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干

小壮,姓韦,广西人。

倒插门到我们村了。

个头不高,人很朴实,来山东没几年,已经是地道山东人了。

有多山东呢?

喝酒比山东人还猛。

反正,就是干。

技术工,支模板的,在我那边干过半年,不是我找的他,是他跟着我老叔干活,属于我老叔的走狗系列。

为什么都喊他小壮?

两个原因。

一是他是壮族的。

二是他很壮。

这个壮不是身体壮,而是家伙大。

他还谦虚一下下,在我们那边,我这都不算大的。

我们这边人就调侃他,是早早的掐了头,把劲都鼓下面去了。

什么意思呢?

例如黄烟,若是任其疯长,一人多高。

可是不想让它长太高,长的高了,那么叶子就小,怎么办?

要掐头。

不长了。

类似的还有花生,花生地上长势越好越不结花生,那怎么才能多结花生呢?

要打一种药,叫矮壮素。

从而,把劲都鼓下面去了,结花生去了。

所以,大家调侃,小壮为什么家伙大?就是个头矮,养分没处供……

南方人想在北方立足,最难过的还是酒场关。

要熟悉各种套路。

这都是喝出来的。

我发现,小壮还是很有天赋的,有年过年我回家过初二,去我姥姥家,小壮的岳父跟我姥姥家有亲戚,他去帮忙。

非要敬酒,不喝他给端着。

已经把套路学的满满的了,山东酒场套路的核心就是道德绑架,你若是不喝,我就一直端着,不坐下……

后来,我问我老叔,这个小壮人怎么样?

说是干活利索,胆子大,仿佛是没爹没娘,别人不敢上的他都敢,至于别的嘛,就是爱打个牌,南方人都爱打牌,工地上的四川、贵州的工人,有一个算一个。

有个读者从湖南嫁到了淄博。

她最大的感叹是什么?

山东人好务实,竟然没有打牌的。

也有。

是民间没有。

老叔还谈了一点,就是小壮比较好色,好嫖,有时喝了点酒,先在县城转悠一圈,再回家。

我的意思是什么?

若是人不错,可以留在咱这边,当个固定员工,毕竟是本村的,有着共同的归属感,而且比纯正的本村人还好用,纯正的全是亲戚,不是我爷爷这边的就是我姥爷那边的,而且我辈分小,不是叫叔叔就是叫舅舅,没法管没法说。

而小壮呢?类似三无人员,训也行,骂也行,打也行。

我老叔认为,可以。

我就把小壮弄身边了,关于这个事,我哥跟我略有分歧,我哥认为小壮是外姓,随时拍拍屁股就会跑回广西老家,不该信任。

我倒觉得,不会。

因为,他在广西已经无牵无挂了,跟着哥嫂长大,哥哥没了,嫂子改嫁了,而在这边呢?岳父拿他就当亲儿子,媳妇又给生了俩闺女一个儿,大闺女姓韦,老二老三跟着岳父姓,户口也在这边了。

他不会走的,另外我看中的是他学历高,他读过高中,认真的时候,说话也文绉绉的,自称若不是哥哥死了,他是可以读大学的。

我哥直接给他起绰号叫狗腿子。

他也答应。

的确有狗腿子属性,鞍前马后,总感觉有些“过”了,例如去吃兔子头,一人一个,他拿公筷给分,直接分给我俩,意思是他不要。

一切都不错。

业务不错,而且承受力也可以,偶尔你发个火什么的,他都接纳,该赔礼赔礼,该道歉道歉。

如我老叔所言,就是好色。

勾搭了个娘们。

应该也是附近村庄的,不知道是不是通过“附近的人”搜到的,就在我们工地不远,打扮的还有些小时尚,但是掩盖不了农村出身,前半辈子应该是干过体力活,这个也写在脸上,牙齿不好,左右各掉了一颗。

怎么理解她的形象呢?

农村的妇女主任。

女的来工地找过他……

我问,睡了?

他说,草,让我给弄馋了。

回来,又给我们描述了一番,他说自己没钱开房,要不,就在他那破面包车上吧?

女的不同意,出钱开房。

我说,你可别让人把钱给骗去了。

他说,不会的。

过了很久,有次我去工地,我刚到没一会,我发现小状就在给人打电话,果然,没一会,那娘们来了。

小壮带办公室来了,所谓的办公室,就是集装箱。

说要一起吃个饭。

我把小壮叫到外面,问他,弄出事来了?

