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赚了多少钱

早上六点。

天还不亮。

我开车出门,去上班。

路上车辆稀少……

红绿灯的位置有个早餐摊,早餐摊旁边停了一辆面包车,爷俩,应该是爸爸送孩子上学,在买油条。

红绿灯,我准备直行。

在等红灯期间,面包车也上来了,在右转车道,我当时还好奇,右转车道你等什么红灯?直接走就是了。

这个红绿灯跨度比较大,有点类似社区内部路,也没有像样的监控,两条单行线汇集在一起,反正一到上下班时间就拧巴成麻团了,应该也没有违法拍照监控。

红灯变绿灯。

我挂挡,准备起步。

面包车在我面前直接左转了,吓的我接着一脚刹车,当时我还在想,若是我稍微一走神,今天这爷俩就不用去学校了,你左转也不要紧,你等我直行之后就是,何必非抢在我前面?我开了辆货车,本身视觉盲区又大,真顶上了,接着就撞翻了,面包车就是纸糊的。

待他过去后。

我重新上路,在内心把他骂了一百遍,心想,面包车素质就是差,个顶个的,但是反过来想,为什么开面包车?就是因为素质差。

过了路口,气也消了,主要是一想,我老家那圈亲戚,特别是跟着我们干活的,我喊叔的喊舅的,全是面包车。

骂面包车不等于骂咱自己吗?

算了,不骂了!

我写安全驾驶时,写过一句话,在事故发生时,被动安全比主动安全更重要,就是事故已经来了,那么什么是最主要的?

车身安全!

豪车事故中,为什么驾驶员多数活下来了?

就有这个原因。

家庭用车,应该考虑20万以上的,可以简单粗暴的把20万理解为安全红线,不要简单的相信什么五星碰撞,安全问题上,绝对是一分钱一分货,你别听他们瞎扯淡,什么大老板身家几个亿依然天天坐捷达,那不是节俭,是傻逼,对自己的安全不重视。

捷达就是稍微好点的面包车,一撞也稀烂,我哥年轻时也有辆捷达,酒驾撞树上了,树没变样,驾驶室都变形了,好在那些年酒驾还没入刑,躲过一劫。

日常驾驶中,主动安全最重要,也就是要有一流的安全意识,你说这些人是不怕死吗?

都怕死!

都怕死,为什么还敢违章?

大约是2008年,当时VOLVO还是豪华品牌,青岛旗舰店就跟哈雷紧挨着,那时VOLVO已经开始推儿童座椅了,现在很多人都还没意识到儿童座椅的重要性,别说儿童了,大人坐后排都不系安全带,还自称:我们这里都没系的。

你们那里还是原始社会。

要么,就是你朋友层次太低了!

2009年,我在上海工作,那几年上海特别流行途安那款车,不少女士开这个车,我在乐购停车场遇到了好几位宝妈开这个车,你会惊奇的发现,那个时候的上海宝妈,已经普遍使用儿童安全座椅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没在本地见过一个装儿童座椅的呢,想起来了,有一个,跟我同骑海南的小牛同学装着。

VOLVO当时怎么推儿童座椅?有个类似碰撞实验里的体验装置,不用太快的速度,就是10公里/小时,可以理解为起步速度,撞到墙上,然后你可以试一下有多大的冲击力,你能否坐稳?你能否把怀抱里的孩子抱紧。

简单一点的理解,我们小时候骑的老式自行车,也就是这个速度,一刹车,也摔个狗吃屎,一个道理。

人们容易低估惯性!

我娃已经大了,已经可以使用成人安全带了,偶尔早上我送他,他上车第一件事就是系安全带,我特别欣慰,也算耳濡目染,至于我媳妇,我说服不了,因为她比我无知,那么自然就无畏。

上文学课时,有这么几段话,我分享给大家:

A、两个人相处的质量和状态,是由他们所拥有和掌握的词汇量决定的。

B、词汇量不一样的人,是不能在一起的。词汇量,即信息量、信息密度,甚至是内容的质量、视野、观点、关注的层面,甚至包括趣味、审美……我们总是被同频率,或者更高频率的人和事吸引,某种程度上,都是被信息量吸引。尤其是新的信息量。

C、一个词汇量只有100个的人,很难理解词汇量达到1000个的人是如何思考这个世界的。这两种人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里,因为对这个世界的理解程度取决于他们的语言能力。

在安全驾驶领域,可以把词汇量理解为道路交通规则、标准操作模式、可参考的经验教训……

我媳妇不怕死吗?

