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黑了

这个女人叫小簸箕。

是省内一家大型球馆的业务经理。

怎么加的好友呢?

打友谊赛,联系场地,当地球友把她微信推给了我,文字沟通过,电话沟通过,给我的感觉还是比较势利的一个女人。

也要理解,毕竟她整天跟成功人士打交道,气场自然而然的就足了。

没有业务新手的那种热情洋溢。

爱答不理。

咱理解,这类女人,健身房见多了。

都是被男人宠的、惯的。

比赛后,也没把她删除,留着吧,也许哪天还能用上……

几年过去,几乎没有交集。

最近半年,我发现她偶尔会在朋友圈给我点赞,这使我有点意外,因为无论是从颜值还是财富水平,我都属于她能接触到的男人里比较差的,不上档次的。

咋突然会关注我?

要么,就是点赞软件。

但是,又不像。

又一天,我看她给我点赞后,我接着私信她发了个笑脸。

她回应了,说了一句:董老师说的很在理。

接着给我发了1块钱的转账。

我说,我不出台。

她说,前些日子我看了你一篇文章,这是欠你的。

我说,不用了。

她问,我能咨询您点事吗?

我说,请讲。

她说,我又怕带给你负能量。

我说,不会,我擅长幸灾乐祸,你倒霉了,我就开心了,咋可能是负能量呢。

她说,那好,我准备准备。

到了下午,可能准备好了,全发的语音,一条就是60秒,语音我一般是不听的,就转化成文字,大体意思我看明白了,就是想转行,感觉在这个行业待了太久了,麻木了,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说,你方便的时候,电话沟通。

她说,好。

晚饭时分,给我发了语音请求,我接了。

我问,你现在一个月能收入多少?

她说,152万左右。

我问,全是业务提成吗?

她说,还有底薪。

我问,你在这个球馆工作多少年了?

她说,11年,这是我第一份工作,大四过去兼职,就没再离开。

我问,老会员续费有没有提成?

她说,有。

我说,那你待的时间越长,这个收入越稳定,你离开的砝码也越大。

她说,是的。

我问,你有没有别的特长?

她说,没有。

我说,那你出来找份月薪5千的工作也很难。

她问,这么惨?

我说,人才市场是竞争很激烈的,在省内,无论是青岛还是济南,初入职者5千元都是一个挑战。

她说,我也不能卖一辈子球卡。

我问,你平时打球吗?

她说,也打。

我问,转型教练呢?

她说,教不了,另外教练收入不高,也就是五六千的样子。

我问,你是不是工作遇到了什么困扰?

她说,我现在是经理了,下面管着几个人,我觉得现在年轻人太难带了,说轻了吧,不听,说重了吧,又赌气。

我问,是不是他们还拿捏不准与会员之间的距离?

她说,有些是。

我问,有没有因为充值陪睡的?

她说,这个一般没有,但是可能日常接触中有些暧昧。

大城市与我们这边还有点区别,我们这边一般是年卡制,例如一张年卡1000元,全年无限制打,而大城市都是预约制,小时制,一小时多少钱,跟钟点房似的,还是比较奢侈的,一预存就存个几千上万。

我说,若是你在那边能把收入稳定住,那么我不建议换工作。

她说,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全年几乎无休,每天要工作12小时,几乎是从上午10点到晚上10点,每天都是如此。

我问,你老公是做什么的?

她说,在企业上班的。

我问,你们俩,谁收入高?

她说,我。

我问,他一个月能有多少收入?

她说,加起来,六千左右。

我说,那你容易出轨,有几个情人?

她说,没有。

我说,没事,我又不声讨你。

她说,有关系比较好的,但是没有你想象的那种关系,底线我还是有的。

我说,抱过,亲过。

她说,算是。

我问,有人知道不?

她说,没有。

我说,你这份工作最大的副作用,就是影响婚姻,不是说你道德如何,而是你遇到的每个男人都甩你老公几条街,你回家怎么看他怎么别扭。

她说,这点,的确是,我老公210斤,基本不运动,我们结婚的时候他才160斤,这几年几乎就是呼呼的涨。

我问,老公在外面老实不?