他说,没,她说有个什么业务,要跟你谈谈。

我问,跟我?

他说,是的。

我说,我又不喜欢老娘们,跟我能有什么业务?

他说,我答应她了。

我说,下次类似的事,必须提前问我,你不能随便给我做主。

他说,知道了。

回屋,给倒茶,聊了几句。

这娘们竟然认识我,认识我的原因是什么?

我每天骑行掉头的位置,正好是她村,离城区25公里,来回正好50公里,那我就不难理解她了,因为她村姑娘都大胆,我记得冬天的时候,反正是临近春节了,打工的、上学的都回来了,我在路上遇到三个在步行的娘们,打扮的还很时尚,她们朝我大呼小叫的,一点都不矜持。

当然,是很友好、调皮的。

安排的饭店与她的形象太反差了,与小壮的更反差。

是一家我都没去过的私人会所。

私人会所的门特别高,房子层高也高,至少5米,厨师亲自接客,厨师是淮安人,特色是酸菜鱼以及淮扬菜,狮子头之类的。

来了一个女人,主陪,饭店是她选的。

她是唯一符合整个房间气质的。

端庄大方。

开了一辆宝马530,旅行版,很少见的车型。

一聊,有交集。

因为他们介绍我是搞骑车的,530就说了几个认识的,也骑车的。

她认识的,层次还都不低。

医院的主任。

某局的副局。

我看小壮跟530也打招呼,说明他们之前见过面,而且最让我意外的是,530跟妇女主任竟然自称闺蜜,而且俩人有说不完的话,窃窃私语。

我看不懂女人了。

你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咋也是闺蜜呢?

难道是让小壮一箭双雕了?

成了亲密无间的战友了?

到此为止,搞的我云里雾里的,我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请我吃饭?你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聊着聊着,聊到了正题。

530是做保险的。

妇女主任呢?也跟着她做保险。

除此之外。

530还做着储蓄吸存,据说她原本也在银行工作,后来跳槽出来单干了,然后她给一家大型公司做吸存业务,一个在城市里晃悠的人,她的吸存能力远不如在农村有影响力的人,所以妇女主任又是她的吸存主力军。(据我后来了解,光妇女主任一个人就帮她吸存了300多万)

我明白了。

他们之间是有利益输送的。

530完全是蹲下来陪着妇女主任玩,哄着她多给吸存……

跟我谈个什么业务呢?

两块。

一是问我们有资金需求不?

其实这个是幌子,是展示实力的,例如很无意的来一句,手里还有1000多万现金,想找个合适的项目投投。

类似的话术我听过太多了,已经麻木了。

二是问我们有没有给工人买保险?

类似的险种山东没有,推销类似保险的,基本都是代理的江苏的,关于这个,我特意给讲了一下,我们直属的员工,全部都买过保险了,至少买过意外险,至于干活的,我们都没有给买,原因就是他们跟我们不是雇佣关系,因为有两个人不能提供身份信息,我还安排给辞退了,你想,一个人没有身份信息说明什么?他怕人,要么是怕追债,要么是怕追逃,我那个开红杉的老大哥给我讲过一个事,一个在矿上看门的,没有身份证,一看就是十年,几乎不下山,那些乱坟岗之类的他都不怕,自己就敢住在上面,后来还是被抓了,通缉犯。

她们俩又给我科普,工人出了工伤,甲方也是连带责任之类的。

这个,她们怎么科普,我怎么点头。

我是咨询过小律师的,小律师也经手过两个类似的案子,辩护方向全是对不起,你们诉讼错了主体,我们是开发商,不是建筑商,你们应该起诉建筑商,我们连连带责任都没有。

要不要人道赔偿?

连这个都没有。

人值多少钱,在两个领域是最冰冷的。

一是车祸。

二是工地。

死了就死了,都有严谨的对应流程,第一步怎么做,第二步怎么做,也不需要哭,也不需要闹,不会不给的,也不会多给的,一切都有严格的法律文件,轻车熟路了。

我打交道的一个建筑商,他说自己困难的时候,两天死了三个。

我问,有没有焦虑?

他说,没有,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也不跑,也不赖。

真进了这个行业以后,你就会明白,工人的生命损耗也是建筑成本之一,在预算范围内的,有概率的。

也有严格的对应策略。

为什么类似的事,都建议开庭?

