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贴心

准备出门。

去洗车。

N多人在排队。

老板过来招呼:董哥,你终于洗车了。

我说,我半年洗一次。

他说,要先等等。

我说,我比较急,我要出门。

他说,我给优先照顾。

我说,谢谢了。

他摆了摆手,意思是客气啥……

对面有个茶馆,我决定过去坐坐,老板不在,只有小姑娘在,可能我穿的太不体面了,小姑娘直接无视了我,专心在玩手机。

人家也没招呼咱坐,咱也不好意思坐,在店里转悠转悠吧。

离茶桌比较远的地方,有个凳子,有个小茶几。

我就坐这凳子上了。

过了一会,她可能终于发现了我,放下手机,烧了水,泡了杯茶,用的一次性纸杯,然后端给了我,我说了声谢谢,她也没说什么。

喝了人家的茶,心里也没说人家好话。

反而下了个判断:这店,干不起来。

为什么?

小姑娘手上有纹身。

现在服务员普遍有纹身,很正常,但是泡茶这个行当,还是要规避纹身的,你可以纹胸上纹屁股上,只要别露着都无所谓,给别人端茶时,手上那么一片,会影响口感,从而就不会喝了。

可能是咱矫情。

我看到洗车店老板把我车给发动着了,等于他开始帮我安排了,我就决定走了,再次感谢了小姑娘,她依然没抬头,跟个木头似的。

当年,我们家门口开了一家水饺店,还是连锁品牌,硬是让老板给干黄了,让我很意外的是,我的储值卡里还有15元,他打电话问我要卡号要退给我,我说我不要了,您能打个电话给我,我就很暖心了,我跟他聊了聊,他是公务员,在别人的建议下加盟了这个品牌,甩手掌柜,水饺做的真不错,人家是中央厨房整体配送的,直接下锅就可以了,口感也好,为什么还能做黄?

不懂管理。

第一、服务员家的孩子,放了学也在店里吃,甚至在那做作业。

第二、年轻服务员,胳膊上普遍有纹身。

第三、店长更换太频繁。

我算是比较忠诚的客户了,我都分不清到底谁是店长,饭店能不能干起来?核心看经营人是谁,经营人占决定因素的99%

大家到我们餐厅吃饭,谁都觉得很高档,这个高档不是说我们硬件好,而是我们软件好,第一,我们的房间、桌椅、摆盘都很艺术,而又不浮夸,不跟那些大饭店似的,摆盘又是雕龙又是刻凤的。第二、我们的服务员,是大学生,一看就很有文化,很有素质,嘴不巧,但是你看到就觉得真的不一样,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土包子没有敢大声喊服务员的。

他觉得自己不配。

你看,唱戏的,要饭的,推销的,挨着大街小巷扫街的,我们开书店,很少遇到,偶尔遇到也是大学生愣头青,为什么?

书店自带退敌光环。

大家觉得,自己不配进去。

真的很安静。

我又过去问了问洗车店老板:大约还要多久?

他说,再过半小时,你来开。

我说,洗洗外面就行,简单一冲,不用那么负责。

他说,我叮嘱一下。

我问,上次在你这里寄售的那辆悍马卖了没?

他说,放了半年,问的很多,买的没有,主要是太老了,油老虎,接近30个油。

我说,再有钱的人,也在意油耗。

他说,真是。

我刚加入越野圈子时,我发现他们特别喜欢在车台里聊油耗,一个个都是大老板,甚至有亿万富翁,我就觉得很诧异,你们都开大G开雷克萨斯LX570了,还在意油耗?在意到什么程度?

会相互攀比。

而且呢,他们会在私人加油站充值,私人加油站搞的跟理财产品似的,折算下来才4块来钱一升,我在里面算是穷人,可是我从来没在意过这玩意,没油了加就是了,我想了想,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很少自己掏钱加油,只要出门,谁搭我车都抢着加油,偶尔有不抢的,就是买张5千或1万的加油卡扔车上。

跟他们玩久了,我发现,我被他们传染了,我也在意油耗了。

多少个油就很可怕了?

高速15个油就很可怕了。

猛禽,平均起来就是13个油左右,已经很省油了,陆巡5.7差不多也是这个油耗,霸道油耗要低一些,我们穿越无人区时,油耗最低的就是小霸道,我的那个LC76是油耗最高的,高速也要15个油,什么状态呢?