怕!

面包车司机不怕死吗?

怕!

为什么敢如此的无畏?

他们没觉得,这么做与死是挂钩的,觉得自己一直都在掌握全盘,从未失控,实际上呢?任一细小的违章,可能都是致命的,当时写书时我还写了一句话,每条交规法都是用鲜血写成的。

你想想不是吗?

还有,就是有次我跟朋友一起,大雪,出了交通事故,我们一起去处理,算是和平解决,也私下预热了工作人员,但是到了最后出具事故认定时,还是给对方扣了分,对方很不解,咱不都是说好了私了吗?

交警说,若是没有违章,哪来的事故?若是有违章,没有处罚,那不是我工作失职吗?

现在已经不叫违章了,而是叫违法。

你看,为什么那么多人杀入股市那么兴奋,那么自信?

是因为,他们的词汇量太少了。

总觉得自己是来赢的。

实际上呢?

最终,大概率,他们会输!

到了停车场,有个车歪扭着屁股停在入口处,小车可以正常出入,我进不去,那我先去找地方吃早餐,等我回来,他应该差不多就走了,能这么停的人,都是忙碌的人,最晚回来的,最早离开的。

我去早餐店,就是河南人开的那家,全国连锁的。

发现,没亮灯。

看来,黄了。

应该赔不少吧?一共开了没有三个月,连装修算上,一个月怎么不赔十万元,我就说嘛,当时还没装修我就在心里嘀咕,若是我告诉他,这个地方干不起来,他会不会感恩我拦截他赔了30万?

他不会感恩,认为我有病。

如今,肯定也后悔。

更后悔的是谁?

充卡的。

上一家是包子铺,不少充卡的,因为疫情,关门逃跑了,卡也没处退,这个应该马上也跑了,卡也没处退。

都是受害者。

我前几天过来买蒸包,小姑娘还忽悠我办张卡,多亏小姑娘长的丑,丑人的话不可信,我没办。

男人,就喜欢开饭店。

一想创业就是开饭店,若是酒桌上遇到一个经历丰富的男人,他在回忆自己做过的事业时,一定会提到一句:也开过饭店。

我们看到的、熟悉的饭店,都只能理解为幸存者偏差。

多数饭店,还没等被我们知道,已经OVER了。

算了,我先不吃了,开车逛逛,看看大美县城的早上,顺便提前去单位把卡打了,到单位门口,我找我的华为手机,就是找不到了……

我仔细回忆,放哪了?

最后一次使用,是昨天在球馆放音乐了,不可能落在家里,因为这个手机我平时基本不用,就是打卡和放歌的,应该是在球馆忘记收起来了,当然也丢不了,我们在球馆都是单人单间,类似入住酒店,独立卫浴,有空调,有椅子,有水有茶,也有锁,我不去不开门,手机应该在茶几上。

那我去拿吧。

球馆一天只有两个时间段开门。

早场、下午场和晚场。

我只打下午场,从没打过早场,出于好奇心,我决定到球馆看看,看看早上的球馆是什么样子的,据说每天早上都爆满,还要抢场地,毕竟多数人都要上班,所以他们5点就来打球,一般8点就没人了。

县城人的特点是,睡的早,起的早。

我之前的男双搭档,很壮,是一位很优秀的创业者,比我年龄小,社交能力强,谈判能力强,做传统养殖设备的,他自封是球场小霸王,因为他身体力量足,杀球、反手都有力量。

我觉得他离我还有很长的距离。

他不这么认为。

早场,没啥高手,他认为高手云集……

他一般4点半左右,就开始起床了,发朋友圈,然后他们几个球友就一起去球馆了,他每条朋友圈都很讲究,讲究到什么程度?发朋友圈还要分组。

正好,我可以去会会他。

让他知道我们下午场的人是什么水平,我在下午场的是菜鸟,但是到了早场,肯定是顶级高手了。

的确火爆,停车都找了老半天。

都在。

值班的问我:呀?你怎么来了?

我说,手机忘这里了。

圈子再小,也很分裂,我觉得打球的我都认识,可是到了早场来一看,熟悉的面孔就那么几张,大部分都不认识。

小霸王也在。

很是自信,问有没有兴趣挑战?

