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声依旧

骑友带我去过一家火锅店。

吃鱼的。

味道不错。

骑友们有个特点,发现了一家好饭店,往往会说这么一句:下次,我带媳妇来尝尝……

遇到好东西,总忘不了自己的女人。

那我要多向榜样们学习。

佷久没请媳妇吃过饭了。

下午,我打电话给媳妇:出来吃鱼不?

她问,好吃不?

我说,还可以。

她说,行。

我说,那一会你下楼,我去地下停车场接你。

接上媳妇,出发。

红绿灯的位置,媳妇探出头去拍视频,应该是留着发抖音的,竟然遇到了个熟人,跟我们并排等待的一辆高尔夫,那女的应该50岁左右,蛮精神的,一听对话就知道俩人是在健身房认识的。

绿灯后,媳妇把窗户关上了。

媳妇说,这女的一天两练,之前很胖,体检查出了什么毛病,开始健身的。

我说,看起来挺精神的。

她说,她早上5点去健身房,变态不?

我说,不变态,本地人起的早,球馆也是5点开门,场地少的时候,有4点半就去占场地的,他们睡觉也早,10点基本就入睡了。

她说,多亏我不是本地人。

进了鱼店,发现一桌客人都没有,老板在自己喝茶,一听口音是河南的,门口还有辆豫C的车子,我就随口问了一句:老家河南的?

他接着回了我一句:不是,不是,我是曹县的。

曹县跟河南搭界,口音差不多。

我觉得我说错话了,让他启动了防御模式,撒了谎,他绝对是洛阳人,因为他喊后厨的时候说过一句:弄啥类,墨迹斯了?

这是地道的洛阳话。

我是纯粹搭讪,他可能以为我是找茬,另外越小的地方排外意识越重,对东北人、河南人,都不友好,所以在桌上认识东北人,一般都会说自己祖籍是这边的,还会编出个乡镇,甚至具体到某个村,认识个河南人呢?则说是菏泽的。

山东以南的,一律称,南蛮子。

这些,咱也理解,毕竟多数人都一直蜗居在县城,没出过门,也没有外地的朋友,这跟我们骂美国骂韩国骂日本骂俄罗斯不是一回事嘛?!

这两年,小日本貌似被我们骂的少了?

疫情初期,还惺惺相惜了一把。

选鱼。

我问,什么最好吃?

他说,中华鲟。

我说,那我选清江鱼。

其实就三种鱼,草鱼、清江鱼、中华鲟。

草鱼太多刺,而且会有土腥气,所以对于以草鱼、鲤鱼为基础食材的菜,我都不喜欢……

清江鱼还是不错的。

刺比较少。

那中华鲟是不是真的?

肯定假的。

这都是养殖的杂交鲟,也就是没人举报,一举报一个准,虚假宣传,若是真的?那罪过更大了。

老板叮嘱厨师:他们就俩人,给选个小的。

其实,大小都差不多大。

我说,不要选小的,而是要选最调皮的。

37两。

我推测这是一家加盟店,但是我感觉存活不了太久,一个根源性的问题是什么?

太贵!

本地类似的鱼店有两家,最初都是选鱼模式,按斤销售,后来都改了,按条,一条多少钱,也不用选鱼了。

而且,价格普遍控制在五六十块钱。

而这个呢?

我和媳妇吃了217块钱。

从而也理解了,为什么开业的时候人那么多,后来没人了。

开业的时候,有打折券。

菜做的不错,鱼皮拌的很好吃,去腥做的很好。

凉拌菜,特别是与鱼有关的,最核心的一点,就是一定要把去腥做好,以鱼肉为核心的菜呢?则要去异味,例如淤泥味,若是再讲究一点的呢?连刺都要去掉,只剩肉。

这些,这家店做的都不错。

吃过后,打包了份拌黄瓜给儿子带回去,儿子最近沉湎于网络游戏了,觉得出来吃饭都是浪费时间,在潜心钻研,而且小朋友们还组队玩,开着麦……

我可能不是个称职的父亲,我对这些都是比较包容的。

你喜欢,就多玩会。

不喜欢,就休息。

无所谓的。

但是,前提要把功课做好。

上车后,媳妇感叹了一句:实业生意太难做了,你看,一晚上就我们一桌。

我说,疫情过了,会好一些。

这家店,要想生存下去,就两条路。

要么,降价,跟其它鱼店模式相似,按条卖。

要么,硬熬, 坚持高品质做鱼。

慢慢也能积累起一定的人气,但是时间可能比较长,需要个三年五年,还有一点,就是在人气不足的时候,容易做着做着就偷工减料了,菜品不再稳定。

路上,媳妇问,你的定投赚了多少?