就是在高速上,你隔一会一看,我靠,下了一个格。

至于说油耗25的大悍马?

送我,我都不要。

玩车久了,就摸透规律了,要想保值,就是选日系,大丰田,大途乐,肯定没错,玩几年白玩,要是遇上这几年的年头,还赚钱,我那LC76玩了两年了,现在卖了还能赚20万,至少。

别去搞什么悍马之类的。

叫好不叫座。

洗车店斜对过有个川菜馆,我进去吃饭。

我点了一个回锅肉,点了两个青菜,服务员是我们本地的,她说,你不如点个水煮肉片,再点个青菜,两个菜就可以。

我说,行。

她说,水煮肉里有菜有豆芽,三个人吃都可以。

我说,行。

答应了她的推荐后,我又有些后悔,为什么呢?

那天,我跟牛肉火烧店的老板闲聊,也谈到了这个问题,就是肉价飞涨,而他的火烧不可能跟着同样的节奏涨,那么结果是什么?要么掺别的,要么肉少一点,现在10块钱的火烧只能跟过去5块钱的火烧那么多肉。

同样的道理。

水煮肉没怎么涨价,而肉在疯涨,结果就是盘依然是那么大的盘,菜依然是那么多的菜,只是肉少了,就那么零散几块。

真不如点回锅肉。

回锅肉若是肉少了,没法看。

我喜欢吃肉。

坐下。

老头给我拿碗筷……

崭新的中山装。

我问,老爷子高寿?

他说,我89了。

怕我不信,把身份证掏出来了,还是一代身份证,随身携带,1934年出生的,崭新的大金表,还是机械的。

我说,这表不得了。

他说,3669买的。

他很乐意跟我交流,因为他在本地很少遇到能听懂他说话的,我媳妇是四川人,我能听个大概,八九不离十,问我几个孩子,我说一个。

他说,我有五个。

主动捏了我一下,好有劲。

我问,眼花不?

他说,穿针没问题。

我问,走路呢?

他说,能跑能跳,拎着大米上楼没问题。

是真没问题,就是他真的很健康,很结实,很有力量,主要是乐观,可能是憋了太久,终于找到知音了,直接坐我对面了,跟我攀谈了老半天。

说他有钱,貌似当过什么厂长之类的,金表买了十好几个,送朋友们了,应该的确不是务农出身的,衣着打扮非常好,我给他拍了张照片,还拍了他身份证,发了个朋友圈,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我心想, 他活到100岁,没问题。

关键是,质量高,也许还有性生活呢!

上次我遇到一个退休的处级干部,老家是我们这边的,之前在济南工作,一个比较偏门的局,退休后两口子搬回来了,回来后给一个做工程的老板当总经理,71岁了,打扮的跟省长似的,金边眼镜,也是每天跑步,爬楼梯,生活的很小资的一个男人,他本身一个月退休金就1万多,老板一个月给他6千元,但是给他配专职司机与秘书,就等于让他保持着原来的感觉,喜欢聊穿衣打扮,喜欢聊烹饪,就一个闺女,嫁在了巴黎,貌似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那老头看起来也就是55岁左右,我们经常在一起玩,他也不拿我当外人,说有时吃了海鲜还晨勃……

老板动不动带他去洗澡,为什么?老板私下是跟我这么讲的,就是不想让他对办公室的女孩动心思,其实也是暗示他、提示他,应该是看他有那个苗头。

也是个有故事的男人,弹手风琴弹的特别好,我之前写过他的故事,带我们看河边一块石头,说当年刚参加工作时,让姑娘趴石头上撅着腚。

不能写多了。

跑题了。

我不是很羡慕单纯的长寿,盲目的长寿,我羡慕的是这种有品质的长寿,仿佛依然是个男孩,包括这个89岁的老头,也跟个孩子似的,我走的时候非握握我的手,我又把他的金表赞美了一番,他又鼓励我:回家再生个……

送我到门口。

我问,咋跑到这里来开店?

他说,二儿媳妇是你们这里的。

然后又用四川话嘟囔了一通,应该类似我抱怨我媳妇,就是沟通有障碍的意思,闲聊间,有俩小朋友来了,他招呼他们进去。

我问,孙子?

