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以群分

粉笔画是个幼教。

个头高,身材好,年龄小。

应该不到20岁。

读完初中读中专,读完中专就参加工作了,在私立幼儿园,我是在饭局上认识她的,一个家长领着她去吃饭。

说起这个事,我想起了本地一个做幼儿园的大姐大,我曾经问过她这个问题,就是如何看待幼教与男家长?火花总是会有的,对不?

大姐大说,一旦有苗头,哪怕只是一起出去吃过饭,立刻开除,因为幼儿园最重要的是名声,一旦传出绯闻来,整个幼儿园就臭了。

这边幼教工资很低,2000元左右。

甚至更低。

饭局上,那个家长给粉笔画介绍:这是董老师,大网红。

粉笔画就跟了一句:我也玩抖音。

那我就接过了话茬:你有多少粉丝了?

她说,六千多。

我说,很了不起。

一个素人,也就是普通人,若是能有1000以上的粉丝,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这是真心话,谁若是觉得很容易,可以试着去挑战一下。

或者,这样,你把北大、清华、浙大的系主任挨着输入微博,你看看粉丝量。

我认识的一位教授,博导,院长,甚至在这个领域的本科教材都是他领衔主编的,他有多少粉丝?

我刚才特意去确认了一下,这些年他发了接近7000条微博,粉丝也差不多正好7000人,当然,到了他这个层次,他已经不在意这些了。

像孔庆东这种,能有数百万粉丝的教授,极少。

饭局中,初次认识的相互加个微信。

这样,我就认识了粉笔画。

在微信上,她很是虔诚,一口一个董老师,非让我指点指点她,发了她的抖音给我,当时她主要是在上面画粉笔画。

画的不错。

有一定的天赋,又经过了一定的训练。

但是,不专业。

训练部分应该是来源于读幼教的那几年。

日更。

大部分作品点赞数都是个位,有两个上千人点赞,应该是被推荐上了热门,那六千粉丝应该也是因此而来。

我跟她纠正了一点:我不是网红。

过了一些日子,那个家长带她来我书店了,我推测是她看到我朋友圈发的书墙了,一面面的很震撼,她想来拍照,然后她就求那个家长带她来,那个家长肯定也拍着胸脯说跟懂懂是哥们,其实那个家长为了进我的店,姿态还是很低的,问了我好几次,问我在不在,他想送点草莓给我,老家种的。

因为,我表达的很清楚,非请莫入。

不接待闲人,而且书店不同于茶店,自带退敌光环。

其实,他们俩都是第一次来。

粉笔画问能拍照不?

我说,拍照可以,录视频不行。

她问,为什么?

我说,因为录视频就代表着跟我私人关系很好,我媳妇若是刷到了,会误解的,之前有不少网红过来录视频的,都是兴师动众的,提前沟通很久,他们还要拉设备过来,这种很专业的拍摄也是可以的,能给我们加分,例如本地卖猫的那个姑娘,她有两期是在我们这边录的。

她问,是收费吗?

我说,不收费,她送了我一只猫,但是我养了两天退回去了,总是叫唤,烦人,还有就是她送了我个签名足球,英超的。

俩人一通拍。

没一会,那个家长就发了个朋友圈,配了一句话:书中自有黄金屋……

我心想,咋都喜欢配这句话?上次一个球友来拍了一组照片,也配了这句话,可能是比较通俗易懂。也有装B的,说到了自己的私人藏书馆,结果没有一个人点赞,吹过了。

我一人给拿了一瓶水,这是我去深圳学来的,深圳那边招待客人都是如此,简单方便。

若是接待外地读者。

这个办法很好。

我省了烧水泡茶。

也不用刷碗刷盘的。

关键是大家也接受。

但是,接待本地朋友,有时候就会遇到问题,他们觉得瓶装水是花钱买来的,若是喝了太浪费,那没办法我只能继续烧水泡茶。

我递水给家长的时候,他急忙推辞:不用,不用,在家里喝了来的。

那我只能开始烧水。

还有一个问题,若是给瓶装水,一般转悠转悠就走了,而烧水泡茶呢?一坐就是老半天,而且往往会到饭点,还要一起吃个饭。

浪费时间。

粉笔画问了我一个问题:董老师,你觉得如何可以快速加粉?