白纸黑字,大家都认。

饭毕,提议去唱歌。

我以有事为由,婉拒了,主要是我觉得530还是有些小骄傲的,比较难泡,另外年龄也大了,不是我的菜,虽然的确很优雅。

各回各家了。

又过了几天,我去工地,我问小壮,那个娘们也让你办了?(530

他说,咋可能?人家是啥,咱是啥?不是一个世界的。

我说,看你们很亲。

他说,没有,她看不上咱,咱就是地瓜蛋。

一晃,半年过去了。

反正是个节假日,我回农村老家,小壮给装了半袋黄豆,说是让带回城里打豆浆喝的……

他媳妇和娃也跟着过来了,他让孩子叫我大爷,他媳妇让孩子叫我叫表哥。(他媳妇比我大一辈,喊我娘姐姐)

很是凌乱。

媳妇和娃坐了一会,走了。

小壮突然问了一句:你觉得在村里筹点钱怎么样?

我问,筹了干什么?

他说,吃利息差。

我问,有多少利息差?

他说,村里现在存款是7厘,我存过去是12,有5厘的利息差。

我问,万一人家跑了怎么办?

他说,XX是老牌企业,跑是不可能跑的,钱没有问题,就是到了季节让储备玉米,需要资金,一年就用几个月。

我问,你那个情妇做的就是这个吧?

他说,是。

我问,那娘们一年能赚多少钱?

他说,连这个带保险的话,四五十万吧。

我说,这么赚钱?

他说,是的。

我说,看不出来。

他说,农村是个保险的空白地,你没看邮局一直都在卖保险吗?坑蒙拐骗的,你以为去存款,结果买了保险。

我问,干活干够了?

他说,出大力,没出息。

我说,你可以在村里卖保险,这个是可以的,但是不要吸存,你看村里也有不少吸存的,但是人家都有正经用途,或是做饲料或是搞养殖。

他说,这个也没事,赔了算我的。

我说,真赔了,你拿什么还?

工地上的工资,都是以年为结算单位,这样皆大欢喜,为什么?

工人觉得,一年到头,攒个总的。

家属也这么认为。

这也是拖欠工资的根源所在!

我比同行结算的略勤一点,一个季度结算一次,平时呢,每个月发个油费,路上加油,买酒买烟的,钱我都尽量的要求发到女人手里。

还没到结算的日子,小壮想不干了。

意思是觉得保险是个朝阳产业,要去发展这个去……

让我把钱给他结算。

我说,行,我安排人给送到你女人手里。

他不乐意。

意思是希望能给他,他当个启动资金。

我说,你卖保险就是卖个嘴,还要啥启动资金?

他说,要参加培训,总要请人家吃个饭之类的吧。

我说,那这样,钱算我借你的,到发工资的日期之前,你还给我,我发到你女人手里,否则我就跟她说钱被你领了。

他说,一定按时还。

写了条,摁了手印,钱给他了。

没几天,我听我爹讲,说是小壮给他打电话,让回去喝酒。

在农村,非公事不请客。

小壮,这个外来户,破了规矩。

挨着村民请。

一天一桌。

倒是不贵,一桌百十块钱。

请客干什么?

就算公示,告诉大家:我做保险了!

农村保险里,最容易卖的是养老保险,因为有信仰在里面,大家总觉得,可以领退休金,例如我爹现在就每个月有退休金,领的还不少。

够全家花的。

我爹就是他们的偶像级了。

也可以当宣传对象,你看人家老董,现在月月有钱,而你若是没有养老保险呢?

你年纪大了,种不动地了。

你怎么生活?!

养老保险有两类,一类是商业的,就是各保险公司推出的,这种不畅销,最畅销的是什么?国家推出的,就是明着卖的,你交多少钱,连交多少年,你就可以领退休金,跟城里人一样。

大家喜欢这种。

这种呢,也是骗局最多的。

有个人,不是被抓了嘛,很有社会身份的夫妻俩,搞了几百万还是几千万,就是收了钱以后给你打印了个小本本,等于做了一个虚拟盘,然后钱被自己拿去投资了还是挥霍了,反正填不上窟窿了。