他摆摆手:服务员家的。

接着,我看他带俩孩子找地方坐下,他从厨房里给端菜,类似我们餐厅的做法,应该是炒多了留的小样。

还是很有爱的,若是没有亲戚,能对服务员到这个地步,不得了。

联想起一件往事。

我理发路过这里,老板娘在卖多肉,10块钱一盆,说是义卖,说是服务员家的孩子白血病,还上了电视,我貌似是买了一盆,但是多肉我没拿走。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孩子。

应该不是……

这是好几年前的事了,那时我们车友经常动不动搞义卖,例如去摘草莓然后拿回来摆摊卖,卖了以后捐给白血病患者,去医院的次数多了,你会有一种感慨,就是这种病咋这么常见?就是感觉自己怜悯不过来,每个都是悲剧,从而也理解了精神科的医生说的那句话,要什么学习第一,要什么大富大贵,只要孩子没有精神类疾病,就是成功的一生。

他应该是见过太多不正常的孩子。

包括前段时间,微博上还在讨论自闭症到底是生理疾病还是心理疾病,争成了一团糟……

我问过医生。

医生说,其实就是硬件出现了逻辑故障,不是心理问题,比自闭症更容易忽略的其实是抑郁症,一是不承认自己得了抑郁症,二是不愿意面对医生,而实际上,这也是硬件出现了问题,严重的情况下是需要药物干预的。

都忽略了。

还有,就是各类神仙都在治疗抑郁症,心理疏导、佛、上帝……

延误了正道!

义卖要不要参加?

可以参加,但是有个弊端,就是偶尔参加,会使你爱心迸发,自我感动,参加多了,就成了医院的那些医生,不再轻易同情了,主要是每天都遇到,麻木了,从而只能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解释,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修的内容不同。

有人修花天酒地,有人修痛哭流涕。

洗完车,上了高速,一路南下,我喜欢怎么学习?就是途经的城市,我都会在喜马拉雅上搜一下,然后编辑成一个播放列表,例如途经连云港就介绍一下连云港,途经淮安就介绍一下淮安。

当然,这些只是大范围的。

其实内容是很详细的,每一座城市,我点亮的方式都是:最有名的建筑,出过什么名人,出过什么作家,代表作是什么,最有名的景点是什么,最有名的村庄是什么,有没有特色书店,最大的企业是什么……

然后我让同事帮我一一找对应的音频或视频。

你在家听连云港与在连云港的高速上听,截然不同的感觉,因为你进入了那个场,能心领神会很多东西,当然沿海这些城市不需要听介绍了,因为我跑的太多了,更多会听一些名人故居类的介绍。

到了连云港服务区,我去上厕所。

一辆鲁G的三个美女在找口罩,都很漂亮,她们缺一个口罩。

正好让我听到了。

我说,我送你们个就是了。

我带了好多,一箱,应该上百个是有,而且全是高品质的,日照产的,去年无数人去炒的那个品牌,后来我听内部人讲,其实就是个骗局,订单排的老长老长了,根本不可能就近流通,就是一群人之间相互炒期货,炒未来的订单。

出来后,又遇到了。

我问,你们是去哪玩?

说去苏州。

我上车了,她们年龄应该也就是25岁左右,一辆20万左右的车子,换司机了,换成了个头最高的那个女孩,女孩当司机后戴上了墨镜,倒车不熟练把头伸出来朝后看,我车就在她们后面,我在感叹,刚才感觉还像个学生,戴上墨镜有明星的感觉了。

而且像一个人。

像谁?

那年,我们一起去埃及的一个姑娘,个头超级高,一戴墨镜,那就是大表姐刘雯的感觉,就是你仔细看脸,貌似不好看,但是整个人一拍照,那感觉就出来了。

她也没说过自己是干什么的。

很神秘,但是肯定有过训练痕迹,背很挺。

有队友说,她可能是金丝雀,就是被人包养的,具体我们也没有求证,但是有一点很特别,就是她不允许我们回国后联系她,说她不方便,电话、微信、QQ都很少用,我总觉得她不像被人包养的,而是像特殊工作者,就是身份很特殊,之前我带队也遇到过,跟大BOSS有亲戚才把护照领出来的,否则是不允许外出的。

为什么不像被人包养的?

不轻浮。

不仅仅不轻浮,还有一丝博学,例如我们昨天提到的巴顿将军,一提巴顿将军总觉得就是欧洲战场,其实不是,巴顿将军前期主要是非洲战场,当时德国在非洲战场的总司令是隆美尔,是个军事天才,这些都是刘雯给我科普的。

我问她,巴顿跟李云龙,谁厉害?