我说,32万吧。

她问我,你有没有想过,若是投资房产的话,不比这个赚的多?

我说,人要做自己最擅长的投资,若是房产投资很简单,投入后年回报率就超过10%,那么全世界的热钱都会涌入,很多东西都是表象,咱要理性、客观地对待,若是没有自住需求,咱还是要规避地产。

她说,你看潘石屹,名气很大吧?其实他是个失败者,因为他过早的看空地产,错过了地产最佳的后半场,现在后悔也晚了。

我说,我做定投不完全是为了赚钱,我觉得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财富不是理来的,而是赚来的,我做这个事更多的是验证自己的一些逻辑与训练自己的定力,真金白银就跟坐过山车似的,而自己能做到荣辱不惊,这很了不起,已经看淡了涨跌,这一关一般人是很难过的。

她说,我觉得还是要进军地产。

我说,你就别动摇我了,毕竟我已经坚持了2年多了,这是一件时间与金钱共同锤炼的数字艺术品,很珍贵的,甚至会成为璀璨之作。

到今天,我也没揭穿她,我已经知道她在深圳跟人合伙买房的事了,深圳派几乎全是看多派,永远就是一件事:什么也别想,ALLIN,抓紧上车。

那她不读我文章吗?

不读。

也已经读不懂了。

她问,你能不能把户口落到深圳去?

我说,我不去。

她说,人往高处走。

我说,我的目标是再过三十年,成为这座县城乃至整个临沂市的名片之一,就如同高密与莫言,所以我要保持自己户口的纯正性。

她说,痴心妄想。

我说,一切皆有可能!

到家后。

媳妇说,我觉得这个鱼有点贵。

我说,的确有点,人均消费过百元了。

疫情之后,我觉得自己变了,变的小气了,可能与收入降低有直接的关系,过去我加油都是加满,加满一箱差不多1000元,可以送一箱饮料,如今呢?我都是五百五百的加,总觉得这样仿佛省钱。

放在过去,217块钱吃顿饭,压根不属于讨论的范畴。

去夜店喝个酒,可能就要三五千,也没太心疼过。

人穷了,小钱就变大了。

往年,一入夏,我就每位骑友送身骑行服,当然,不是所有认识的都送,而是只送我核心群上的,小圈子,十一个人。

一般要花1万元左右。

当然,不需要我自己花钱,我都是在朋友圈拉赞助。

今年,我觉得大家都困难,也就没好意思在朋友圈拉赞助,我就每人送身上衣,358元一件。

越优秀的人,越不喜欢占人便宜。

相反,能让大家接受咱的礼物,是咱的幸运。

他们肯定会抽空到我店里坐坐,送我瓶酒,送我个衬衣啥的,要么就来个更直接的,例如我去年骑行每天都拉赞助,1000元,他们几乎全赞助了。

没有人是傻子,优秀的圈子,你分辨一点就可以了。

在聊起另外一个人的时候。

多是赞美,抬举。

这样可以让大家关系更好……

因为今年缩水了,我都没好意思去送,让跑腿挨着送的,他们收到后会第一时间跟我联系,嫌我咋总是这么客气。

金老师,教高三。

一个月前开学了,要求师生同吃同住,一起隔离,不允许回家。

衣服给送到她家去了。

她给我发信息:等“拘留”结束了,我请你吃饭。

我说,好,期待早日归来。

解禁后,她第一时间联系了我,我拒绝了她,原因是你刚到家,先陪陪老公和孩子,先把自己喂饱,我们过几天再聚就是了。

也行。

过了两天,有个契机,其他几个骑友要给她接风,问我要不要一起?一群老女人,问我会不会烦?

我问,有男的不?

她说,没有。

我说,那行。

她问,哪里有比较好吃的新店?

我就推荐给了她这个鱼店,同时我建议一点,我不去不要点菜,因为按照她的习惯,她肯定会点中华鲟,请客嘛,要按照最贵的来。

金老师家里是开矿的。

是真的开矿的。

她爸是搞铁矿的,她还有个姐姐,后来又有了两个弟弟,两个弟弟都是同父异母,是邻村一个姑娘给爸爸生的,这个姑娘还喊金老师的妈妈叫姨,有亲戚。

现在还喊不?