她说,他不好色,好酒。

我说,人怕比较。

她说,我们日常工作遇到的男人,都是比较上进的,身体管理的好,时间管理的好,事业做的好,为人处事也有礼貌,我老公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除了跟伙计们出去喝酒就是在家打游戏。

我问,有没有想过离婚?

她说,这个没想过,我公婆都是正式单位的,对我也很好。

我说,等于找了一个土著。

她说,差不多。

我问,是什么使你有了换工作的心?

她说,就是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还有就是觉得带团队太累了,鸡毛蒜皮的事,还有就是窝里斗也很激烈。

我问,是不是有年轻姑娘要上位?

她说,现在没有,过去有过。

我说,若是现有收入能稳定住,那么就不要轻易换工作,只是需要调整一下,看看能不能早点下班,例如下午5点下班,找个人替自己值下半场,这个并不难,若是收入不再稳定,那么再考虑。

她说,明白了。

挂了以后,我在想,她更换工作的动机一定不是团队难带之类的,应该就是位置遭遇了威胁,没有人会傻到拿15的工作去换5千的,否则也不可能一干就是11年,一定是人际环境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例如副经理傍上了大腿,要么就是遭遇了会员投诉,要么就是自己踩了雷……

很多时候,在不是薪水问题的前提下,人换工作,往往都是因为五个字:待不下去了。

因为给与的信息太少,无从建议。

她内心是有答案的,只是很苦,无处倾诉。

作为旁观者,我觉得最大的痛苦,就是自己处于一个高维度的人脉圈子而自己以及家人还处于工薪水平,这种相互落差太折磨人了,为什么她能从上午10点待到晚上10点,很大原因就是这群人让人很快乐,这个我太熟悉了,你看球馆就知道了,很多人可能是脚伤了或手伤了,但是他依然坚持每天去球馆,只是坐坐,看看,聊聊天,就觉得很幸福。

休息区永远不缺人。

道理是相通的。

解决这种痛苦,两个渠道:

要么,改嫁到高维度的圈子里,例如找个年龄大点的,二婚或三婚的。

要么,回归自己的阶层,找份整天跟工薪阶层打交道的工作。

跨维度的高能量碾压,没有人能扛得住。

你的偶像是周杰伦。

他碾压你,你哪还有什么伦理道德?

看来小簸箕的情绪的确不高,晚上又给我发了一系列的语音消息,我没听,而是选的转化成文字,大体意思是自己耽误了十年,几乎把青春都奉献在这里了,没有学习一项生存技能,现在30出头的人了,竟然没有一技之长,都不知道出去能找份什么样的工作,很是懊恼。

我表示理解。

若是人能倒着活,多数都能成为伟人。

绝大多数人大学毕业,就停止学习了,除非是内驱力非常出色的,就是他想提升或想在某个领域有所建树,这些年从未停止过。

这种是可以的。

大部分人,不就进入了过日子阶段吗?

上班,生娃,家庭琐事。

哪有时间考虑学习的事?!

平时,儿子练琴,总是偷懒,讨价还价,给定上30分钟的闹钟,他中间非起来走动走动不可,或上厕所,或去阳台。

我就感叹,也就是你爷爷没有给我创造机会。

若是我从小有这样的机会,我肯定如饥似渴,好好弹琴,你想想一个男人坐在琴前,能很优雅地弹个曲子,这是很了不起的事。

我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长大了,有内驱力了。

儿子为什么理解不了?

他没有内驱力,一切都是被逼的。

我们总说,孩子要放养,真放养?完全尊重孩子的意愿?

那完了,他什么都不想学。

他的人生是希望每天都在玩耍中度过的。

孩子不可能有内驱力。

儿子也不喜欢运动,偶尔我就喊他,要不要去楼下踢个球?

他也不去。

我在想,那我怎么改变这些局面?