她说,巴顿是真实存在的,李云龙是小说中的人物,另外重量级也有区别,巴顿领导50万人以上,李云龙是团长,应该这么说,李云龙在性格塑造方面借鉴了巴顿的成功,就是爱士兵,爱骂人,规则严,打仗牛,身上有一种怪怪的痞性,很吸引人。

我问,那巴顿跟隆美尔呢?

她说,巴顿很崇拜隆美尔,为了能跟他交手专门读过隆美尔的书,巴顿还因此有句名言,想了解谁就读谁的书。

我问,二战时期,谁算是最牛的将军?

她说,艾森豪威尔,不过纳粹里能被敌人也很尊重的,隆美尔算一个,后来曾经谋反过,被希特勒赐药了,意思是你吃了吧,吃了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依然给你荣誉,给你国葬。

我问,这些知识你是从哪学的?

她说,我是文科生。

我推测,两点。

要么,真博学。

要么,跟我似的,临时恶补的知识。

她对很多东西都很懂,包括法老墓之类的,我问过她,就是埃及人现在还有没有人信这些太阳神教之类的?

她说,埃及被多次灭国,最后一次是中国的唐朝,被伊斯兰的阿拉伯帝国所灭,从此埃及古代文明断绝。现在他们的宗教信仰是真主,在古代历史里,一般是这样的,国家被灭文明就会被抹掉,若不是考古发现,估计早被遗忘了。

(题外话,前几天,埃及法老搬博物馆,搞了个盛大的搬迁仪式,全球直播,真的美,就是一种在线的美,国内的古建筑,基本都被大红灯笼给破坏了美感,运营的人美感不在线,今天我去灵山大佛,整个设计是非常高雅的,有台湾寺院的感觉,但是你看树上挂的灯笼,路边摆的假花,没感觉了。)

回来后,也没怎么联系。

我都忘记她叫什么了,只记得她真的很美,去年我在朋友圈搞了一个回忆杀系列,其中就有她,就是大明星的感觉,只是行踪太神秘了,我都搞不懂她到底是干什么的,偶尔我问,她就笑着回一句,上班的。

那时,我带队粘性很高,跟着我去新加坡的还会跟着我去南非,我记得我要带队去英国与德国时,当时是去参观路虎卫士与保时捷生产线,刘雯也说要去,但是听说英国要面签,而且还要填写很复杂的申请表,她说那就下次吧。

那次,大部分人面签都没过。

很奇葩。

当时黄毛还在英国,我们一起去德国,她说前段时间刚带着临沂一个老板去德国找狗,买德国牧羊犬,一只15万欧,是拿过什么选美比赛的,还带血统的,回国很费劲,还要做医学隔离之类的,中介至少能赚5万欧,回国后配种一次5万人民币,黄毛跟我讲,德国牧羊犬只要能买到冠军犬稳赚不赔,因为全国范围内血统认证做的最正规的就是德国牧羊犬,你若是能买回去冠军犬,那么可以直接当种子选手了,以后别人宣传自己的狗,都说是XX之子或之孙。

当时,黄毛还带我去看了看德国的狗市,主要是领养,但是领养是收费的,德国的狗跟人一样是有身份证的,据黄毛讲,丢了狗报警比丢了人还容易找,因为每个狗都有芯片,还有就是狗是交税的,一年150欧,还必须买第三者,据说若是把狗遗弃了可能还要坐牢。

回国后,我还真的研究了一下德国牧羊犬,包括这些比赛冠军的照片以及他们的子孙后代,我发现一个现象,爸爸好看的儿子就好看,孙子也好看,从而我想起了阿俊姐在2008年跟我讲的一句话:不要着急结婚,多赚钱,先进阶,然后呢,可以根据家族缺陷进行基因优化,你学历低就找个高学历的,你个头矮就找个个头高的,你长的丑就找个漂亮的,因为你有了选择别人的权利。

为什么说我们都是古代贵族之后?

因为,古代的穷人,是没有后代的。

你想想,现在农村多少光棍了?他们可能花钱也能找到人跟自己啪啪,但是要找到人给自己生孩子呢?

