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假静养

出差到江苏。

看个设备,专业术语为:地基加固专用泵。

不是水泵。

是混凝土泵。

工厂在苏北一个小城。

理论上,这类设备到处都有卖的,为什么非要跑到这里来采购呢?准确地讲,他们是一家改装厂,就是可以定向生产,根据你需要的长度、角度。

我们是带着数据去的。

计划当日往返。

先把基调定准,为什么特意强调这个呢?

苏北,跟山东太像了,也是酒文化盛行,若是住一晚,肯定又是一顿大酒,现在听着酒就上愁。

很多人把请客理解为了尊敬。

例如,我要请董老师吃顿饭,喝个好酒。

对于我而言,吃饭是浪费时间,喝酒是损伤身体,你若是真的对我好,我倒希望你别请我吃饭,有事说事,没事咱各回各家不好吗?非在一起吆五喝六的兄弟情深?

没意思。

我听着喊我吃饭,就愁得想哭。

每次第二天都要忏悔。

恨自己,你为什么不拒绝?

不好意思。

对于月薪几千元的人而言,舍得花大几百元请你吃顿饭,这是好几天的薪水,是很真诚的诚意,你咋忍心拒绝?

体验不对称。

特别是一些酒肉朋友,喜欢绑架式邀请,你不来是吧?那就假装生气,甚至提出绝交,动不动删微信,要么就是给你摆上凳子摆上酒,录视频给你,就等你了,你不来,大家不开始……

不在山东,不懂这些。

而且是这样的,你别看看一个内心都厌恶这种游戏,真到了场上,人人又把游戏玩的很欢,劝酒,你干我也干,劝我少喝酒的那个哥哥,也是酒桌上最能劝我的那个,同一个人,只是语境不同而已。

刚进江苏境内,我就给孙哥发了个信息,简单介绍了一下我当日的行程安排,这也是基本的礼节,我来到你的城市,跟你打个招呼,但是我知道你也忙,我也忙,咱就不见了,如何?

他特忙,从镇长一步一步干上来的,当然也没有所谓的身居要职。

年龄不大,70后。

他是那种内心很有爱的类型,纯天然成长起来的,没有任何关系,父母就是标准的农民,例如计划生育时代,需要抓流产指标,他不忍心把这些孕妇拉去流产,怎么办?去买那些意外流产的指标。

有爱,是一个人不可多得的标签。

无论是什么圈子。

大家都喜欢有爱的人。

喜欢读书

我们怎么认识的?

他是我读者。

前些年,我去他办公室,他都要向我展示,打开浏览器,有个收藏夹,第一个就是我的文章链接,天天追剧似的。

现在应该看的少了。

我给他发完信息后,他过了一会给我回了信息,罗列了一下他的安排,他是这么计划的,若是下午走的晚,就一起吃个饭,若是走的早,他就去找我,见个面,说几句话。

好!

因为,我整天也跟类似的BOSS打交道,实事求是地讲,很少遇到他这样的人,务实、淳朴,当然有一丝愤青,另外,他是一位作家的铁杆粉丝,这个作家也是华语作家,但是不是大陆人,所以他也挺憋屈的,不能轻易跟人谈起此作家,我怎么知道的?

他让我帮着收集该作家的签名书。

该作家的每一部作品,他都认真读过,在他眼里,这是当今文坛上真正的NO.1,什么莫言,什么贾平凹,根本不能相提并论,若非要在大陆找个PK对手,他认为只有鲁迅可以一战。

可惜的是,多是禁书。

人到了一定的高度,是不需要朋友的。

也不能有朋友。

至少在当地是如此。

你不能轻易跟任何人交心,不能推杯换盏,把酒言欢,你就是你自己,你没有朋友,所有人都是你的臣民,服务于你的,你若是轻易透露了你的内心,那是危险的。

若是你真的很平易近人。

那么,无数人会投你所好,最终把你拉下水。

什么人,才有资格做自己?

周围人皆是服务于自己的人。

他们不需要朋友,都是服务者,那么是否可以有知音?

可以。

要么是更高一级的,要么是跨区域的。

是真正的没有利益瓜葛的。

例如?