我说,花钱永远是捷径,我玩游戏的时候学到了一句话:打不过就充钱。

她说,关键是没钱。

我说,蹭热点也可以,我有个车友去俄罗斯看了几场世界杯,一个视频就能加粉数十万。

她问,你觉得粉笔画这个领域有前途吗?

我说,这个是要进行综合评估的。

第一、这个领域目前的王者是谁?有多少粉丝?有多少收入?

第二、你与他之间的距离有多大?我是说的专业度,你有没有可能接近他的水平或超越他的水平,也就是说,你们中间有没有天花板?

第三、你能否做出差异化来?例如你烤个骆驼火了,那我烤个驴。

她说,主要是不知道有了粉丝后怎么变现,我也看过他们的直播,基本没人刷礼物。

我说,这个就有点杞人忧天了,你要坚信一点,若是真有粉丝了,就真有钱了,你也不需要考虑怎么变现,因为现会找你的。

她说,我从小就喜欢画画。

我问,方便问年龄吗?

她说,我是2001年出生的。

我说,凡是涉及到了“专业”,例如画画、写作、搏击,这些领域都不是靠喜欢就能成功的,而是靠基本功,基本功是枯燥的,乏味的,这就如同我儿子天天想当职业电竞选手,我带他去临沂电竞培训中心参观了一圈,再也不提这个梦想了,他以为职业电竞选手就是天天聚在一起打游戏,一直爽,其实不然,真正的电竞主播的训练量是非常大的,训练内容也是枯燥的,说的直接一点,这些喜欢打游戏的孩子压根不可能成为电竞高手,因为你吃不了那个苦,真正能脱颖而出的,一定是高度自律又有天赋的。

她问,董老师,您的建议是我继续学习?

我说,若是想深耕这个领域,并且发誓成为这个领域的王者,趁你还适合做学生,应该继续深造,从基本功学起,例如学素描,以后可以朝插画方向发展,但是要想成为一个大师级的选手,画功又只是基础了,核心是你有没有思想,能否输出什么价值。

她说,我没那么大的野心,就想把粉笔画画好就行。

我说,那就立个小一点的目标,全网粉笔画前十。

我对她不是很看好,因为她底子太薄了,如今各个领域都已经有专业选手入驻了,你看乐器,过去可能一个民间吹笛子的发个视频就能有几百万的播放量,今天呢?这个分类的流量王的标签是什么?

中央音乐学院,笛子专业的,师从笛子表演艺术家XXX

动辄就是拿过比赛金奖的。

以后,各个领域,这都会是常态。

赢家通吃。

中央美院的博士出来教粉笔画,不是没有可能……

拥有粉丝的本质是什么?

脱颖而出,出类拔萃。

都是普通人,凭什么关注你?那就需要你有绝活,而且要足够的绝,能技压群雄,但是要把这个技练到这个水准,那是需要付出大代价的,人世间一切都不过是积分兑换,你攒了多少积分就能兑换多少技能。

像她这种,红过一下下的。

反而害了她。

使她产生错觉,原来一切如此的简单?

从而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进入“蹭热门”的状态,什么热拍什么,甚至跑到朱之文的村子里蹲守。

还有,她找的靠山太弱。

你找我,我可能也会助你一臂之力。

但是,我不会找你的。

我觉得你年龄太小,脑子太水,坐在一起都没话聊,我觉得你带给我的只有尴尬和烦恼,至于说你让我舒服舒服?

我觉得也没意思。

我不喜欢脑子里没货的人,我觉得人最性感的器官就是大脑,我喜欢跟高能量场,高知识涵养的人在一起,哪怕她跟我娘年龄一样大又如何?