太难了。

悄无声息的,没有了后代。

我小的时候,光棍基本是孤儿或身体有缺陷的,一个村也就那么一两个,如今?光棍都平民化了,我这个年龄的都有同学还没娶到媳妇,也有工作,父母也不错,但是可能就是没遇到合适的,找过离异的,过上没多久又跑了。

微博上前段时间有个大争论,就是母乳到底要喂养多久,有人总担心吃奶粉孩子不健康之类的,有个大V女士就把她们嘲讽了一顿:人都是自己信仰的囚徒,我娃从出生一口奶都没喝,在班里个头数一数二,一切都是基因的结果。

我认同!

在滁州服务区,我又遇到了潍坊的三个女孩,个最矮的那个会抽烟,问我抽不?我说不抽,我问她们三个是网红吗?

都笑了。

说不是。

她们在研究地图,个矮的问,那个桥为什么叫润扬大桥?

我说,镇江过去叫润州,这个桥很漂亮,值得一拍,当年这个桥创了很多世界第一,关键是,这是桥梁之父茅以升的老家。

个矮的问,哥哥,你是做什么的?

我说,教地理的。

她说,教地理的开这么好的车?

我说,开辅导班赚的。

三个女孩是做服装的,主要是做T恤,在网上卖,恰好前面有堵车,我们就在服务区聊了一会,顺便学了点东西。

我问,主要做什么分类?

个矮的说,女装里的T恤,就是最基础版,什么都没有。

我问,你是老板?

她说,合伙关系,我年龄大一些。

我问,为什么不做男装?

她说,T恤类的,女装码少,男装码多,就是女人的体型相对是比较匀称的,只是胸大胸小的事,而男人有肚子,女人若有大肚子,她直接就不会选我们。

我问,什么品牌?

她说,我们自己注册的品牌,外面没有标。

我问,为什么不做标?

她说,我们主要做品质。

我问,最好的棉是什么?

她说,丝光棉。

我问,算是最贵的?

她说,不是最贵的,也不是最好的,而是被科普的最为接受的。

我问,你们是找人带货还是?

她说,我们自己也卖,也分销。

给我看了看她的群,几百个,不夸张……

全是各类分销。

每个分销群人也不多,就那么七八个人。

我问,若是把品质做的比较好,多少钱能拿下来?

她说,40就差不多了,但是我们一般做到60的成本。

我问,好衣服会说话吗?

她说,男装未必会,因为男人反应迟钝,但是女装绝对会,回头率超级高,有了白色的买黑色的,有了黑色的买灰色的,而且一定会炫耀。

我问,零售多少钱?

她说,三四百的都有,我们一般是199,批发的话便宜。

我说,很暴利。

她说,衣服没有两倍的利润空间就会亏本,因为广告投入太高,最近抖音上有个做纯棉T恤的,还请了明星代言,你想想他卖出一件需要多少广告费吧?那么就两个结果,要么坚持品质不赚钱,要么就是低品质高营销。

我问,你觉得他们是哪一类?

她说,这一类的鼻祖是凡客,都是低品质的,真做品质很难。

我问,为什么很难?拿钱找工厂就是了。

她说,衣服的门槛很高,不亚于造车,你要想把品控做好,从选布开始就是大学问。

加个微信吧。

加了微信后,她说,懂懂,咋这么熟悉的名字呢。

我说,我儿子小名叫懂懂。

她说,懂了。

上车后,我问了一句:一天一包烟够不?

她笑着说,有时不够,我喜欢熬夜。

我问,一年能赚1000万吧?

她说,能赚100万我们就蹦了高。

我又拿了几个口罩给她们,告辞了……

很可爱的三个姑娘,三人是潍坊医学院的同学,不是一个宿舍的,就是属于比较不安分的坏学生,她比另外两个明显老成,她谈了一点我还是认可的,就是她认为,现在有一股清流派买家,只认品质,不认品牌,为什么?因为懂面料,懂品味,就是你是不是真好,她一摸一穿真知道。

全做这类回头客。

只是,只做T恤,是不是有点太少了?!

堵车排队时,我发了条朋友圈:心血来潮,准备做服装,主做女装,因为女人买衣服不需要理由。

一瞬间,N多人回复,有的还当成了励志口号:我要好好赚钱,争取能有资格购买懂懂卖的女装。

不行,我不能卖T恤。

我要卖内裤,面料更少,利润更厚,关键是贴身、贴心!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关键词: 文:懂懂日记

<< 上一篇

联票

下一篇 >>

心瘾控制

网友留言(0条)

发表评论