硬管教,很难。

他妈会站在他那边的。

我想来想去,还是要做个榜样,等他哪天突然懂事了,可能想起自己的父亲,我父亲是一个很自律的人,每天都在认真的学习、健身,风雨无阻,从我出生到我送走父亲,从来没见他用过闹铃,每天都是早早就起床了,我们还不起床他就已经把文章写好了。

希望能感染他。

从而启发他的内驱力。

健身,哪怕30岁开始也不晚。

当然,我内心是清晰的,知道孩子大概率是一个没有内驱力的人,哪怕成年后也是如此,因为这就是多数人的常态,真正有内驱力的人,早晚都会出人头地。

那天,我去球友饭店吃饭。

球友在饭店后面搞了个私人会所,特意搞了个博古架,把他这些年拿到的奖杯、奖牌都摆上了,多数都是冠军,有团队冠军,有混双冠军,有男单冠军。

我们俩差不多同期学球,当时他还打不过我。

如今?

我们俩要打场男单的话,我也就是能得个五六分。(羽毛球是21分制)

他已经能轻松完虐我了,甚至我不在他的威胁范围内,为什么他成长的如此迅速?

就是痴迷。

炒着菜也在想球怎么打。

天天拿网球拍子练力量,原先他在单位食堂工作,为了锻炼体能跑步去上班,一边跑一边挥拍,为了锻炼上肢力量,特意把炒锅换成大铁锅。

所以,这一切又是必然的。

现在混双领域,基本没人能打得了他。

而多数人呢?

不管是打了十年还是八年的,都属于普普通通的,也不追求进步,只是日复一日的打,逐步熟练了,但是不可能拔尖,甚至我都是他们的天花板。

回想起我们当年学球时。

我们几个学员在一起聊天,意思是现在看别人打的那么好,不要着急,等我们出徒后,就是君临天下,王者归来。

事实上呢?

没有一个能。

为什么?

说说总是容易的。

真练?

多累!

我在我教练的学员里就算打的最好的,但是也打不出成绩,而我说的这个厨师冠军,他当年都不舍得交学费,是蹭课听。

内心要真的有称王的心,并且愿意干。

当然,未必真的能称王,与年龄、竞争对手、天赋,都有关系,当然正常情况下,只要用心钻研,日复一日的琢磨,肯定能成为顶级高手。

倘若,我下决心成为羽毛球高手,并且每天拿出2小时来训练,不出一年,肯定是前20名的水平,这还是保守的估计。

20名就已经很不错了,至少有很不错的女球友愿意跟你搭档了。

羽毛球圈子跟动物世界是一样的。

赢家通吃。

你笨了,不会有女球友跟你搭档。

倘若你是个女的,你是愿意跟个能拿冠军的搭档,还是跟个一轮就被淘汰的人搭档?

很显然的问题!

我到现在,也没混上个女搭档。

太失败了。

还是水平不行!

倘若我就是喜欢音乐,喜欢钢琴,虽然现在不会弹,我用心跟着老师练上十年,能火不?

未必火。

但是,一定能弹的不错。

那,朱之文为什么不去学习?

这就是朱之文的厉害之处。

就是保持农民风。

但是,任何风都有个特点,容易腻。

最初,抖音对朱之文是百分百的赞美,如今?

已经半边倒了。

再过一段时间,可能一年两年,可能一有关于他的视频,就一片骂声了,因为很多东西,看多了就觉得过了。

朱之文也不健身,肚子越来越大,也不注意形象,家里乱七八糟的,吃饭也不讲究,牙齿还缺了一颗。

老百姓都觉得,这才是自己人。

倘若朱之文搬到济南去住,然后去音乐学院学唱歌呢?

他就没人气了。

有个跟他类似的农民歌手,叫刘大成,就走了这条路线,去北京学唱歌去了,专业水准越来越高,但是越来越不火了。

刘大成比朱之文更追求专业性。

而朱之文比刘大成更智慧,他很明白,咱这些农民歌手,不在意唱的多好,只要听起来仿佛那么回事,就足够了,但是一定要知道咱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是什么?

反差。

一个种地的,唱的仿佛像歌唱家!

你说你去学习专业知识,你学到老,又能达到什么水平?又不是童子功,只能算是业余高水平而已。

这就如同打羽毛球。

除了专业选手,在抖音上几乎没有人能火。

除了一个。

就是很娘的男人,打的很菜,但是穿着妖艳,每打一拍都要叫一声,有点伪娘的感觉,成了网红。

他可能一直都只是在表演。

实际上,可能很爷们。

至少火了。

本地有个新晋网红,我看已经有300多万粉丝了,小县城的网红,几乎没有能够靠才艺出名的。

就两大主题。

要么,奶大。

要么,腚大。

最早出名的那个网红,是奶大。

现在出名的这个,是腚大。

而且,都有一丝暗示,要么就是镜头对着奶,一颤一颤的,要么镜头对着腚,连丁字裤都看的一清二楚。

为什么靠才艺出名很难?