董明珠,我就很喜欢啊。

我觉得跟董明珠谈场恋爱也比跟粉笔画谈有意思。

不行,不行。

同姓的人不能谈恋爱。

没有文化的土老板才喜欢找个年轻的花瓶,还领着四处炫耀,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多土。

后来,我把粉笔画就忘了。

前段时间,她突然联系我,微信也改了名,我想不起是谁,翻了翻聊天记录,原来是她,可能跟那个家长也分手了,说是谈了个男朋友,外地的,我推测就是在抖音认识的。

我又顺藤去看了看她的抖音,发现人气大涨了,已经4万多人了,她已经不画粉笔画了,而是全追热门了,去蒙山打卡了玻璃栈桥,还跟几个女生录了伴娘集体舞……

我问,能开直播了?

她说,嗯。

我问,一个月能赚多少钱了?

她说,现在还比较少,一个月满打满算也就是三四千。

我说,不错,已经比上班强了。

她说,拍内容也是有成本的,现在可能还赔钱。

我说,慢慢就好了。

她问我方便语音不?

我说,方便。

转了几个圈,大体意思我猜个差不多,她想过来拍个视频,现在貌似也有专业的拍摄团队了,按视频收费,负责拍、剪、音,一条龙服务。

问我行不行,她可以给点费用。

既然语音问了,咱也不好意思拒绝,可以。

一共是拍三个视频。

一个是在我们店门口骑哈雷883的,一个是在我们的楼梯上拍摄一个没有领带不能进的,还有一个是站在书架前搞什么飞行员请求作战……

先是拍的室内的,哈雷883这个是最后拍的。

我去的时候,正好在拍哈雷883了。

我毕竟是专业选手,我旁观了一会,我觉得缺点事,就是一看你跟这个车就没有任何关系,不是你的。

除非?

第一、你很自然,是不是车主有些时候都不需要说话,你手放在车把那一瞬间基本就确定是不是你的。

第二、装备要对。

你看抖音上很多人拍的机车段子都没戴头盔,一下就暴露了,真正玩机车的,哪怕是骑100米也一定戴头盔,而且不会戴那些乱七八糟的盔,一定是大品牌,怎么也要三千元起。

最近,我看那些前段时间搞口罩的,现在都转战头盔了,我们车友也有囤头盔的,但是我觉得这个意义不大,因为我们用的盔基本都是机车盔,玩车的基本都有了,而电动车需要的头盔是100元以下的,甚至是50元以下的。

这种盔叫心理安慰盔。

基本没啥用。

买机车烧钱,装备更烧钱,一身,随随便便就上万,大家为什么又愿意选贵的?因为有句话在等着你:你觉得你头能值多少钱,你就买个多少钱的盔。

她也戴了头盔,但是跟哈雷不符。

哈雷还是适合那种土匪盔。

当然,也不是太大的问题,但是不点火肯定是问题,于是决定把车子扶起来,点火……

点火的一瞬间。

妈的,我让雷到了,这是一辆国产山寨车,顶多2万块钱,从外观来看,若是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但是一点火,明显就是250的发动机。

哪有什么马蹄声之类的。

咱看出来了,也不能多说,否则太尴尬了,只是从侧面问了问摄影师,这车是哪的?摄影师说是租的,200元一天。

还是很便宜的!

买个山寨货装正版,能骗人不?

能!

我在宝马婚车群里认识了一个胖子,他开了一辆五系,之前组队拉亲认识的,平时偶尔也聚一聚,他是搞木门的,我装修书店的时候还联系过他。

我一直到前天才知道,他那辆宝马5系是用中华骏捷改的。

神奇不?

我算是对车比较有研究的,我都没看出破绽来,当然,现在回头想想,是有破绽的,他的车长略短,但是呢,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宝马3系、5系都有进口版,是运动系列的,比普通版的要短,而且胖子的车没有贴具体型号,从而误判了,另外都在宝马群里,还要拿行车证、钥匙认证,咱压根就没怀疑过他那宝马是假的。

你想,跟他打交道的那些人,又有谁能看出来呢?

他要忽悠小妹妹上床。

还有跑吗?

这个事我是怎么突然知道的呢?

