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的魅力

不管你处于什么层次。

总有镰刀恭候着你。

去年,有人喊我哥去上课,什么X能,可以粗略的理解为教练技术的变革版,学费是28,他报名后才告诉我的。

我让他抓紧去退钱。

他说,钱是不退的,另外是X局介绍的。

所谓的X局,其实是个副局长,副科级干部,当然在县城就是独当一面,上次我哥EMBA同学来,找的主陪就是他,我哥还避讳我,不让我跟他碰面。

我看这些人和我哥看这些人,视角不同。

我哥对于人家而言,更多的像个小跟班,平时鞍前马后,买个单,送个礼,包括我哥的车子都是由人家随意调遣,接个人,送个人,为什么做工程的普遍有辆GL8

自用的少,送礼的多。

大部分时间都是外借状态,有的需要连司机一起借,有的只借车。

我哥很听话。

当然,我哥训我也是一套一套的。

一物降一物吧。

这个课他必须上,因为大哥让上的,他能不去吗?相当于是任务,课上了很久,差不多半年,课程套路跟教练技术差不多,装神弄鬼的,还找我哥借了个棺材搬到会场了,把学员放进去,钉上钉子。

另外,让每个人扮演性格的另外一面。

例如我哥,平时挺膨胀的,就让他扮演乞丐,去肯德基门口乞讨,现在乞讨比过去难,过去大家都带现金,现在大家都没现金,怎么乞讨?用二维码。

这些人,整天兄弟情深,就跟搞串联似的,谁家有事,比亲兄弟家的还重要,集体跑去,这期间有个搞汗蒸的学员开业,他们都去帮忙,充当业务员,在路边拦车送玩偶,告诉人家,这边有个汗蒸店,有空来体验。

一群神经病。

当然,我是见怪不怪了,我身边人,基本都经历过这些了,包括我媳妇,在台上嗷嗷的,我要成功,我要发光,我要发热,我要成为万人瞩目的焦点……

一蹦一蹦的。

去食堂吃饭,端着碗,排着整齐的队伍,唱着歌。

我都有错觉,这是军训还是坐监?

原来,人是面团。

捏什么,就是什么。

第二阶段,就需要四处感召了,我哥挺牛B的,把我嫂子感召去了,我嫂子不入戏,听了三天课被老师骂了N次木头,行尸走肉,没有生活的积极心态,你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我嫂子觉得这群人,有病。

回家了。

家里老的小的还等着我做饭呢,我在这里听你们BB

我又没上过学,你们让我成功?

成功个毛?我把孩子看好就行了。

我哥不敢感召我,因为我去了,肯定是刺头,我媳妇带着教练和同学来感召我,她教练技术挺好的,但是也没说服我,你有空单独教我就行了,没必要非把我弄课堂上,何况那么多钱,我心疼。

她教练七夕还给我发了个信息:你变了,今天竟然没问候下我。

我哥上的这个版本,更直接,我媳妇是在济南上的,价格也高,5万元,感召就是纯感召,没有提成,你先写保证书,能感召几个,做不到自己付上,我媳妇是承诺了感召四个,结果只感召了我一个读者,等于自己又付了15万,一直到公司倒闭,这个钱也没退回来。

我哥的这个呢?

是拿提成的。

28是吧?

8千是佣金。

当然,佣金不叫佣金,很高大上的名头,其实是一回事,也就是这个时候,我哥第一次抱怨了这个副局,妈的,他赚了我8千块钱。

我心想,你以为大哥真的在意你是否成长?你真成长了,不听话了咋办?

这些小老板为什么热衷于上课?

原因有两点:

第一、总觉得没文化是自己的短板,想学习,但是又不知道应该学什么,听别人讲,这个课程不错,很帮助人,理解为了大学,去上吧,武装一下自己。

第二、总想多认识些人,所谓的圈子,大家都是同城的,舍得花28来上课的也没有太草包的人,对不?结交一些人脉,朋友多了路好走。

里面就两类。

一类是小老板,一类是公务员。

然后又分层了。

公务员是主导者,小老板是跟随者,很奇葩的现象吧?

我哥偶尔也抱怨,妈的,一个个那么高傲。

为什么高傲?

山东,所有公务员都有一个潜意识:我是管着你们的。

核心就一个字:管。

小老板们呢?也怕管,所以总想讨好人家,他们会分组,选组长,然后每周一开会,理论上是AA聚会,其实多是小老板们买单,我哥偶尔会把聚会安排在我们餐厅,我都会问一句,谁买单?