因为,才艺是亿里挑一。

这就如同有个读者来找我玩耍,他是浙江大学毕业的,我问他高考的时候,全省多少名?

他说,163名。

我心想,不过如此。

但是,再仔细一想,平均到每所高中呢?

那就是第一名!

也就是说,你在学校里能考第一,也许在全省也要排到100多名,山东有53个县,哪怕你是全县唱歌最好的,在山东都未必能数一数二。

就是这么残酷!

大腚年龄不大,突然有了这么多粉丝,还是有些飘的,毕竟整天被一群男人捧在手心里,还有宁波的粉丝开着跑车来膜拜。

我跟她讲,就你这个年龄,应该学点才艺,例如去学学舞蹈,或搞搞健身,总之,要有除了扭腚以外的才艺,否则很快就黄了。

因为再好看的腚,看多了也没意思。

就那么点事。

若是一直没红过,那么无所谓。

若是红过,再落下去?

一辈子都活在落差里,总是怀念自己被万人崇拜时,那时是一呼百应,要啥有啥……

真正能长时间征服粉丝的,一定是才艺。

并且,是有变化的才艺。

有惊喜的。

一次比一次强的。

单纯的身材,终究有人能更加的出类拔萃。

这些,只有再过十年八年,你可能才会感触特别深,然后就开始后悔,在如此嚣张的日子里,为什么我不选择进步呢?

李宇春刚出道时,关于她的段子太多了,全是讽刺的。

但是,李宇春现在是王者。

拥有着最神秘、最铁杆的粉丝群体。

为什么?

她一直在修行,刚开始红,她立刻就去韩国学跳舞,不断的前进。

我们要去穿越无人区,绿色牧马人非要跟着,我不同意,因为我们是纯爷们车队,有个女人很不方便,另外家属们也会有意见,觉得不正向。

可以这么说,在我们经常出去的日子,例如去年,我们每个车友都有很多粉丝,例如我们穿越罗布泊,有女粉丝想跟着,直飞敦煌。

不是我的。

我不带女的。

嫌麻烦。

绿色牧马人说,我必须出去走走了,否则全成死粉了。

你看我抖音,从无人区回来,就没更新过,我平时连看都不看,也有不少私信的,大舞台就是如此的残忍。

你不更新了,不输出了,就会被遗忘。

粉丝每天都在掉。

怎么让粉丝重新回来?

需要继续去流浪,在路上,去演什么所谓的诗和远方。

人,必须要有绝活。

否则?

一切粉丝都是暂时的。

网红为什么总是如此的昙花一现?

因为,绝活过于单一。

除非是把自己定义成演员,不断的演剧本,但是演员又存在一个问题,需要一流的剧本,这个要求就太高了,需要有专业的团队在幕后支撑。

好剧本很少。

为什么?

因为,整个短视频的剧本,基本还是以搞笑为主。

全民小品。

若是想演一些深入的剧本,那又受限于观众,现在有个特点,作品离读者、观众太近,就是读者和观众可以第一时间形成反馈力。

题材禁区越来越多。

整体越来越正能量。

之前我还摘抄过这么一段话:21世纪初,我们没有任何负担地恋爱,被甩,又恋爱。劈腿,被劈腿。有人大喊爱你一万年。又立刻爱上别人。有人站在楼梯上接吻。回去又跟前男友复合。心事写在BBS上,回复的都是一样的货色。电影里女主角都爱着两个人。小说里渡边爱着直子、绿子,还跟玲子睡。或许没有比21世纪初更快乐的时候。现在年轻人真可怜。

为什么能经受起时间考验的作品越来越少?