跟我。

记得刚调整时,他给我发了个信息,还用了一词:叮嘱。

意思是,董老师,您有没有要叮嘱我的?

这是高人。

一词一语,都是反复斟酌的。

把我架高了,那我也就客套了两句,提了两点:

第一、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第二、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做那么一点点民生工程。

就是能让人记住你的。

事不在于多大,不是说要修个什么路,搞个什么工程,那些没意思,也没温度,而是要搞一些真正对民生有改变的。

要有切实的改变。

而不是花架子。

你以为大家都没有做事的心?

都有。

但是,做事是反惰性的。

例如,交警大队长不知道当地交通是什么状况吗?

知道。

他为什么不治理一下?

治理是个系统的工程,大家原本5点就下班了,该喝酒的喝酒,该约会的约会,而你上任后,要求大家早晚高峰全部执勤,大家能不骂你吗?

甚至听说你被双规了,要放鞭庆祝。

对于下面做事的人而言,他们没有你这个觉悟,就希望安稳而轻松的上个班,吊儿郎当的最好,平时搞点小副业,若不是有了考勤机,可能一周都去不了几天,你要求一严,大家就有了新的猜测,你自己为了立功搞业绩折腾我们啊?

这种对抗,是非常激烈的。

加班又没什么好处,又不加工资。

久而久之,形成了惯性。

至于安全问题,只要别太过分,基本就是运气问题了,也分岗位,有的岗位,就是谁去当都清廉不了,有的岗位,谁去当,都贪污不了。

说的直白一点,两点:

第一、与规则有关,道德是对抗不了贪欲的,只有规则才可以,日本为什么是全球最清廉的政府?就是因为他们有最严苛的规则。

第二、与圈子有直接的关系。

你接触的是一群什么人,肯定要接触企业家,企业家其实也分三六九等,有的是赤裸裸的利用,就是直接交易,好的时候把媳妇都送给你体验一番,孬的时候,去办公室拍你桌子的也是他,更多的是需要什么类型的?

相互成就的。

就是因为我们认识,彼此更好。

不给对方制作麻烦。

2010年,我去北京,有家超五星酒店,万豪酒店,我是去玩耍,在大堂还遇到了成龙,他在那边开了一家挪威餐厅,要求合影他都答应,手特别特别的大,挨着一一满足后,门口保安操着京腔说:看,人家这才是真正的国际巨星,一点架子都没有。

那天,在一楼会议室还有个演讲,水皮谈经济。

咱从门缝里听了听。

真好。

一个有骨气、有理想的财经达人。

前几天,网上曝出,水皮收了人家1000万的删稿费。

心里还是有些小落差的。

这东西怎么讲呢?

是人就有贪欲,在那个位置,你非要求他绝对的清廉,甚至清廉到一贫如洗,又不怎么现实,财经类的大V是最容易犯错的,原因是什么?

整天跟企业家打交道。

心里就有落差。

看,一个个尊称我为老师、偶像。

而我自己却如此的穷酸。

那不行,我也要弄点钱。

当年还有那个被称为IT第一记者的刘韧,应该也是类似的心理,什么腾讯、阿里巴巴,在我面前你们都是弟弟,当年哪个不是围我转的?

我要点钱怎么了?

遇到了周鸿祎,他不吃这一套,把刘韧给送进去了。

是人,就是多面体。

可是,老百姓对人的评判,往往是什么?

非黑即白。

而多数人的底层是灰色的。

既不是那么白,又不是那么黑,你说有良心吧?

有。

你说有勾当不?

也有。

午饭时分,孙哥给我发了个信息:午饭怎么安排?

我说,还在参观,厂房会安排工作餐。

他问,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

我说,没有。

他说,那下午见。

我说,好。

工厂很小,甚至可以理解为农家大院,主要是做徐工设备的二次改装,厂长是工程师出身,就是他的学问与他的能力与这个工厂大院完全不匹配,听他谈这些,仿佛是在给理工科的研究生上课,再看他的大院呢?