别人买单一个价,若是他买单,菜就等于我送他了,但是酒必须他自己拿,这些人喝酒没数,白酒怎么不人均一瓶?啤酒人均一箱。

说归说,我哥安排过来了,我就要服务好,一般我都会专门过去待会,不是去房间里,而是去餐厅,去协调一下,例如是不是要加个凳子?是不是要加菜?要不要叫代驾?

喝酒是次要的,他们核心是自我分享,自我成长,要把自己最痛苦的事情分享出来,让大家帮你剖析。

每个人都要签保密协议。

其实,没用,大家依然会泄露,我不是写过一个嘛,一个院长在坦白的过程中,讲述了自己嫖娼被抓了,让媳妇去赎的一件事,说自己很愧对自己的媳妇,这个事其实是不怕自己媳妇的,毕竟是媳妇亲自去领的他,结果是什么?

外人都知道了。

包括院长自己单位的。

秘密?

没人给你保守。

签了保密协议也白搭……

那我能否去敬个酒,然后去搞搞服务?

也不行。

他们是有凝聚力的,接受了统一的教育,那么外人对于他们而言,就是外来文化侵入,会打破整个圈子的平衡,这就是为什么很多领导在会客的时候要求你单独前往,是有原因的。

就是预防外来文化侵入。

咱俩的事,咱俩交流,不让外人参与。

他们有抽烟的,需要开门,我坐大堂就能听到他们谈话内容,听了以后,我觉得全是瞎扯淡,我还顺手发了条朋友圈:如今,我很讨厌别人找我倾诉,全是鸡毛蒜皮,在我看来,这些问题的根本原因就是穷,这是一个稍微用点心就能赚个千儿八百万的时代,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那些公务员的倾诉,基本都是类似的,婆媳关系、买房子、写不写自己的名字,跟领导的关系……

看似千丝万缕。

其实简单的很,就是穷。

有钱了,这叫事吗?

为什么我们没有这些烦恼?

想想,挺分裂的,一方面,感觉自己挺有社会优越感,受人尊敬,一方面,内心为鸡毛蒜皮所填塞,一个月拿着五六千的工资,这是问题的根本所在,只是我很好奇,你咋舍得花28来听课的?

应该是被更高能量场的人,喊来的。

他们有个礼节挺好的,无论见面还是分手,都要拥抱,相互之间喊家人,特别是一个奶子特别大的,每次拥抱的时候,都挤变形了,把我馋的都想去上课。

事后,我问我哥,那个奶牛是干什么的?

我哥说,人寿的,卖保险的。

我说,那她肯定是清醒的。

课程里只有两类人是绝对清醒的,一类是搞直销的,一类是搞保险的,课程里,你让哭,她也哭,你让倾诉,她比谁倾诉的都深,绝对的影帝与影后,哥们情深,姐妹情深,普通人进去就入戏了,但是他们没入戏,目标明确,就是成交客户。

这类课程这么有穿透力?

是的,教练技术刚来山东时,扎根济南,没有几年时间,济南各大餐饮业的老板,各领域有影响力的企业人,甚至包括一些领导,全上了,你看看他们做的通讯录就知道了,几乎成了济南精英关系网。

现在,没人上了。

但是对于县城而言,一切,都刚起步。

类似的圈子,在课程期间都有三大建议或要求:

第一、学员之间不能有借钱往来。

第二、学员之间不能发生性关系。

第三、不要做重大决策。

前两个很容易理解,为什么不能做重大决策呢?

因为,刚上课的人,总觉得自己是未来的马云,是马斯克,咱现在干了些什么?太小儿科了,要干大的,要规范搞,要走出山东,冲向世界。

格外的膨胀。

我就是天生的王者。

至于借钱也好,性关系也罢,其实都管不住,特别是性关系,蝉禅说过一句话,送媳妇上这类课程,就是把媳妇送别人床上……

这东西管不住,天天在一起,感情不断的升温,关键是一见面就抱,一倾诉眼泪就哗哗的,比家人还亲切。

做个爱算什么?咱们这感情还有什么不能坦诚相见的?

当然,对于我哥这样的,绝对守规矩,老师不让干什么,他肯定不干什么,因为他没什么文化,对这些充满着敬畏感,台上的人说自己是山大的教授,他就真以为是,其实呢,这些所谓的教授,都叫客座教授。

你看作家就行了,每个人都是N个大学的客座教授。

不代表,真是教授。

我哥在里面也发展了一个小跟班,几乎是粘上了我哥,我哥上哪他跟哪,鞍前马后,这家伙说是做挖掘机配件的,就是平时哪里有挖掘机坏了,他开着面包车去送件……

很热情。

我哥也很享受这种有小跟班的感觉。

这哥们是谁介绍去的?