我说,我是来拿手机的。

他说,打会。

我说,还要洗澡啥的,太麻烦。

他说,让你领教一下我在这里的霸主地位,偶尔我一失误个球,他们就说,哇,原来你也会失误啊?仿佛觉得我这样的人不会失误。

好吧,打一会吧。

我之所以不想打,我是怕打完球约着吃饭,山东的酒文化盛行到什么程度?早场就约酒,例如三人去喝羊汤,然后开瓶白酒,每人3两。

打了六局,小霸王打的的确不错,各有输赢,跟我组混双的是位老大哥,很用心,但是战术不对,总是起高球,对方就杀过来了,我们接着就被动了,他自己也老是自责:跟我一伙,你也发挥不出来了。

我说,没事,就是打着玩。

果然,喊着吃饭。

我刚想拒绝,小霸王加了一句:不喝酒!

我问吃什么?

他说,喝羊汤吧。

我说,行。

我们四个人,小霸王请客,我们四人里,我跟小霸王算无业游民,另外两个都有正式工作,但是给人的感觉也是吊儿郎当的,就是一个状态,混。

这个状态,我非常熟悉,应该说球友圈、骑友圈、健身圈的公务员,多是这个状态,对工作就是能混一天算一天。

年龄段,多是45岁以上的,也没有一官半职的,简单一点理解,就是前途真的无亮了,还卖那个命干什么?

那有没有很勤奋的?

也有,多是已经在上升轨道上的了,例如我这个年龄已经提正科了,前途无量,那么肯定很用心,原先可能偶尔下午也打球,因为工作忙的缘故,一周偶尔打一次,还是要周末,大部分时间都见不到人了,整个人特别忙碌、充实。

好在,四人真没喝酒。

他们三人要的羊杂汤,我不吃羊杂,我要的羊肉汤。

一人两个小饼。

匆忙吃饱,各自回单位打卡,然后约着中午若是有空,可以打掼蛋,我不会打,另外他们跟我也不熟,自然也不会约我,只是我听他们在约。

其中有个老大哥,黑框眼镜,没开车。

正好我顺路,捎着。

路上问我哪个乡镇的,哪个村的,说了几个人名问我认识不?都是我们镇上的,属于混的比较好的80后,谁谁在中心医院,谁谁在交警大队,都是他的小老弟,遗憾的是,我一个都不认识,平时我很少维系这些资源,两个原因,第一,我的读者圈子足够密集,各领域都能找到。第二,疑难杂症,花钱就是,有个很喜欢看书的BOSS经常跟我讲,我能办的事,你自己也能办,我需要花钱帮你办的事,你自己花钱依然可以办,你说我跟你有什么区别?(这个你,泛指所有人)

我调侃式的问了黑框眼镜一句:退休前,能当上局长不?

他说,这辈子是没指望了,退休前,若是能享受副科待遇,已经是我们这个行业的寿终正寝了,普通公务员的终极理想,就是副科,但是能实现的,也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

我说,饼太大,吃不着。

他说,不是太大,是太硬,过去我们刚参加工作时,也是没日没夜的干,领导也给画饼,用不了几年就提拔你之类的,后来发现全是饼,大家也就都丧了,没斗志了,干与不干一样的工资,一样的结果,谁还干?现在刚分配到单位的年轻人,能激情昂扬一年都算好的,大部分一上岗立刻就丧了,过去还觉得自己干上几年当主任了,再干几年当局长了,真参加工作后才发现,都是痴人说梦,所以第一时间就醒了。(这哥们说话很时髦,喜欢用成语)

我说,上升空间太少。

他说,的确有上升空间,但是是极少数人的,多数人是没有任何上升空间的,干与不干都是一样的结果,是你,你干吗?

我说,我姐在X中教书,她也跟我这么讲的,为什么这些年教学质量越来越差?因为教的好与不好,都是一样的结果,没有收入差别,没有级别差别,什么都没差别,你抓的紧与松是一回事,你何必去得罪学生?哄着开开心心的不好吗?

他说,缺少针对普通职员的上升空间和奖励机制,国考比高考对人才还挑剔,结果最终全成了一群混日子的人。

我说,昨天我还学到一句话,员工之所以不愿意工作,就一个原因,钱给少了,例如996的公司也是门槛最高的,大家想进都进不去,你不想996很简单,你辞职不干了就是,可是大家又不舍得。

他说,996是一种福报,是一种肉眼可见的多劳多得,我们这个,你就是累死在岗位上,也多拿不了100块钱。

我说,薪酬肯定会改革的。

送他到门口,他下车,我放下窗户,他说了一句,有空一起玩。

我说,好。

走了,联想他说的这些,我再想想日常接触的那些朋友,的确如他所说,若是有好的激励政策,一个个都应该非常卓越,结果全丧了,只有极少数幸运儿能够脱颖而出,就跟中了彩票一般。

那为什么不跳出来呢?