完全是草班子。

跟乡镇上的拖拉机修理厂差不多。

例如做超长版的挖掘机,铲车改履带,铲车改叉车……

这玩意看似没有门槛。

其实,门槛很高,他一讲我就懂,毕竟我也是理科出身,这里面要涉及到数学算式,多长的臂多大的角度承受力是多少,配重是多少,你若是不懂这些,只是一味的加长加重,平时作业无所谓,一旦极限作业,挖掘机反而被斗给拽进沟里去了。

在业内有一定的口碑。

我问,故障率高不高?

他说,咱这个故障率很低,咱这个充其量叫功能性整容,而那些小厂,自己买了底盘,自己买了发动机,什么都是自己DIY的,那种故障率很高,当然也便宜。

还算聊得比较投机。

就定了,付了定金,约了工期。

下午4点,准备回。

我给孙哥发了个信息。

没几分钟,给了我回复:我在XX乡镇这边有点事,这样,你上高速到XX出口下,我在高速口等你。

我说,OK

见面后,他安排人拿了四箱鸭蛋给我。

我们俩站路边聊了一会。

我问,最近咋样?

他说,还好。

我问,最近关注我朋友圈了吗?

他说,天天看。

我问,有意思不?

他说,每天睡前我都翻翻,就跟看连续剧似的。

我说,十多年前,加了我QQ,然后骂我一顿的人很多,现在,好多年没遇到了,这也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现象。

他说,很正常。

我问,关注我的那个法拉利了没?

他说,那天吃饭,我还跟XX说起了这个事,我觉得这个事挺有创意的,我预约第1000个,如何?

我说,不好,因为我发现大家都喜欢预约第1000个。

他说,我的意思是先排上队。

我说,等我要中断的时候。

他说,也行,反正你需要的时候,直接给我发信息,我也不需要发广告之类的。

我问,有没有宰杀朋友的嫌疑?

他说,这个怎么说呢,觉得被宰杀不参与就是了,仁者见仁吧,参与游戏的体验本身也是一种消费嘛。

我说,谢谢。

他说,别客气,因为你启迪了更多的人,最初我是想做两个事,一是文明交通,采取志愿者上路的模式,就是让外地人以及本地人不由的感叹,哇,本地交通秩序真好,甚至有大上海的感觉。

我说,交通秩序最好的应该是深圳。

他说,是的,深圳年轻人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多,还有就是重罚。

我问,开展的如何?

他说,治标不治本,人群差异是秩序差异的根本,但是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至少行人闯红灯的少了。

我说,还有一种办法是可以秒治,就是谁举报了交通违法罚款归谁,例如一个人带个手机在路口一天可以赚1000元时,整个秩序接着就好了。

他说,社会秩序不能按照企业秩序去做。

我说,也是。

他说,有个事,我觉得是很值得跟你探讨一下,就是我做了一个自己认为很对的事,就是整治保险、民间金融、网络金融,先是做统计,然后做监管,对于老百姓而言,吸毒都不可怕,吸毒毕竟是小众化的,地下化的,而资本游戏呢?人人都容易参与,而且只要参与,就肯定是输家,最直接的就是民间借贷,跑路的有多少?

我问,保险也管?

他说,保险比民间借贷更可恶,因为它合法、隐蔽,很多老百姓原本去银行存款,结果莫名其妙的买了保险,退又退不出来。

我说,这真是实事,我觉得很好。

他说,老百姓攒点钱,在手里拿不住。

我说,搞法拉利赞助的时候,不是有个做理财培训的嘛,当天我给她更换了两次微信,全加爆了,后来没办法给她更换成了公众号的二维码,又瞬间给她公众号加了1000多人。

他说,那个我也关注了,是个富二代还是什么。

我说,其实我也没求证过,都是她自己说的。

他说,这个游戏,我觉得一定要甄别赞助商,卖水果的,卖酒水的,这些都没啥,就怕搞理财的、搞培训的,一收割就不是万儿八千,而是几十万几百万,最终都会跑到你这里来抱怨的。

我说,朋友圈那些人,还好,比较理性。

他说,再理性也不行,在理财高收益面前,多数人都是无脑的。

我说,最初玩这个游戏,谁给钱,我都要,我是怕这个游戏玩不下去,后来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很多人排队,但是前期已经收了,也没办法。

他说,要规避。

我说,明白。

他说,拿钱最大的学问是只拿能多赢的钱,你能赢,读者能赢,他本身也能赢,这样才可以,例如我看有的人说自己有几百万的粉丝,那我就很好奇,有几百万粉丝何必需要你这几万人的推广?