一个养挖掘机的工程人,说是自己上了课收获很大,建议他去上上,不过那哥们很讲究,把8千元转给了他,等于他上课只花了2万元。

我提醒过我哥,以十倍热情快速接近你的人,最终也会以十倍速度离开你,这就是人性,哪有人愿意给别人当小弟?

我哥说,我拿捏的他死死的。

到了我这个阅历,谁若是突然对我热情,不是以约炮的目的,我都要格外提防,何况咱这颜值,咋可能有人热情的约咱?

不可能。

这几天,我在朋友圈搞了个回忆杀,是我整理电脑时,无意看到了这些年拍摄的旅行照片,还是走过比较多地方的,非洲、美洲、欧洲、俄罗斯、东亚、东南亚……

我每天发N组。

现在回头看看,都觉得好高大上,那是你吗?

我都有恍惚感,我真的去过吗?

昨天,我配了图后发了一句:弱弱的问一句,把我这两天发的回忆杀转发到社交平台上,假装自己是个富二代,能泡到妞吗?

下面一片回复,能,没问题。

我身边一个朋友说:前提是,你不能发你的照片,否则,立刻剧终。

现如今,谁若是突然对我很好。

我会刻意的疏远,因为这是反人性、反常态的。

人性的常态是什么?

不冷不热。

我哥的小跟班跟久了,还是表达了他的一个想法,我们老家那边有条河叫黄花河,说是有清淤还是建堤业务,具体我没仔细问,只是旁听了几句,他请教我哥,意思是上课认识了一个相关领域的老大哥,拿到工程没有问题,就是怎么干的问题,让我哥给出出主意。

现如今,整个工程行业不景气,只要是涉及到机械类的,你不给现金,或是账期太长,没人干。

跑路的、扯皮的太多了。

大家都怕了。

工程肯定有利润,问题是两点:

第一、你有没有资金去垫付?

第二、有没有预算过利润,你拿多少,老大哥拿多少?

老大哥给你个活,能赚10万,这个钱怎么分?

你拿9万给他1万?

那,这活你拿不到。

怎么才能拿到?

这个活稳定能赚10万元,你先送5万现金给他,这样才有机会,并且全部完工后,再给他1万,我就是个小兄弟,谢谢你把机会给了我,让我锻炼锻炼,我拿4,你拿6

这是正确的姿态。

小跟班希望我哥能参与,跟他合伙做这个业务,但是我们家的事是这样的,只要是决策方面的,都由我来拍板,具体活怎么干我不懂,但是一个业务做不做,我决定。

我哥的意思是需要喊着弟弟来商量一下。

我哥后来也没找我商量,因为他知道我肯定不同意,一是这类业务太小,分钱的人太多,无论是哪个蚂蚱出了事,都把我们牵扯进去。二是会分散精力,再小的业务流程也是差不多的,招标,施工,验收,哪个环节都不可能一帆风顺,一共赚个几十万的业务,能分到咱手里的也就是几万块钱,没有任何意思,前段时间我旁观了一个类似的工程,理论利润20万,最终算算,也就是平本,因为中间小妖太多了,你不能遇到一个小妖就让老大出面给摆平,老大是大妖,其他的全是小妖,小妖也委屈,你不能是因为认识大妖就无视我们的存在吧?

但是,我哥愿意成就这个小跟班,毕竟他们是一起上课的,是亲兄弟了,怎么成就他呢?我哥给他做军师,让他直接明目张胆的去谈,先了解是多大的业务,然后去实地去核算,核算出成本,初算出利润,然后就赌一把,把半数利润直接当筹码去谈,这个业务我想拿,我肯定不会给你丢脸的,干的绝对漂亮……

这个玩法,是行业通规。

都这么玩。

当然,若是你信誉度足够高了,就不需要送了,也不需要谈了,大家都明白,你是个舍得分钱的人,不会亏待给你铺路的人,反而给了你绝对的清廉,全程没有任何暗箱操作。

小跟班认同我哥的分析和建议。

但是,他谈到了一点:没钱!