本身就是个灰色产业。

过去是拿钱买个正式身份。

现在是拿钱买个退休身份。

一回事。

农村人天生向往、崇拜“退休”一词,总觉得是上层社会才配得上的俩字,回村里时,可以很自豪的说,现在有退休金,花不了。

小壮干的这个保险呢,每个乡镇都有一个点,那个妇女主任和530都不是我们乡镇的,小壮又跟我们乡镇上的代理点勾结在一起了,也是个风云人物,这个女的之前有正式身份,貌似还跟领导有一腿,领导把她介绍给了自己的表弟,婚后被表弟捉在了床上,事倒也没发酵,只有我们这些八卦信息比较灵通的人才知道,工作也没丢,婚也没离,说是表弟依然很爱她,她要离表弟都不同意,不知道因为什么又干了保险,原来的工作也不干了,辞了。

有次,我回村,在村口遇到了他们俩。

在搞什么宣传。

我问小壮搞定了?

他色眯眯的说,快了。

剩不下。

用小壮的话,以后,肯定要吃馋了。

广西特产。

跟小壮聊了聊,我发现,过去游荡于乡镇江湖的那些人,多数进军保险领域了,例如猪经纪群体、水果贩子,最好卖的就是这类退休式的养老保险。

等于贩卖了阶层。

从此,你们不再是农民了。

另外,就是车险。

车险怎么做?

挨家挨户统计,然后让村长用大喇叭咋呼,算是半强制建议,必须就近购买,为村里完成任务……

为这个事,村领导都联系了我好几次。

我都装傻。

啊?什么?我买过了。

不知道是赚到钱了还是借到钱了,反正按期把钱还给我了,我把工资结算给了他的女人。

这个日子我是记的比较清楚。

我爹生日。

中秋节前几天。

我们在过生日,他来了,弄了条羊腿。

又开始谈保险。

他谈保险,不是推销保险,是想把自己的一些想法说给我听,他对我是绝对信任和尊重的,也没有想拿下我的心。

可是,我爹可不给他面子。

直接来了一句:谈保险就滚。

滚,在农村人嘴里,也是褒义的调皮话。

意思是,什么日子,你来搞这些?

我爹误解了。

我就跟小壮讲,你觉得能干,就认真干,但是有两个原则:第一、吸存的事的确不能干;第二、养老保险必须真的帮人买上。

他说,吸存的事,咱不干。

他走后。

我爹讲了实情,不是小壮不想吸存,而是吸了半天没人存,农村人对外姓是有天然提防心的,都传言他要跑,咋可能把钱交给他呢?

又一次见面,是逢山。

逢山是逢集的升级版,全县人都来赶大集,一年一度。

小壮一家来的。

小壮竟然穿西装了,有些不和谐,但是还是比较体面的。

我问,赶山买的啥?

他说,去商场给娘们买了几件情趣内衣。

他媳妇接着嗷嗷的:你MLGB,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看来是真买了,反正是媳妇脸红了。

小壮说,X云,死了你知道不?

我说,不知道。

他说,差不多是饿死的。

我说,她应该30多了吧?我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她妈挺个大肚子。

他说,31

我问,她是疯了还是癫了?

他说,就是癫痫。

据说,是在外面当服务员,感情受挫,癫了,农村人对这类女人是有偏见的,给了一个专业术语,色癫的,就是想男人想疯了。

后来,就让她爸她妈给关进了闲置的房子里。

定期去送饭。

小壮的岳父家跟X云是一大家族,有血缘关系的。

所以,小壮是知道比较多的。

小壮说,X云她爸咨询过保险。

我问,给谁买?

他说,就是给X云买,但是她这个有疾病史,并且发作比较频繁,拒保,当时是想给买人身意外险。

我说,就是知道要死。

他说,肯定知道,吃了上顿没下顿的。

我问,诈保,给什么群体买保险最安全?

他说,最安全的是给小孩,因为小孩的意外有隐蔽性和可操作性,也是诈保高发区,所以儿童意外身亡赔付额度是最少的,就是为防止诱杀。(据说上限是20万)

我问,有先例吗?

他说,太多了,这个事为什么我比较熟悉,因为在乡镇做保险,是有几个雷区的,突然有人买大额的意外保险,都是需要预警的。

我问,X云一直也没找对象吧?