还有一个诅咒,铁饭碗诅咒,还有就是日常生活很受人尊重,虽然在实际工作中没有角色,但是酒桌上,大家都给安上了职位,什么都不是的,喊X主任,稍微有点头衔的,喊什么X局长或行长。

我之前科普过,在山东,若不是真正高大上的饭局,若是突然遇到了一群局长、行长,你别惊讶,那都是一群普通上班族,职务都是当天饭局临时提拔的,即便是我这样的临时工,主陪在介绍我时,也会说,这是咱XX局的董主任。

停好车,回办公室。

微信上有师兄问我:董老师,最近还天天吃牛肉吗?

我说,还吃。

他问,你平时都去哪买?

我说,就是我们南边的牛肉店。

他说,是这样的,有个同事,她定了牛肉,但是吃不了,你看能否帮帮忙?

我问,肉在哪?

他说,在家。

我问,什么时候的?

他说,昨天。

我问,多少斤?

他说,30斤。

我说,我吃不了那么多,三五斤可以。

他说,我让她联系你。

我说,行。

虽然这个要求有点奇葩,但是老师这个群体,本身就是奇葩加奇葩,你要知道,老师是一群从没走出校园的人,与社会是脱轨的,思维逻辑也简单。

我推测,是买了送礼的,没送出去。

想止损。

结果,果然是。

师兄把我电话给了女老师,女老师问我:你能要10斤吗?

我说,可以。

她说,都是最好的肉,卖肉的就是我学生家长。

我说,可以。

她说,我多少钱买的,收你多少钱。

我说,那无所谓,市场价就可以。

她说,肉拿回来就放冰箱了,很新鲜。

我说,行。

我屁股还没坐热,给送来了,很胖的姑娘,感觉怀里揣了两只熊,应该也没穿内衣,就那么晃来晃去,哺乳期,目测体重在180斤左右,我们楼梯是钢结构的,她走上去都颤抖,我就算够重的了,我走都不颤抖。

应该也是遇到了贴心的婆婆,一天一只鸡。

我很是好奇,你买了是准备送给谁的?

她对我还是蛮信任的,她一说是教什么的,我立刻就能罗列出一圈她的同事,都是我师弟或师妹,她跟我讲,是她休产假了,是想调学校,从A中到B中,主要是想离家近点,喂孩子方便,有三个人在这个事中间帮了忙,结果她买了牛肉后,都没送出去。

她问,你觉得人家为什么不收?

我说,若不是深交,送肉,还是有些什么。

她问,什么?

我说,我也说不出来,反正这么讲吧,若是特别铁的关系,送十斤牛肉,是加分的,而且感觉不是外人,是自己人,若是稍微远一点,被送的人级别稍微高一点,会觉得鲜肉是累赘。

她说,想不通。

我把钱转给她了,她说回去复习去,要考什么证,还是激情满满的状态,若是你告诉她,未来没有前途,你努力与不努力是一个结果,那是很残忍的,若是跟她说另外一套逻辑呢?例如减减肥,打扮打扮,93年的小姑娘就应该有93年的样子,而现在给人的感觉像40岁,呼吸都困难。

是真的呼吸困难,呼哧呼哧的。

该美美哒的年龄就要美美哒!

当然,我若是跟她说这一套逻辑,她会用另外一套逻辑来回我,觉得人素颜就好,何必非把自己搞的跟妖精似的?什么华为手机苹果手机,用小米就低人一等吗?

你们太世俗了?

遇到一个要赞助我买法拉利的,很急,我一看是新加的好友,类似的我都多个心眼,毕竟咱为别人做广告,其实就是为别人背书,人家可以一拍屁股走人,咱跑不了,大家被忽悠了之类的,最终账都算咱头上。

说了很多感恩的话,看了几年文章之类的。

这个可能性极小。

过去我的微信都是开放式添加的,老读者多有我的联系方式,钱转过来了,广告也发给我了,开门见山,说自己是品酒大师,做了17年酒,一年销售额多少,不发广告只靠自己朋友圈三个月销了多少……

要么是自己学习过文案写作。

要么是找人写的。

但是,绝对是败笔,为什么?