我那个神奇的朋友,他不知道从哪得来的发财秘籍,想众筹买辆二手BJ80,改成大G去拉亲,平时租给网红拍段子用,一举多得。

使我想起了那个新闻:郑州一男子将自己的北京BJ80越野车改装成了一辆奔驰G63,从而彰显自己的尊贵身份,成功骗得与19名女子进行交往,其中还有4名女子为他生下了孩子。

我问他,有这么干的吗?有没有计算一下投资回报比?毕竟婚车生意越来越难干了,车多肉少。

他跟我讲,你若不信,可以问问做婚车中介的,很多人这么干,中华改宝马,北汽改奔驰。

我求证了一下。

竟然,真有。

婚车中介说了几个,我只认识胖子,但是已经足够颠覆了。

怪不得胖子跑婚车总是那么积极。

粉笔画的小样出来了,每个视频都做了不同的版本,配乐不同,剪辑侧重点不同,让我看看哪个好?

拍的还不错。

我觉得,她侧面不错,正面要差一些,中国美女最多的地方是哪?

北上广。

而且,越来越美。

因为,基因组合。

之前我看到过一句话,就是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中上层与中下层已经基本实现了绝对的生育隔绝。

可能会交配。

但是,谈婚论嫁,基本没有可能了。

从而,你仔细看农村人长相,包括我们自己,其实都或多或少类似歪瓜裂枣,很少有长的特别标致的。

也是基因组合的结果。

朱之文的长相就很有代表性,你仔细观察一下,山东很多人长的都像朱之文,特别是那小眼睛,我前几天在健身房遇到了一个身材不错的姑娘,但是当真的面对面的时候,我觉得不好看,眼角吊的厉害。

我选了两个版本,回给了粉笔画。

然后我配了一句,我找到你的点了。

我要表达的其实就是我发现你侧脸很好看,中国人多是大饼脸,侧面好看才是最难的……

结果她直接开车了:你找到了我哪个点?

我在想,什么年龄就应该做什么事,25岁之前,尽量的要在校园里度过,不要过早的接触社会,看似你比同龄人早熟了几年,其实你失去了永远都弥补不回来的玩意,教育具有不可逆性。

就是你在社会大学的这几年,你也在接受教育。

但是,往往教育反了。

信了佛祖,用了中医……

假如她是我自己的孩子,我会把她再送回校园的,哪怕晚几年毕业也无所谓,你中专毕业了可以考大专,大专毕业了可以考本科,本科毕业了可以考研究生,我身边就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中专毕业生最终学历是山大硕士。

这才是你一辈子的起点。

不要着急赚钱。

过去我对十四五岁没有太大的概念,可是对比我娃十岁了,在我眼里依然是个小娃娃,那么十四五岁也是个娃娃。

有那种职业给人找姑娘的,专门挑这个年龄段的,甚至卡着时间点,正好满14周岁的,要么是留守儿童,要么叛逆少年,烟也抽上了,苹果手机也拿上了,而且还自信得不得了,仿佛已经是人生赢家了,与我们的想象不同,我们认为她们都是被逼的,其实都是一脸笑容,甚至会主动拉客,饭桌上,那大块的肉就直接往嘴里塞,一看就是农村孩子。

一想到这个年龄,我都觉得很心疼。

越穷的地方,这些事越多。

被谁拉下水的?

被穷,被坏!

若是这些孩子认真地学习,可能会有不一样的人生,只是,一切都只能是假设了,每个早早辍学的孩子,都是有学习障碍的,硬逼着学习也白搭。

也是各自的命。

家族的轨迹。

必然如此。

我顺手刷了一下粉笔画的朋友圈,发现她也开始接客了,不是那个接客,而是不断地接待来自五湖四海的粉丝,带他们爬山,请他们吃饭。

至于能不能有故事,这取决于感觉与筹码。

上次,滕州做网红运营的朋友过来玩,他旗下有签约主播1000多人(现实中300人左右,线上700人左右),滕州的直播行业在全国也是名列前茅的,很意外吧?

我问了他一个问题,就是管不管主播跟粉丝见面?