依然喊姨!

金老师的爸妈在一起生活,姑娘自己带俩孩子,上幼儿园的时候,因为划片入不了学,还找金老师帮的忙,金老师说自己都有些错乱,姑娘喊她姐姐,而实际上呢?俩娃是她弟弟。

饭局约在了晚6点。

540就到了,第一名。

接着是金老师。

抱了一箱酒,习酒。

我问,收礼收的?

她说,我自己买的。

我说,开班会的时候,你要多暗示,这东西哪需要自己买?

她说,咱不是那样的人。

我说,一年怎么不收个三五万?毕业班,对不?

她说,那都是传闻,有家长要到家里坐坐,我都找理由躲着,辅导了个孩子人家送了个华为P30,我又给送回去了。

我说,没事,我不会举报你的。

她说,现在都不容易。

我问,学生们在家上网课上的如何?

她说,会再次拉大农村学生与城里学生的差距,前几天摸底考试,很明显。

我问,是因为农村没有网络吗?

她说,网络都没问题,而是家长的重视程度有差别。

我说,今年高考作文,肯定与疫情有关。

她说,有这个趋势。

我问,我写的文章,若是按照你们的作文打分标准,能打多少分?

她说,顶多算及格。

我问,你们组里有没有人讨论我?

她说,有。

我问,有没有夸奖我的?

她笑着说,暂时还没遇到。

我说,老师这个群体最擅长的就是嫉妒,嫉妒的方式就是批判。

她说,可能是对你这个人不大了解,有误解,总觉得你到处沾花惹草,不正干。

我问,你有没有说你认识懂懂?

她说,有问过的,说你整天骑车,认识一个叫懂懂的不?我只能说见了面可能认识,但是对不上号。

我说,怕我玷污了你美好的形象。

她说,是解释起来太麻烦,你说的也对,老师这个群体很八卦,嫉恶如仇,我若说跟你关系很好,他们就会给我扣帽子。

我说,没事,我理解。

她说,那天,我看我好友里有17个关注你的。

我说,关键是也不知道是谁。

她说,是的,所以我从来不留言,不点赞,不打赏。

我说,我要好好努力,哪天你们以认识我为荣。

她说,现在就是,只是我们的职业太敏感,教语文的,不去追名著竟然追一个胡打狗干的网络写手,说不过去。

我说,县城人民还是有道德洁癖的,从而就有了道德绑架。

她说,还是要少写。

我说,明白。

她说,还有,不要那么写媳妇。

我说,其实我对媳妇挺好的。

她说,的确挺好的,但是会给人觉得你太无情,她的确没有你有文化,也没有你有逻辑,做的一些事的确也挺难为我们理解的,但是她对你好,你有没有想过?你有理,但是没情。

我说,我只是拿她来当写作的靶子。

她说,你以兄弟姐妹,以父母,都没问题,他们也不在意,但是你媳妇会在意,因为她一直都想跟你并驾齐驱,想成网红,而你写的这些会给她带来负面形象,从而扼杀了她的可能性。

我说,明白了。

她说,你可以列个提纲,虚拟化出来一座城市,名字就用我们县城的名字,但是街道、店铺、人物,都是你塑造好的,捏上这么十几条街道,百十个人,那么就可以长期使用,读者也熟悉他们了,你也可以随时拿过来用。

我问,街道名字有讲究不?

她说,有,一定要足够土,足够有味道,现在的街道,不管是县城的还是上海的,都半土,要么洋,要么土,半土才是最尴尬的,你把名字起好以后,可以用一辈子,一个国家,一座城市,看街道名字就知道文明的延续性,你看英国,上千年没断过,你现在读洛克、约翰逊或者休谟的书,里面提到的地名、街道、教堂,基本今天依然存在。

我说,采纳了,谢谢。

她说,这就是上次我建议你的问题,虽然你是自由派,但是自由派也要学习主流派,你看大师跳舞也是很随意的,仿佛是在那瞎比划,但是瞎比划是有基本功在里面的,而且是非常扎实的基本功。

我说,那我有空报个班。

她说,不一定报班,可以听一些国外的公开课,你不是英语八级吗?