很多人吹牛都是漏洞百出,例如你问他,今年赚了多少钱?

三五百万。

三百万与五百万差了两百万,你觉得一个创业者分不清是三百万还是五百万吗?

例如动不动就来一句:服务了40万客户。

你知道40万是多少人吗?

你若是真的有这40万的基数,你再来找我这个连1万阅读量都达不到的作者给推广,不是脱裤子放屁吗?

客单价是1000块钱,你知道40万人是多少钱吗?

你知道是多少利润吗?

而文案大师给大家的建议是什么?

一定要突出数字。

适当的夸张。

其实呢?

起反作用,理性的人一看,就觉得挺幼稚的,这就如同宝马7系在我们村墙头上刷广告是一个道理……

少用数字,特别是夸张过的。

太假!

下面直接写了两个套餐,套餐A1000元几瓶酒,套餐B500元几瓶酒,其实下面还有个套餐,就是招代理。

我笑着调侃她:人家来收割韭菜,顶多是带着镰刀,狠一点的开着收割机,你这个是带着铡刀来的,谁信任你,你直接把人头给铡走。

她说,我觉得文案+背书,应该会产生直接销售。

我说,肯定会有,但是极少。

为什么?

第一、读者高度理性。

第二、别人读到的只有四个字:急功近利,杀鸡取卵。

是八个字。

你做广告的目的是什么?

让尽可能多的人知道你,相信你,然后加上你,慢慢的去发展关系,对你什么都不了解,你就来这么一出。

看似很聪明。

其实呢?给人的感觉,情商极低。

真聪明的人是懂的广告艺术的,广告艺术不是能卖多少货,而是把自己的形象深入对方心中,让人有添加自己的欲望,咱又不是找人直播带货,要开门见山。

咱这个还是要含蓄一些。

不同的人,不同的菜,你不能把快手直播间那套文案拿来忽悠我们的读者,我们的读者早已经刀枪不入了。

我为什么提醒她?

不是说我想保护读者,我一直都觉得,谁遇到谁,都是缘分,谁选择谁,也是缘分,挡是挡不住的。

而是,我觉得,她如此的急功近利,我们作为被选择方,不会带给她她想要的立竿见影的结果,例如投5千,当天赚5万,若是没有得到她想要的,她会反噬我们……

最终,拒绝了她。

广告是门很深的艺术,别人能留在我们微信好友列表里,静静的看我们表演,并且这些好友层次够高,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说到底,还是词汇量的问题。

也是人性问题。

最根本,是商业思维和能力问题,就拿苹果举例,最近我们小卖部在卖苹果,在沟通货源时,我能明显感觉到专业与业余的差别,我谈了本地几家有机农庄,例如带有机证书的,普遍的特点什么?

第一、要价很高,比市场上高端红富士还高,例如5公斤拿货就是80元。

第二、想掌握主动,不允许你拿货自己去卖,而是必须是代销,就是为他们做推广,然后他们返佣金给我们。

关键是,他们不知道咱有多大的本事,他觉得咱一个月能卖几百单就上天了,而咱认为,只要一启动,日发千单都没问题,我相信我朋友圈的威力。

所以,咱很自然的拒绝了他们。

而我们跟专业的水果渠道商合作呢?只要你提出要求,就给出报价,然后做出样品你来甄选,然后不断的优化,人家就是服务者的姿态,老板非常的谦虚,每句话都是董老师,您……

回来时,我跟我们家会计讲,这个女人,光苹果,日发上万单,她所有的水果业务加起来,一天2万元的利润,因为她跟着我做定投,我对她的财务状况是比较熟悉的。我家会计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总感觉是个很普通的人,身段那么低。

做生意,还是要远离山东人,虽然我也是山东人。

总是想谈感情。

就是不愿意谈产品、谈服务。

山东人里,能做到“在商言商”的,已经是商业奇才了,绝大多数不仅仅做不到在商言商,还做不到基本的契约精神。

胸脯从A拍成了G,该违约的还违约,该敷衍的还敷衍!

啥?还要售后?

我能卖给你就是给你面子了,已经是你的荣幸了。

要什么售后?!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关键词:

<< 上一篇

心瘾控制

下一篇 >>

学历贬值

网友留言(0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