我说,质量不一样。

他说,只能这么解释。

我说,到处都是镰刀。

他说,若是做过统计就会发现,县城里老百姓储蓄最大的流出项,就是各类理财,其中有半数以上是高息的,有的是私人吸存,有的是企业吸存,有的是P2P吸存,但是不管是什么模式,最终多数都是要炸的。

我说,还是脑袋的问题。

他说,不是你说的嘛,老百姓理财就两个结果,要么理少了,要么理没了。

我说,我那天看了一个股评,无数人点赞,一个人总结了自己炒股十年,从400万炒到了60万,说自己因为炒股认识了上千位朋友,总结起来,十年来能赚到钱的不超过10个。

他说,一定的。

我说,所以我非常看好我定投未来的人气。

他说,我看现在人气就很旺。

我说,那是因为今年走了一个超级深V曲线,从40万的盈利瞬间跌到了只剩5万,然后接着又升到了52万,就是两三个月的事。

他问,有没有人要跟着你定投?

我说,太多了。

他说,不要带。

我说,肯定的,一万个人里挑不出一个能拿住的人,都觉得简单,但是进去就是送人头的,当然大家都是不服气的,总觉得你能我也能。

他说,那是盲目自信。

我说,在所有的文章里,最受欢迎的永远是股票类,因为人们对理财永远是最感兴趣的,我很早就意识到了一点,再牛B的理论也比不上实盘直播,日复一日,用不了十年,就可以拥有最大规模的观众。(微博阅读量前十、公众号打赏前十,多是股票类)

他说,是的。

我说,但是要有个原则,永远不培训,永远不建议,就是我只静静地展示,我做我的,不建议盲从。

他说,一做培训就完了。

我说,有不少拿我数据做直播的,成了被人崇拜的偶像了,我看已经开始推荐股票了。

他说,是人,就有分享自己判断力的欲望。

我说,无论是微博还是微信公众号,粘性前几名都是与股票有关的,哪怕写句话:我要睡觉了,也有10+的阅读量。

他说,你这个若是每天录个视频,讲解一下,在一些视频平台上,更厉害。

我说,是的,但是我不擅长,也没有当主业,只是很偶然的进入了,从而想验证自己逻辑的正确性。

他说,老百姓,就安安稳稳上个班做个小买卖攒点钱,要么存银行,要么买房子,别的都是瞎折腾。

我说,基本如此。

聊了一会,就分开了,他晚上有应酬,我们还要赶在天黑前到家。

路上,我们微信关于这个话题又探讨了一下下。

我问,实施的有阻力吗?

他说,肯定有阻力,毕竟会损伤一部分公司的业绩,例如在别的县城,大家都是这么搞,为什么咱这边不能这么搞?例如农民去邮政储蓄,普遍都是直接推销保险式理财,而你要求监管的结果就是不能如此直白的推销了,大家肯定委屈,业绩做不上去,没有提成,而且有攀比。

我说,只要你把道理讲明白就好。

他说,是的,初心最重要,就是告知,为什么要这么推行?老百姓攒点钱容易吗?卖血卖汗攒来的,咱能做的就是最大化的保护,即便保护不了,至少告知过。

其实,类似的工作,各地都在做,例如印发通告、屏幕播报之类的,只是没有如此的核心去抓,更多的是执行一下上面的要求。

我觉得,这是大爱。

一般人没有这个意识……

支付方式越便捷,老百姓的钱越拿不住!

从深层次讲,这玩意又劝不住,因为每个人都容易高估自己的智商,很少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没文化没脑子。

都想玩点蹊跷的。

你问问所有的股民,你觉得他们认为自己的判断不准吗?