我说,八个头,那是我自己瞎吹。

她说,不要紧,有字幕。

差不多正好6点,另外两人来了,看来是准备喝酒的,都没开车,俩人叫的网约车……

一个是柳编,一个是英姐。

英姐隔很远就喊:来,抱抱。

我说,你个老娘们,抱什么抱。

她先抱了抱金老师,一边抱一边说:哎呀,我也是刚出狱……

要抱我,我没让,主要是旁边桌也有人。

握了握手。

我问,隔离了多久?

她说,整整折腾了28天。

她是去美国接孩子了。

我说,你让儿子自己回来就是了。

她说,最初是没打算让回来,但是同学们都陆续回来了,他在那边害怕,主要是年龄太小,哭着给我打电话,让我包机去接他,我跟他说,孩子呀,你妈就是个普通老百姓,哪有这个本事?老公就让我去陪着孩子。

我说,老公是想把你支开。

她问,你们男人是不是都是类似的想法?

我说,我是开玩笑。

她说,去了以后,我是想陪孩子待一段时间,待到开学就好了,结果发现遥遥无期,那就准备带他回来,结果买不到票了,停航了。

我问,游回来的?

她说,从旧金山飞到了洛杉矶,从洛杉矶又飞到了巴黎,从巴黎又飞到了广州,在广州隔离了又回山东隔离的。

我说,让在国内读书吧。

她说,他是想回来,但是不现实,已经在那边读了两年多了,这孩子就是太任性了,路是他自己选的,当时我带他去香港,他说想在香港生活,我带他去东京,他说想留在东京,后来去了美国,又说想在美国……

我说,关键是你有条件。

她说,也是砸锅卖铁。

我说,少哭穷。

我一直都觉得英姐有点像董明珠,雷厉风行,她从参加工作就开始卖电缆,这些年也没换过行业,之前负责潍坊、日照、临沂,这些年基建发展的快,她只做临沂。

她在这些骑友里,算是比较出色的。

朋友圈也打造的很完美。

也不是刻意打造的,纯属意外,例如定期的骑行打卡、幸福的家庭,给人的感觉很值得信赖,一个如此自律的人,而且骑行也给她加分不少,她自己也说,偶尔去办公室找人,一坐下,别人总会问:你们最近是不是去XX骑行了?真羡慕你们,自由……

英姐的观点是,你别看他们不点赞,但是内心都是羡慕的。

她就不介意跟我的关系。

甚至,恰好相反,会把与我有关的元素也拍上,例如我的皮卡当保障车,她直接连车牌都拍上,总有人会问:是不是跟懂懂他们一起?

我也不介意。

她会问我:介意车牌不?

我说,无所谓的。

三个女人非要喝酒,仿佛是商量过的,而且要喝白酒,说要把我灌醉……

英姐要坐我这边。

我说,不行,我不喜欢年龄大的。

我让柳编坐我旁边。

就坐后,开酒,撸袖子,看来是真准备喝。

英姐突然想起了什么。

从背包摸出了三个盘子,送我们的,每人一个。

花色各不同。

我让她们俩先选,她们让我先选。

我选了一个近似素色的,中间有条线,很是漂亮。

英姐说,我觉得你肯定会选这个。

我说,我选个最丑的,把漂亮的留给她们。

这个瓷器品牌叫Lenox,是典型的美国瓷器,质感还是非常好的,可以理解为美国版的景德镇,这个品牌我也研究过,便宜的几十美金,贵的上百美金,不过淘宝上很便宜,二三十块钱人民币。

我对这些东西是很有研究的。

我跟一个读者好过,她就是做高端瓷器的,主要做进口,当时还是我给联系的报关员,Lenox就算便宜的了,每个国家都有高端品牌,两三千一个的威士忌杯也很常见,我记得我还写过一篇文章,一分钱一分货,就是2000元一个的玻璃杯是什么感觉?蝉禅还特意买了一个,拿到手后,感慨万千。

英国的Royal DoultonWedgwood,日本的Mikasa,最经典的则是德国的Meissen

有市场吗?

绝对的!

配一套餐具大几万是很正常的。

那个读者的推广方式很简单,就是在一个俱乐部里做了一个小小的展示台,仅此而已,这些艺术品级的餐具,自己就会说话。

我前段时间天天想赚钱,曾经就想做瓷器,因为我对这些东西有一定的研究,但是我肯定做不了她那么好,因为她本身是女人,人设又经营的好,二手绿水鬼戴着,一套衣服好几万,出去开个房都花四五千,那么本身就吸引有钱人,而我若是针对读者卖动辄几百几千的盘子,读者可能也会买,但是更多的是捧场或好奇,并非真实需求者。

算了!