不是没钱垫资做工程,而是连送的钱都没有,我哥就建议他借钱,借亲戚朋友的,何况投石问路不需要太多钱,三五万就可以,这是诚意。

前几天,有个新闻不知道大家看了吗?有个领导去茶馆喝茶,茶馆老板直接送了100万现金,就是想包个工程。

在业内,这不算新闻。

常规操作。

他还是那个想法,让我哥跟他合伙,他愿意干,但是没钱,愿意给我哥打下手,说自己有点钱都压在挖掘机配件上了。

我哥跟我讲了这个事。

我说,让他去支付宝借钱。

我哥说,跟他说了,他说支付宝只能借1千。

我说,这样的穷鬼,你还不让离你远点,全家凑不出5万元,亲戚朋友全是穷鬼,支付宝额度只有1千元,谁要是把工程交给他,他能把谁往死里坑。

我哥说,人倒是挺好的。

我说,那是因为他还没露獠牙!(前几天不是有个案子嘛,几个同学以过生日的名义邀请班上比较有钱的来凑个热闹,然后劝酒,再中途劝他酒驾,再追尾,班上开好车的基本被这么弄了一圈,一直到警察找到他们,他们都不敢相信,幕后的主使是这几个同学,保护自己的一个重要方式是什么?朝下,物理绝缘!你富有了对于身边比较穷的朋友们而言,你就是肉,今日说法《保险箱里的借条》)

但是,我哥这么一说,我反而不担心了,因为系统内的老大哥心里有数,阅人无数,自己跟明镜似的,你有没有实力他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在意的并不是拿多少提成,甚至拿不拿无所谓,而是希望把活干的漂亮,那么肯定会选择更值得信赖的人,例如常年干水利工程的人。

也就是说,这个业务,压根不可能沦到小跟班手里。

除非他来个狠的,例如能赚10万元,直接先提10万现金放桌子上,我不为赚钱,就是想在行业里站住脚,有个成功案例。

那可以……

我哥当年怎么起步的?

就是这个魄力!

日照现在有个很大的地产商,我们还当过同事,他几乎就是白手起家的,靠的就是什么?ALL IN

这种魄力,不具有可复制性。

跟去澳门是一回事。

后来,这个事也不了了之了,小跟班跟我哥接触的也不再那么频繁了,貌似是有个做民间借贷的,感觉小跟班这个人挺会照顾人的,把他带在身边当业务经理了。

没有后续,主要是他太弱了,不值得跟踪报道。

正常情况下,小老板参加这类课程后,会深度中毒,中毒后会做一个什么动作?要求教练或助教到自己的公司,给员工上上课,意思是若是不上课,员工跟老板就不同频了,毕竟老板进步了,员工若是不跟着进步,那咋能理解老板呢?

必须上。

一般收费不高,一天的内训,也就是五六千块钱。

一般不需要教练出马,助教就可以。

这些人看起来像草包,但是洗脑绝对OK,包括在座的读者,看似每个人都很自信,其实,在他们手下,你会跟我媳妇我哥一样,端着饭盒唱着歌去排队打饭,这么说吧,我还没遇到过上完课嗓子没哑的。

怎么哑的?

喊哑的。

我哥也提过这个事,意思是咱人少,别让老师来内训了,还要租会议室之类的,就搞个茶话会吧?也不用给钱了,给买点礼物就可以了。

我拒绝了。

除了我,我们整个队伍里,就没有一个读完初中的。

不上课还比较听话。

上了课还了得?

不需要什么企业文化,咱这种就是土匪,靠什么维系稳定的关系?就是宗族,里面全是亲戚,若是非更换为企业文化来抱团?

适得其反。

这些助教,都是老学员做的义工。

他们很愿意帮学弟学妹做企业内训,为什么?

第一、他们把训练的过程理解为了自我成长。

第二、建立自己的人脉资源。

因为疫情缘故,我哥他们一直没毕业,饭店解禁后,他们才正式毕业,毕业的时候有个环节就是需要最爱的人去接,他让我嫂子去,我嫂子要是去了能骂死他,他知道我对这些不感冒,但是我还是主动请缨,还是我去接你吧,放心,我会演的很好的。

拆台的事咱不会干的。

我抱着鲜花去的,我哥说了一句让我很感动的话:弟弟,我爱你。

这话,他一辈子都没说过。

看来,课程还是有用的。

虽然我知道是催眠的结果,但是还是很感动,然后他又感谢了一圈,他的教练,他的组长,他的“家人们”。

貌似是因为什么没完成,他接受承诺,剃了光头。

更像土匪了。

我们做的业务比较小众,大部分人都没听说过,特别是他这些同学,听说后都很好奇,有的也来往的比较密切,特别是相关审批链上的,我多次提醒他,少谈业务,也不要说认识谁,也不要跟他们有合作,有什么问题我来解决。

为什么?

大人物跟你合作,是有爱的。

他们是希望你多赚点。

小人物跟你合作的方式是什么?