他说,找过,让人家又送回来了,你不在村里生活了,很多事你都不知道,那个XX还差点坐牢,他动不动爬墙进去,给X云点东西吃,X云她爹就想让他拿点钱,虽然她不是个正常人,但是你这么三番五次的去玩,也不是事吧?最初要几千不给,后来说要报警抓起来,同意给了,结果要三万,又不给了,后来不知道多少钱协商的,反正平了。

XX是个光棍。

他们一家走的时候,小壮的媳妇弯腰上面包车,我看了看,发现她的确穿了一个小面积的内裤,不至于是丁字裤,但是也不跟农村妇女似的穿那种大包围。

被小壮引导的。

小壮应该也是从外面学的。

保险也好,资本游戏也罢,有些骗局是有意的,有些是无意的,就是中间很多环节可能只是被人利用了,当枪使了。

我一个舅,远房的,也是我们村的,要买这种养老保险。

这个舅也在我们那边干过活。

他不知道怎么弄到了我的手机号码,咨询一下我,就是这个保险能不能买?

因为我不确定是谁推销给他的。

那么,我不能乱建议。

我说,你别着急,你看到我在的时候,你过去找我就行了。

他说,好。

一天,看到了我,敲门,进来了。

他一说。

我哥直接来了一句:你等着吧,咱村,早晚让这个南蛮子给坑个狠的……

我说,这个话不能乱说。

他说,草他娘,他给人家买的养老保险,连个条都没有。

我问了问我哥一些具体的数据,例如买个需要花多少钱,退休后一个月拿多少钱,我一听这个数据,我就知道问题所在了。

理论上,你买过以后,每年都需要去社保局缴一次钱,一直缴到退休。

而他们呢?

是一次性收个整的。

为什么这么收?

是他们替你缴,等于把这个钱预收了,先用了。

也可能的确有类似的打包业务,咱不知道而已,但是不管怎么说,只要是买了,就能在网上查到,查不到的都是假的。

我还是那个观点,小壮没有这个骗人的心。

内心还是善良的。

若是真的是一个大骗局,他也是受害者。

听我哥这么一分析,我觉得的确存在骗局的可能性,其实这个事是非常简单的,只要是能办,那么就是官方非正式行为,那么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去官方咨询,要办就直接拿到社保卡,然后自己年年补交就是了。

别相信这些乱七八糟的。

除非你是想买商业保险!

保险,朝两个方向发展了。

大城市,越来越透明,买家开始占主导了,自己有需求,主动去对比,去寻找,卖家越来越有服务意识,以科普为主,不再需要打感情牌了。

大农村,保险开始入侵了,需求还没有被启蒙,更多的是打感情牌,把原本想存银行的存到保险里,至于你说让他们买大病险?

很难。

因为,他们觉得花钱买概率,等于把钱丢了。

那不行!

小壮卖保险赚钱吗?

肯定不如他安稳在工地干活收入高,但是他不愿意继续下工地了,感觉累、危险,关键是不体面,一身泥巴怎么跟人上床?

现在能耐下心来在工地干活的,基本都是45岁以上的。

认了。

送外卖送不了。

跑滴滴干不了。

前段时间,还有朋友在跟我探讨,什么导致了招工难?

就是这些副业。

若是送外卖能做到人均月收入过万。

你看看,谁还在工厂上班?

我曾经建议小壮去学贴瓷砖,因为他干活很细心,若是认真干,一个月赚1万元没有问题,而且可以不断的带徒弟,最关键的是,他有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南方人,装修市场对南方人很友好,价格高。

只能说,人各有志。

后记,这文章是前些日子写的,今天准备发表时突然给小壮打了个电话,问他最近如何,我是想知道他还干不干保险?

说是干的不错,现在一个月差不多能拿到1万元了,手下已经有11个兵了,现在挨着一个村一个村的宣传电动车挂牌,说是免费上门服务,其实是要推销50元的保险,同时要加人家微信。

我问,养老保险那个还做吗?

他说,现在做不了了,没政策了。

我问,不把你那面包车换了?

他说,年底,争取。

农村做保险还需要最原始的包装方式,就是我入行了,我赚钱了,开上好车了,在城里买房了,然后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追随,他们怎么开展业务?先给自己买上,先劝亲戚朋友买上。

所以,最俗的方式,就是最有杀伤力的。(可参考微商)

什么最俗?

炫富!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关键词:

<< 上一篇

君临天下

下一篇 >>

变黑了

网友留言(0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