他说,不拒绝,相反,会主动加微信,为什么说主播漂亮不漂亮不是打赏收入高低的关键所在呢?主播跟粉丝说白了就是恋爱关系,你能要到多少完全取决于你的情商,有的人越不伸手,别人给的越多,但是也是一种要,见面也可以,吃饭也可以,至于别的故事也不监督。

我问,有没有驱车几千公里来见主播的?

他说,太多了。

我问,最多的,一个人能打赏一个主播多少钱?

他说,6000万,当时在全网都是大新闻,你可以搜一下。

我搜了一下,果然。

我觉得粉笔画走偏了,因为她已经没有耐心修炼绝活了,飘了,最终肯定就是游走于众多男人之间,慢慢喜欢上了被众人跪舔的感觉。

昨天,突然联系我,我发现她又改名了。

我问,有什么事吗?

她问,董老师,你能借我1000元吗?

我问,借钱干什么?

她说,我还花呗,1000元是最低还款额度。

我没再回复。

她应该也就知道我的意思了。

过段时间,找个契机,我就把她拉黑了,为什么我觉得加朋友一定要谨慎呢?就是因为加容易,拉黑难。

要那么多朋友干什么?

我骑行认识的一个小伙,前段时间给大家群发了一条信息,借100块钱,说自己很困难,疫情期间也没找到工作……

我直接把他拉黑了。

这不是借钱,是直接乞讨了,跟懂懂追人家屁股后面要求投币一样无耻。

但是,反过来讲,这不是一个饿死人的时代。

你稍微勤奋一点,哪怕批发几个西瓜到街头上去卖,也不至于吃不上饭吧?我书店门口一个卖榴莲的,一个卖鸡的,都是类似的失业人群,最初可能当副业赚点钱,现在快成主业了,最初是卖活鸡,100块钱四只,现在服务又升级了,直接给杀好。

这鸡质量很高,一般就是下岗蛋鸡,是老鸡了。

炒着吃也行,煲汤也行。

我闻着榴莲想吐,但是我觉得小伙挺实在的,我跟他聊过几次天,出于对他的尊重,就没驱赶他,另外,闻习惯了,也没觉得多难闻了。

小伙应该是结婚不久。

媳妇还没生娃,有时媳妇下了班也来帮忙。

有天下午,我开车回家,跟他打了个招呼,他媳妇也在,他媳妇看了看我的车,感叹了一句:有钱人真多。

我说,你们也会有的。

她指了指旁边的电瓶车:我们现在就骑这个。

我说,别着急,我刚结婚的时候,也骑这个,我觉得那是最美好的一段时光,去镇上赶集之类的,我骑电动车驮着我媳妇,可开心了,而且她喜欢站着扶我肩膀,后来村里就有人这么描述,他老婆在后面掐着他的脖子……

开车走了后。

我又觉得,他大概率成不了我。

因为,有些东西还是要讲战略的,一没钱了就摆摊,会进入恶性循环的,也不是长久之计,做事能否成功的核心战略是什么?

第一、你所处环境的财富浓度、人才浓度。

第二、你是否有一颗成长的心。

就是我愿意学习,我愿意改变,赚钱既然是一门学问,那么谁能赚到钱,我应该找谁学习……

财富浓度是什么意思?

你周围全是月薪3千的,你也就这水平。

你周围若是全是年薪百万的呢?

你也不会太差。

我虽然跟他生活在同一个物理环境里,但是我们的朋友资源是截然不同的,不说别的,本地玩路虎卫士、大G、猛禽、LC76的基本都认识我。

所以说,增加信息入口,是使人突破一个阶层的最好办法。可是,大部分生活工作环境都是很固定的,身边几个同事,几个朋友,数都数过来了,也没啥信息入口,而且信息高度相似,就是他们的认知和你的认知高度一致,怎么才能增加信息入口?需要换朋友,换圈子。

对于一个中年人而言。

太难了。

要么,你追随一个大哥,鞍前马后。

要么,你不断升级玩具,人以群分。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关键词:

<< 上一篇

苟且生存

下一篇 >>

涛声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