真这么觉得,就没人炒股了。

都觉得自己比别人优秀,才炒的。

但是,改变不了九成是韭菜的这个概率属性。

有个女骑友,在我这里上过班,当过一段时间的客服,有段时间她流产了,要请假静养,然后就没让她再回来上班。

表面是不需要人了。

根源是我发现了两个细节。

第一、有次零售,她收在了个人微信上,但是没有入账。

没多少钱,38元。

例如遇到网络不稳定的时候,允许你收在个人微信上,只要把账对起来就可以了,但是我们一般只核对销售与应收款,很少对比库存,另外书店嘛,有损失率是常态。

另外,我属于马大哈系列,基本不管不问。

什么多点少点的,就是自己玩的个场所。

但是,这次太巧,是一个邻居找猫,调室外监控,我顺便看了看室内的,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第二、她加了不少读者微信。

特别是来过我们这里的,她都私加了微信,还有一些就是留言里名字带手机号码的,她也加……

为什么名字里带广告,带手机号码的,留言我很少放出来。

我说个理由,你肯定觉得虚伪。

我是在保护你。

因为,总有人扮演懂懂或身边人联系你,之前就遇到过,你知道懂懂的微信是什么吗?你不知道吧?

但是突然有人加你,说他是懂懂,你是不会怀疑的。

借点钱可以吧?

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多次。

所以,一般能够留有联系方式的,我通过时都很谨慎,还有一类留言我也很少通过,就是开玩笑的,开玩笑其实是需要有特殊背景的,就是我们感情到了一定的程度是允许的。

咱俩还是陌生人,你就调侃我以及家人,那不合适。

我就不通过了。

抖机灵容易成小丑。

这个骑友很少联系了,但是表面上感情没有影响,见了面,该说说,该笑笑,毕竟我是一个没有情绪的人,貌似从来没跟人翻过脸。

也不吵架,也不争论,也不发火。

昨天早上,突然给我打电话,问我中午有空不?

我问,什么事?

她说,好久没见了,请你吃个饭。

我说,我中午有事。

她说,来了个美女,也是你读者,想见见你。

我问,哪的?

她说,河北的。

我问,你怎么认识的?

她说,原先就认识。

我说,我实在没有时间,你跟人解释一下。

我推测是什么?

她卖东西给人家,然后瞎承诺了,例如有空的时候,欢迎来玩,我带你见见懂懂,我们跟懂懂关系很好,一喊就出来。

我是小狗呀?

若是我就是没给这个面子呢?

那么就会有新的版本,例如架子大或别的事,例如老婆在闹离婚……

我真在县城生活久了以后,我渐渐地发现,多数人都被饭局绑架了,层次高一点的,在努力地逃,但是也逃不过去,层次低一点的,还把请客当成最有效的付出,请谁吃个饭,吃个好的,喝个好的。

其实,很没意思。

纯粹浪费时间。

大家请我吃饭,可能觉得给我面子。

其实,我愁得要死。

心想,你还不如给我100块钱。

吃,咋就那么重要呢?

上次,我采访了一位大V,她谈到了一点,跟朋友约会见面,只约上午,也就是上午茶,一起喝喝茶谈谈事,不会约着吃饭。

把时间归属自己多好。

咱又不是那些愁着打发时间的无聊群体。

前段时间,还因为我拒绝了一个人的请客,他爆了粗口,按照我的理解,本地人的粗口可能是口头禅,例如农村人说话的第一句就是:草恁娘。

相当于HELLO

但是,这么多年不听了,还是觉得有些刺耳。

从而让我否定了一个人,一个群体,感觉这些人真没意思,把吃顿饭都当成了天大的事……

这么一想,我又觉得我师姐是个人性高手。

你看,她虚构了老公有家暴倾向,不允许她在外面吃晚饭,所以她从来没有应酬,就事论事,很少说一起吃饭喝茶之类的,每次约会见面都会提前告知你时间,几点到几点,甚至看着表:还有5分钟,我再给你讲个素材。

高手。

什么叫自由?

能自己分配时间,才叫自由。

我也在反思自己,过去为什么做不到如此的斩钉截铁?

第一、咱自己可能也无聊。

第二、太在意别人的情绪。

这些都是假的,真正的原因,就是自己的底层还是这个颜色的,表面上可能已经开始蜕变了,内心深处依然是个农民,或是有些读者评价我的,县城小屌丝。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关键词:

<< 上一篇

吸引眼球

下一篇 >>

难以启齿

网友留言(0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