景德镇的瓷器,在国际是什么水平?

1欧、1美元。

这与出口舒适区有关系,我们习惯性的占领了低端市场,目前全球70%的日用陶瓷与卫浴陶瓷是由中国生产的,但是能打入高端市场的品牌,并不多,甚至说没有。

我们的技术不行?

单纯的质量差距,可能并不大,真正大的有两点:

第一、创新以及高科技的应用。

第二、体验感,这个体验感包括感官、情感。

1千元的盘子与10元的有区别吗?

你可以买个感受一下。

颜色的设计、图案的搭配、釉面的处理,这些都是大学问,国产的盘子割上几次牛排,洗完后,你对着太阳一看,上面全是刀痕。

通俗一点讲吧,这些品牌的瓷器与国产瓷器,基本就相当于双立人与国产菜刀的差别……

这类产品的需求越来越大。

生活的高品质化、艺术化,这都是必然趋势。

酒喝的很急。

我说,咱慢点喝吧,否则一会就打滚了。

英姐说,咱喝完酒去唱歌吧。

我说,不去。

她说,唱个通宵。

我说,那明天早上回去,你等着离婚吧。

她说,那太好了,现在是他不离。

我问,闹矛盾了?

她说,这次他做的太过分了,把女的带回家了。

我说,多好的男人,想着省钱。

她说,我回来,看到梳子上一根黄头发,我就知道肯定有人来过,我没找他质问,毕竟这么多年了,我太了解他了,但是从来没这么大胆过,把人领回来了,关键是你领个像样的我也心理平衡,我们小区门口那个搞针灸的娘们。

我问,你怎么发现的?

她说,我以找狗的名义去物业调的监控,他是坐电梯上去的,那娘们是从楼梯上去的,小区监控能拍到她按门铃进了单元门,但是电梯里没有她的影像,一对比头发就确认是她了。

我问,你没去找那娘们打滚?

她说,这样的事咱干不出来,我也没去找她,真去找了她,就等于搅黄了她的家庭。

我说,你应该高兴才是,姐夫这么大的年龄了,还这么旺盛。

她说,他压根就没闲着过,这些事我是看的很开,年轻的时候我抓过他三次,那时他带实习生,每年都带,他值夜班的时候,我抓了几次准了几次,我跟他讲过,一是别把病带回来,二是别把人带回来,还有就是别传出去,为咱孩子的名声着想,这几年我压根不过问了,他越来越过分了,这次我是真的跟他离婚,他欺负我太过分了。

我说,男人都一样。

她说,你想,我干电缆销售,什么样的人都接触,甚至也经常请他们洗脚之类的,该理解的我都理解,我给他也足够宽限了,但是他得寸进尺,而且这个事我还不能让别人知道,孬好不说,他还是个有身份的人,你说你咋找个搞针灸的?太掉价了,我都替他恶心。

我说,少年夫妻老来伴,没有必要折腾了。

她说,律师我都找了,准备起诉他,他要是表现好了,就放他一马,表现不好,我就真不跟他过了。

我说,主要是姐夫长的好,风度翩翩。

她说,就是好这一口,别的方面,大的毛病还真没有,否则,我们早离婚100次了。

我说,我要长他那么帅,我也这样。

她说,你不比他厉害多了?刚才在路上我还跟XX(柳编)说,懂懂的媳妇才是真厉害,就是你们爱折腾就折腾,愿意养我老公就养,反正他会把钱给我的。

我说,主要是我很老实,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家都有个小三或情人,我什么都没有。

我们四人喝了两瓶,人均半斤。

都还好。

叫了代驾,挨着送大家。

最后送的英姐。

我说,你看中什么,定义什么,就被什么绑架了,把性看成握手就好,否则自己会很累的,其实没啥。

她说,他找女人我真觉得无所谓,之前抓他也只是震慑他,保护他,别砸了自己的饭碗,而这次呢?我冒着生命危险去接孩子,你带着女人睡我的床,我觉得太不尊重我了,我必须治他,让他知道我的底线不容侵犯。

半夜,给我发了张图片。

他在给她洗脚……

看来,涛声依旧了!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关键词:

<< 上一篇

人以群分

下一篇 >>

直播带货

网友留言(0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