孕妇似的?

她说,刚生完娃。

我问,你结婚了?

她说,唉呀妈呀,我都二胎了。

我问,跟XX(麦姐老公)?(我故意调侃她)

她说,不可能的事,他那种看起来没有瑕疵的男人是我不能接受的,谈谈行,真过日子,不行。

我问,分了?

她说,就没开始好吧?

我说,你们不是还在合作吗?

她说,是的。

我觉得,最初可能的确有过一瞬间的感情,也是产生合作的初衷,真一起做事后,发现彼此出入都很大,也就没兴趣了,比普通朋友还纯洁,但是出于彼此的资源需求,就一起断断续续的合作着,做的还不错。

我问,你没给麦姐戴个绿帽?

她说,这个真没有,连手都没牵过。

我说,不像你的做事风格。

她笑着说,盗亦有道!

她现在做什么?

也在追热门,做抖音,做快手。

不是她出镜。

包括最初端着盆卖枸杞出镜的小姑娘也不是她,而是一个大学生,她从淘宝小店转移到视频平台,应该说一切都是很自然的。

从太原往西,我认识的朋友,基本都是做特产的。

后来也都转型进军视频了。

太原的王小帮,就是个地道的农民,阿里巴巴上市都喊他去美国敲钟,还跟马云老师合了个影,那时我去他家,家里几口大缸,里面放的是从农户家收来的小米,自己称重,自己打包,一步一步成了大咖。

了不起!

再往西,银川的,乌鲁木齐的,喀什的,几乎都是做特产的。

还有那个在抖音上动不动烤羊烤驴的哥们,他也是做特产的,之前还来找过我,貌似还上着班,一个铁饭碗,不知道现在还上不上,不知道哪门子神经,突然去做大锅菜去了,动辄就烤什么上百只鸡,已经比我还火了……

我问银川,你跟麦姐他们合作的公司,现在外贸做的如何?

她说,外贸?早不干了,现在主要做抖音。

我问,抖音直播和面?

她说,不是,不是,现在只做一类,就是小型饲料机,家用的,便宜的一千,贵的一万,把抖音粉丝转移到微信和淘宝上。

我问,成交率?

她说,很高。

我问,一个月能赚5万块钱吗?

她说,一周差不多。

她打开淘宝页面给我看,还是很震撼的,这么贵、这么偏的分类,竟然销量这么高,仿佛卖的是10元一件的T……

她问,你刷抖音的时候,有没有刷到放一把青草然后放俩鸡蛋进去,然后直接出来颗粒饲料的视频?

我说,刷到过,但是我不感兴趣,直接就划走了。

她说,但是农民、养殖户,都感兴趣。

我说,你这情人交的值。

她说,正好相反,我找货源很容易,他们找到我,很难。

我问,你开的车是谁的?

她说,借的,烟台一个主播的,全网卖樱桃最牛B的,刘XX,知道不?他说知道你。

我说,卖樱桃最牛B的不是刘强东吗?

后来,我求证过麦姐。

银川说的基本是实情,唯一有出入的一点是,他们不是股份分成模式,而是拿货模式,就是拿一台机器多少钱,他们那边提供发货、售后以及配合着拍摄视频之类的,没有银川赚的多,但是比日常批发利润高,也皆大欢喜。

我隐约觉得,银川跟麦姐老公也是有感情的,我仔细一算,大家已经认识十多年了,这么久了,还有着合作关系,多不容易?

按理说,即便是夫妻都该离婚了。

当然,这都是私事,不属于我们八卦的范畴,我是这么认为的,就是你们三人怎么组合,我都不意外,也不歧视,也不反对,该在一起玩耍还在一起。

这方面,我是包容的,没有禁忌,因为我也是个贱货。

她说,短视频真正的市场在高定价、小分类。

我说,前几天有个做玉柴发电机的,他也是这个观点,认为不该选那些热门分类,例如服装之类的,因为都有超级IP在那守着,特产也不行,而是应该选小众市场,但是视频要做好,对行业要有了解,要有对比,突出优势,还送了我一个5500W的,房车上用的,让我给他写写。

她说,特产是可以做的,但是要换玩法,我们现在在做扶贫直播,例如我们那边最穷的固原,现在从上到下都在搞直播,老大都亲自上阵,我在那边做了一个辅助团队。

我知道她为什么找我了。

她应该是想在山东这么搞,为什么有这个想法?一是麦姐老公有一定的资源,二是她觉得我应该也认识一些BOSS,那都是我吹牛B,我算个毛啊?!

现在特产直播带货怎么带?需要超级背书,一个地方特产,谁的背书能力最强?县长啊,副的也可以,再差一点的,镇长或副镇长也行,南方城市很多县长都已经下水了,被谁拉下水的?

大网红,例如散打哥就在做这个业务,一个县一个县的合作。

若是县长自己组织人去搞直播,肯定白搭……

第一、不懂驾驭网民的技巧。

第二、没有启动流量。

一定要反过来做,就是由专业的直播团队去做,县长只是充当了罗永浩的角色,你坐那就行,偶尔说两句。

我直接否了银川的提议,在山东,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会认为胡闹。

成何体统?

具有理论可行性,但是不具有可操作性,除非遇到那种很年轻的挂职的,例如知识产权局去太湖挂职的那个副县长,她气质好,又年轻,分管的业务也不多,全国没有比她还适合做网红县长的,她跟我同龄人,她已经是正处了,我还是临时工,人比人该活埋。

我们这边的?

没有可能。

我说了,只会挨训。

关键是,我没有开口的资格,你算个啥?

我跟银川讲:这些,我们都考虑过。

本地网红也是一个圈子,若是联手起来为BOSS打擂,搞个20万在线还是有可能的,20万也很震撼。

必须要做三项工作:

第一、联合本地以及在外的网红同乡人,类似为家乡做公益。

第二、做好特产的筛选,品控要好,只能超值,不能演砸。

第三、策划好剧本,反复排练,不能临场发挥。

但是,这些不是我们能撬动的。

因为,观念很难改变。

现在一说直播,还是负面的,大家不认可,平时大家聚在一起,若是谁手机上有抖音APP,都会被认为是一种负能量,你那么高贵的人,咋能看这个?!

这就如同读者看懂懂文章。

为什么不能点赞不能分享

怕别人知道,我靠,你竟然看这么下三滥的玩意。

我是理解大家的。

因为,我自己也不点赞不转发。

完!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关键词:

<< 上一篇

涛声依旧

下一篇 >>

三分钟热度

网友留言(0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