没法写。

写了就挨骂。

每个人最终都只能选择做正人君子,全是积极的、阳光的。

作品不再具有多样性。

有天早上,我路过一个培训学校,这个培训学校是做科学实验的,一个瘦高个在带着大家喊口号,感谢父母给与我生命,感谢领导给与我平台,感谢家长给与我的信任……

在人群里,我看到了毛豆。

她也看到了我,小心地挥了挥手。

我就走了。

之前,本地做了一家击剑俱乐部,毛豆在里面搞招生,邀请我们带孩子去试课,就这么加了微信,那时她是比较阳光的,白衬衣,笑起来很好看。

过了很久,应该有个一年半载的。

有天晚上,她突然来了一句:我想跟你做爱。

那我不能接话。

万一是男人试探人呢?

对不?

我就回了一句:M老师喝酒了?早点休息。

她说,没有喝酒。

那我就需要再次区分,是因为我,还是是个男人就行?

简单聊了几句,可能是有家长跟她提起过我,说是本地有个网红之类的……

她重点关注过朋友圈,就这些。

是人就有发情的时候。

这些咱是理解的。

又过了几天,又联系我,还是这个事,说自己不是冲动,也不会给惹麻烦,她离婚了,刚离了不久,租住 在单身公寓。

先后找过我两次。

没生过娃,就是个大姑娘。

期间联系的少了,是因为有个男生追她,这个男生很奇葩,理论上还有亲戚,不仅仅是亲戚,还差辈,她应该喊那个男生表舅。

拍过俩人在一起的照片给我。

从那后,就很少联系了。

我是看到她在培训学校门口喊口号才知道她换工作了。

我到办公室后,发信息给她。

发现,我找不到她微信了,我又去企业微信找,因为企业微信我都标注的实名,找到了,问她咋换工作了?有没有再婚之类的?

她说很累,每个月工资不够花的。

我问,现在一个月多少钱?

她说,3000左右。

我问,最近拍照了没?

她发了几张给我,变黑了,看来表舅很努力。

晚上,又聊了几句,我问最近,还能出来玩耍不?

她说,看心情。

我问,什么心情?

她说,你对我如何。

这话问的,在我的世界里,貌似我不需要对别人,都是被对,也没给人送过礼物,也没嘘寒问暖过,你这问倒我了,我只能敷衍一句,挺好的。

她说,你有能力,为什么不帮我改变一下生活?为什么不帮我找份好一点的工作?你去年骑行我还赞助了你1千元,你考虑过我吗?回报过我吗?你找我有过别的事吗?

这……

算了。

女人,真是属计算器的。

次日,一大早,我发现自己的企业微信被封了。

我的第一反应,被她算计了。

可能是聊天内容的事,她选择了举报,从而封号了。

封了封了吧,暂时不用就是了。

但是,我还是决定申诉一下。

到了8点,我联系人工客服,给我的答复是:非法荐股。

我晕。

我什么时候推荐过股票?

后来我想了想,是我自己的问题,我标榜的是什么?

有问就有答。

结果,问我最多的问题是:你的定投在什么软件上买的?

我统一回答:华泰证券。

于是,就这么被系统检测,封了。

我还是决定给毛豆转点钱,给转了2000块钱,我没想到她有如此大的怨气,她可能觉得我见死不救,你自己整天花天酒地的,想过我吗?

而我怎么认为的?

当初是你求我的,咋又成了我的责任?

她肯定把我定义成渣男了。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每个村都有一些有出息的人,村民对他们的评价只有两种:

能办事。

不能办事。

所谓的能与不能,是指去找他的时候,他给不给办事。

这就如同我三姑那村里有人是我读者,跟我三姑说,懂懂老师发达了,你们都能跟着沾光。

我三姑说?

人家混的再大,咱也没指望上半点,也没给咱办半点事!

为什么我三姑这么讨厌我?

当然,见面很亲的。

因为我跟我表哥同年同月生,几乎就是比着长大的,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我三姑对我的定义就是干啥啥不行,后来我赚了点钱,而我表哥考了公务员,我三姑改口了:除了赚了点钱,还有啥本事?那么能咋没考上公务员?

又想起了昨天分享的那句话,普通人的恨。

都是羡慕嫉妒的升级版!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关键词:

<< 上一篇

认真干

下一篇 >>

说NO

网友留言(0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