卡你,让你过不了这一关。

他的这些同学,我已经帮他定义过了,无论现在是什么级别,都是小人物,他们若是动了心思,不会想着多赢,而是想着卡住你,让你拿钱解决问题。

真跟搞传销似的。

每周一聚,而且多是周末,有时周末我需要招待,结果他提前带着人去占了,我也不好意思撵他们走,为什么他们不去饭店?

他们又喊又叫的,饭店会有意见的。

他们认为,有冲突才有进步。

所以,他们的口头禅是什么?

我要挑战你。

所谓的挑战,就是直接说你脸上,帮你成长。

我哥这一组里,有个特别能喝的,应该有点职位,我哥让喝吐了,让我救场,单纯的喝酒我是不怵的,咱没酒量还没酒胆吗?何况他们已经喝过N轮了,我怵的是他们会不会轮番挑战我。

这哥们戴个眼镜,笑呵呵的。

应该把大家都喝服气了,他自己再敬一圈。

都陪不了他了。

那我过去陪陪……

这里面还有个奇葩女,不喝酒。

按理说,类似的团队,类似的激情,竟然没说服她让她喝酒,硬灌也让喝,什么办法都用上才行,我是见过学员把女教练扒光的,就是高兴,毕业了,只是扒光,没有后续。

我说这些,都不算什么,可以问问上过类似课的。

就是一群神经病。

我过去陪了陪眼镜,没一会,他就喝了五瓶啤酒,我喝啤酒不大行,容易吐,我说,哥哥,咱慢点吧,我平时不大喝酒。

他说,没事,你随意。

我看明白了,他就是有酒瘾。

对别人也包容,你不喝就不喝吧,关键是他喝了这么多酒,不见酒,就是说整个人仿佛没喝酒一样,很清醒。

没一会,同事进来叫我。

我示意,失陪一下下。

原来,奇葩女要结账,同事拿捏不准,是收是不收?

我出去后,跟奇葩女说,我哥请客,你不用管了。

她说,那不行,不能总是吃他的喝他的。

我说,没事。

她说,你算算多少钱,要不,我就直接扫码转账了。

她给我看了看手机,已经扫上码了。

我跟同事说,那给算算吧。

算了。

我对奇葩女印象变好了,觉得这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因为在争夺过程中,我对她有了新的评估,不注重打扮,但是用的东西品质很高。

酒足饭饱。

大家陆续走了,眼镜留下了。

我泡茶给眼镜和我哥喝……

眼镜突然对着我哥说了一句:董老板,我要向生活低头了。

这句话听的我心头一颤。

我以为,他是拿到了我们什么把柄,要点钱。

那我就试探的问了一句:可别了,你一个月一万多,不差钱。

他说,谁说的一万多?五千来块钱,这不是想辞职下海嘛。

我问,下什么海?

他说,这不,请教董老板嘛。

我就释然了,不是别的事,只是迷茫,想赚钱,说自己生活压力大,长期失眠,为什么酒量这么大?他自己在家,也至少8瓶啤酒,否则睡不着,理论上,喝了酒也睡不着,长期安眠药。

整天跟小老板在一起,有落差。

说了一句,人比人,气死人。

过了几天,我总是想起那个奇葩女,我觉得这女人不简单,但是我不能单独约她,关键是咱又没联系方式,我若是跳过我哥约她,我哥会骂死我的,他认为我不正经,我就把结账的事跟我哥说了,要不,你哪天约约她,咱哥俩请人家吃个饭。

说约就约。

我问我哥,她老公是干什么的?

他说,不知道,反正就是个普通上班的,俩人感情一般吧,这女的是干手工刺绣的,企业不小,上百号人。

约见了,竟然有交集,她说认识我,她也是ZXWY,她在的那一组的组长是我球友,他们经常一起下乡扶贫之类的,我那个球友总是推广我,是这么回事。

我哥不在时,我单独跟她聊了几句。

我问,课程有收获吗?

她说,怎么说呢?体验一下,总是有的,我平时是个很内向的人,不爱表现,跟人说话就脸红,他们让我扮演舞女,我上台去跳舞,不仅仅如此,还让我去迪厅跳,我是第一次去迪厅,第一次去跳舞。

我说,有突破。

她说,别的东西可能感触不深。

我问,谁拉你去的?

她说,我一个闺蜜。

我问,恨她吗?

她说,没啥,我能接受。

我说,你在一群人里,一看就与众不同。

她说,哪有。

我说,有钱是一个女人最大的魅力。

她说,有才华才是。

我说,县城人,没有人能靠才华赢得魅力,普通人的才华不叫才华,但是普通人的钱也叫钱。

加了微信……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关键词: 文:懂懂日记

<< 上一篇

MINI舞台

下一篇 >>

名不见经传

网友留言(0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